Cheshire Cat

【Heroes】拉扯

美劇Heroes衍生,飛行兄弟Petrlli,Nathan/Peter

片段性。

------------------------------------------

  他感覺到精疲力盡的鬆懈從四肢百骸擴散開,一向緊繃的肩膀承受不住夜晚影子的重量,垮成文件堆中的衣衫不整。
  Nathan艱難的扭過頭,看見水氣和赤白的燈光穿過浴室門縫,在地上切開一道超現實的空間,只有一條影子(那是腳嗎?)穿過時空裂縫爬上室內深綠色的地毯。


  『——Peter。』他想,想像中、又或許真實不過,他親愛的弟弟正在蒸汽瀰漫的浴室裡瞪著模糊的鏡像,試圖處理從來不聽話的瀏海。


  Peter。
  曾經閃爍著全世界希望的那雙眼睛、曾經掛在嘴角的淺笑、小心翼翼的抬頭詢問兄長的眼神。

  啊啊,光是回想,體溫就再度燃燒——他可不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體力而言。

  但那是他的寶貝弟弟,笑起來還帶有青少年的歪嘴的弟弟,有事沒事就愛拿自己的生命當籌碼、掌握了全世界最強超能力的弟弟。


  他記得Peter常穿的紅色帽T,那讓他看起來永遠不脫青少年的怯生生的靦腆,笑容沒有現實的陰影。如果可以,他多麼希望親愛的弟弟永遠保持毫無道理的樂觀,待在他身邊扯著他的衣角,輕聲對他說聲:「Nathan......」

  Nathan還是沒有力氣起身,他暗自想,如果就這樣沈醉在過往的、Peter小狗般的笑容的幻想裡,這一切就輕鬆得多——如果可以從你肩上卸下世界的重量.........


  「再叫我一次,Peter。」



  Peter在紐約雨夜來到他的私人房子,門也不敲就隱形穿牆進房,站在門邊緊盯著兄長。

  Nathan無奈歎氣「我怎麼不記得把你教成這麼沒禮貌的孩子?」

  對方聳聳肩「所以我現在在等你請我進去啊。」
  雨水弄溼的頭髮黏在脖子,深入無法探究的衣領,雨滴順著Peter的前髮流下,滴落睫毛,但當事人似乎不怎麼在意,眨了眨眼,深邃的瞳色裡盡是夜晚的深沈。

  Nathan吞了吞口水,希望Peter不要發現這個小細節「你知道我沒有拒絕過你的要求。」


  老弟沈默地打理自己,一句話也不說,只有被雨水浸溼的剝落的衣物摩擦聲:攬起頭髮露出頸子,丟下外套捲起袖口,眼角帶著誘惑般的笑容。Nathan幾乎要懷疑Peter在做秀的可能(Peter刻意用指尖拎著外套領口,放開時水滴順著皺摺的痕跡滑落,外套重擊地板,而水滴滯留指甲。暈開——Peter用觸吻指尖,有意無意的讓雨水沾溼嘴唇。)

  隔著對方深色頭髮,Nathan很確定兩人的視線在無聲、無法對上的空間裡拉鋸著,等待著、期待著。

  然後Peter很體貼的回過頭,勾引的眼神一字一句清清楚楚:「Nathan,這是你說的。」

  「什麼?」

  「不可以拒絕我。」





  ——他知道自己大意了。

  雨夜的閃電映上灰藍色牆壁、踏過的腳步聲和雨水痕跡都被綠色絨地毯吸收,潮濕的空氣和房間的壓迫感厚重得像全國的影子,只有成排的精裝書裝模作樣的試圖保持莊重。

  而Peter動了動手指就把飾有流蘇的窗簾全數拉上、把世界隔絕。

  Peter笑著接近自己的兄長,近乎虔誠的跪在他面前,手放在對方膝蓋上,不知道是哪一方發抖,不住顫動。


  雙手被念力釘在椅子上,Nathan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弟弟笑起來這麼妖豔。

  嘴唇勾勒Nathan的下巴弧線,Peter說話的頻率震動連對方的喉結都為之冷顫。Peter的聲音溫緩,瞇起的眼睛不言而喻的帶著誘惑,水珠、雨水的氣味黏在肌膚上,沿著髮尾滴落Nathan的衣領,帶著誰的體溫,帶著誰的親吻,一次一次,從頸子劃下直到Peter掙開束縛兄長的每一顆鈕扣。

  「你不會這麼煞風景的阻止我吧,Nathan,不要剝奪你快活的機會。」Peter的音頻挑逗,言語刻意在他的皮膚上暈起舒服的快感,只用唇吻的邊緣碰觸、不夠不夠的渴望。

  Nathan想說話,身體卻抑制自己發聲。或許是因為Peter的呼吸落在他的鎖骨、或許是因為Peter的手放在全身快感集中的股間、或許是因為Peter聲音裡的那種不確定感,每一項都讓他的血液沸騰。
空氣裡瀰漫著不安的氣味,雨的氣味、人的氣味、親吻的氣味、唾液的氣味。

  其實任何聲音、任何細小的聲音都足以劃破現在的時空,但他們選擇沈默,直到Peter輕吻兄長的耳垂,Nathan才發出一聲滿足的歎息。


  Peter笑了起來,惡作劇般的嘴角揚著獲勝般的優越感。

  「你不.........」Nathan回過神還想反駁些什麼,卻被Peter制止。

  ——被Peter的舉動制止。


  Peter在他面前一件一件的脫下衣物,襯衫、汗衫、鞋襪.........


  Nathan吞了下口水,只覺得Peter的手指太過情色,每個拎起衣物的動作、每次輕點自己的皮膚、每個勾起的眼神由下而上的向自己索求,舌頭滑過上排牙齒、輕啟的嘴唇吐出的每一口氣都帶笑、挑動緊繃的神經。

  他不由自主的扣緊扶手背,緊張地發現自己已開始弓起腳背。



  「喜歡這種表演嗎?」Peter促狹的說,順手抽開皮帶。

  「看來我別無選擇。」Nathan不打算告訴任何人,聽到皮帶抽開的聲音他剛才心跳漏了一拍。

  「嗯,說得真好。」Peter鬆開自己的褲頭,跨坐上兄長的大腿「你的確沒有選擇。」

  「還好當初我說服你買了這張大皮椅。」




  Nathan進入Peter的瞬間(或說被後者引導進入對方),Peter的聲音終於不穩定的顫抖了起來。

  「Nathan.........」

  他不確定自己的弟弟想說什麼,但進入的感覺實在太好,他只能掙扎著親吻Peter因刺激而仰起的頸部,輕囓對方喉結,從呼吸裡竊取任何親吻的空閒。

  Peter的雙腿跪架在椅子上,困難的支撐動作,每次上下抽插都忍不住繃緊身體,抓著兄長的肩膀連指甲都要陷入。

  「輕點,我可不像你能迅速恢復......」

  Peter低下頭,扶住對方臉龐,一下一下啄吻「Nathan......」

  Nathan看著Peter的眼神在揚晃的長瀏海下閃著性感,交錯的呼吸熱得灼傷,手指從頸肩向下探索,觸碰的每一點都在高喊著慾望。汗水雨水的痕跡從皮膚上滴落交錯,抬頭就能啃咬對方的鎖骨——他的確這麼做了,引來Peter滿足的愉悅呻吟。
  ——但是Pete,但是你為什麼會是這樣無助的表情?


  「Peter,解開我。」Nathan用暗啞的聲音說。

  Peter撐著自己的身體,困難的搖頭。

  「解開我。」

  仍然是搖頭。

  「Pete。」Nathan堅定地看向弟弟,命令語句沒有一絲動搖。雖然他暗自覺得好笑,明明自己的力量被對方壓制,他卻仍然覺得自己擁有主控權。

  「不要。」

  Nathan揚眉,Peter孩子氣的口氣終於讓他有眼前的人不是冒牌貨的實感——這是他的Pete,撒嬌的Pete。

  「我哪裡都不會去的。」

  「......騙子。」Peter又一次大動作,快感刺激得兩人都受不了的幾乎要尖叫。

  「我哪裡都不會去的,Pete,你不能不相信我。」

  Peter低頭,一次又一次的吻著兄長的額頭,黏膩的舔吻間透露溫熱的吐息,舌頭粗糙觸感讓人背脊都要緊繃的快意。
  「......騙子。」Peter的聲音聽來想哭,Nathan不知道那是高潮前的哭泣還是無助的眼淚,只是嘴上不饒人的弟弟最終仍然鬆開了他的牽制。

  恢復動作的Nathan不急著換姿勢,只是緊緊抱住Peter的腰,抬頭尋找對方的唇。

  「不要走......」他聽到Peter低聲呢喃,無意識的回應他的吻——啊啊,他聽到自己理智斷線的聲音。


  「Nathan,我是你的。再說一次、聽我說、不要拒絕我,我是你的。」




  高潮的空白裡,Nathan好像聽到Peter試圖說些什麼,但那些語句都變成過熱的呻吟,他們誰也不能分開心神去管室外的風風雨雨。大雨滂沱的紐約夜裡,他們關在房間裡做愛,紐約州參議員讓自己的弟弟用最性感的方式色誘自己,跨坐在他身上,摩擦著要爆發,吐息都只有一句話。

  ——其實Pete不需要用任何能力讓我就範的。
  Nathan茫然的這麼想,但也無法想太久,因為他只顧著擁住弟弟的身體。


  「Nathan?」
  Peter隨意套了件黑色T-shirt走出淋浴間,洗髮精的氣味還留在過長的瀏海裡,滴下髮緣,似乎洗去了所有妖異的情緒,笑容滿是無邪的角度。

  「嘿,怎麼了,體力這麼差?」他笑得一臉狡黠,從Nathan背後環過肩膀「我已經洗過澡了,下次再陪你?」

  「......明明就是你忽然出現在我家的不是嗎?」

  「因為我想你。」Peter毫無悔改意思的說,順手從地上撿起一小時前丟在地上的皮帶,壞心眼的舔了舔鎖頭,看著Nathan微笑。

  「Pete......」哥哥祇得歎氣,向弟弟招招手「你這個理由不嫌用了太多次?」

  Peter不服氣的哼了聲,繞到Nathan背後一手擦頭髮一手隨意讀過架上一整排精裝書「事實永遠不嫌多?」

  Nathan忍不住笑了起來「媽說得沒錯,你真的太天真爛漫了。」

  「我是弟弟,弟弟的優勢就是可以隨時靠著老哥。」

  「你是個Petrelli,Petrelli的意思就是你有個為了參選,祖宗八代都會被挖出來的老哥,麻煩你再想一下。」

  「我是Nathan Petrelli的弟弟,那表示我愛我哥,我哥也愛我。」

  「Pete......」

  「這不是藉口,」年輕的Petrelli從對方背後環過手臂,把頭埋進Nathan的頸窩,濕漉漉的頭髮沾溼兄長襯衫「這是事實,不要推開我,Nathan。」

  Nathan拍拍那隻手,在對方看不到的地方滿意的笑了起來。

  「Nathan,如果有任何時候你會需要我,任何時候、任何場合,絕對不要猶豫的利用我。」

  「...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年輕的Petrelli弟弟無言的搖搖頭,聲音悶哼,扣緊的手腕怎麼也不願意鬆開「我是認真的。」

  「Nathan,利用我,使用我,需要我。」
  說著Peter在兄長身邊跪下,溫和的靠上大腿,咬緊下唇。


  「......我愛你,Peter。」

  「我也愛你。」


  ——啊啊,他怯生生的弟弟,他可愛的弟弟,睜著淚汪汪的眼睛的弟弟。
  Nathan看著Peter的睫毛在無辜的大眼下鋪呈一層陰影,淡淡的、輕巧的、美好的,他比任何人都堅毅卻同時易碎的弟弟。Nathan摟過Peter,親吻他雜亂而濡濕的頭髮。

  年長的Petrelli心想,這不是陳述、這不是友愛支持。
  就快要哭出來的Peter認真的跪在他的腳邊尋求愛憐,這是懇求。
  這是請求。

  「Nathan,我是你的。怎麼作都沒關係,我是你的,不要拒絕我。」
















-----------------------------------

萌到翻的兩兄弟!!!
兄:Nathan,刀子口豆腐心,其實比誰都要在意自己的弟弟。
弟:Peter,天真爛漫每天想著要拯救世界orz雖然沒有什麼自信,不過一向把哥哥放在第一準則。
(問到:你最在意的是什麼事情?這孩子失去記憶都還記得是Nathan。)

我覺得Peter的心態其實相當有趣。
先別說他在劇集裡的無敵、還有Everybody loves Peter這種情節,
他其實相當依賴老哥,於是誘受體質同時卻又渴求著愛的感覺,實在是標準兄弟model啊(笑)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