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DRRR!!】Lover Boy I

DuRaRaRa!! 靜臨向(平和島靜雄/折原臨也)
平和島的回合。

注:這兩篇不是對等。(前提設定不同)
  同title,但和Laruku的歌沒有關係。

--------------------------------------

  平和島聽到關門的聲音立即睜開眼,有時他會懷疑到底為什麼全身是傷的折原臨也在情事後仍有力氣起床,被什麼追趕似的離開公寓。

  新宿的公寓,他當然不是想問折原打火機放在哪裡之類的無聊細節。當對方私藏的保險套放在衣櫃裡第三層底部的祕密都已經公開,他根本沒有疑問的打算。



  ——啊啊,不過事實早已明顯得難以忽視不是嗎?
  折原臨也這個渣解決完自己的性慾還要看到討厭的人出現在房裡,不就印證了自己是超M的傳聞?深怕別人不知啊。

  解決性慾。

  折原邀請他進房間、主動剝掉他的衣服、一臉不耐煩的說:
  「不做的話就滾出去吧。」


  沒有理由推開嘴邊的食物。
  平和島理所當然的壓下梗在喉頭的不快感,咬上對方的頸側。

  他想在折原的身上留下什麼東西?



  他討厭這種輕易被煽動的自己、和討厭自己的暴力同等、和討厭折原臨也同等。

  但是沒有理由推開在他面前開展的雙腿、沒有理由不把那張扭曲的臉折磨到流淚討饒、沒有理由不在對方舒服得弓直腳背時致命性的挑逗——啊啊,聽到折原在耳邊隱忍著什麼似的高昂情緒呻吟,然後:

  「不、不要接吻。」

  即使在情事的最高潮,當他忍不住湊上、即使他已經把折原的每一根骨頭拆得指剩柔軟的情慾、即使折原已經分不清楚到底自己身在哪裡,對方仍能找出足夠的力氣對他說:

  「不、不要接吻。」折原的臉上滿是汗水和未能滿足的慾望,卻掛著難看的笑容「哪,我和小靜不是這麼浪漫的關係,不要接吻,我不要。」

  「都什麼地步了你還真能拒絕我?」

  「拜託你醒一醒,啊......」折原困難的仰頭「我可不是為了什麼感情的因素和你在這裡糾纏不清的啊,大塊頭(多重意味)先生。」

  平和島明顯受到挑戰,不滿的揚起眉。

  「單細胞生物,」折原隱忍著呻吟張狂的笑出聲「生命的基本衝動是什麼?」

  高潮接近的當口折原忍不住伸直雙腿,雙手絞緊床單,像個溺水的人、卻強勢的下命令:
  「動作快點!」

  ——是性慾。
  不會有其他原因。(期待?噓......)




  平和島知道自己不會做夢,看到的現實就是現實,沒有超脫詞句的溢美形容,當然也就免除了變態的建構世界。

  即使單細胞如他,也清楚的感覺到折原對他的抗拒。

  事後折原拖著疲憊不已的身體,拉著床單走進浴室,投在地上的影子讓他想起對方線條漂亮的腿型。走路的步伐像貓,啃咬的力道像沒有修剪的貓爪——但是這一切都不是他的。

  (他懷疑,折原在客戶的床上是否也會高聲叫喊?像隻發情的貓,在其他人面前展現他永遠看不到的那一面豔麗的性感?)



  折原對倚在浴室門邊的平和島不屑輕笑:「絕倫小靜,我可沒力氣陪你再來一回合。」

  「......你讓我進門是為甚麼?」

  「做球給你囉,」對方不耐煩的說「感謝你,我這兩個禮拜的胃口都飽了,下次再見。」

  平和島看著折原聳肩不在乎的模樣,知道夜的衝動爬上自己脊椎,忿恨的在齒間磨牙,手背上的血管激烈跳動,浴室門鎖清聲斷碎。

  「小靜,」折原活動拉傷的右肩「不然我付錢給你,行嗎?」




  平和島拒絕醒著歡送折原離開,一大部份是因為他不想看到對方試圖對他撒錢的嘴臉,那一臉無所謂的笑容。

  折原走進城市的夜色裡,一跛一跛,踉蹌的跌進由各種需求管線交織的光網裡。
  手機訊號、求救訊號、工作委託、委託工作、喊著:給我訊息的各種吶喊。
  折原拖著撕裂傷的身體跌進平和島不願正視的網。

  ——他不會否認對方的狼狽模樣帶給他的快感,但想到或許夜色裡的某個人一樣會聽聞折原的叫喊,他不由得認真思考起收錢的打算。

  折原拒絕在神智還算清醒時和他同睡一個空間,只要平和島還沒有離開,他就會拔腿先奔出家門。
  某程度就和他拒絕接吻一樣堅定。



  冷淡的折原的公寓裡,平和島總是淺眠,大門輕輕扣上的聲音總是讓他驚醒,迎接他的則是和到來時毫無差別的冰冷房間。

  折原把一切都打理的井然有序,包括沾了血的床單、散落一地的羽毛枕、被扯壞的衣物等等,乾淨到一點痕跡都不留,清潔得平和島以為自己是這個公寓裡唯一的污點。

  ——污點。
  他撫上嘴唇苦笑,煩躁的刁起煙,從床頭櫃第二個抽屜拿出煙灰缸。
  他到底可以對折原做什麼?



  這雙嘴唇走過折原的身體的每一處,從耳朵到難以啟齒的地方,從來神到池袋街頭、到新宿、到暗處的防火巷、或是正大光明的賓館房間,只是從不到嘴唇,從來到不了另一個岸口的唇。
  這雙手扭斷過多少次對方的肩膀,卻從來沒能抱著一隻黑貓入眠。

  平和島幻想過很多次,吞下對方的呻吟有多美味、撫過對方鬆軟的黑髮有多舒服、只要能切實的感覺到對方的體溫——噢不,他會不會激動過度乾脆扭斷那隻跳蚤的脖子?

  而這些夢境似的幻想總是被同樣的意向打斷:
  一疊疊一張張飛散的諭吉。



  他安靜的待在對方的公寓裡,等待天明的吵雜車陣從窗外闖入靜止的時間。
  他安靜的等待,想像對方回到公寓裡對他說:「小靜在等我付錢嗎?」
  他安靜的等待某一天,幻想對方終於體力不支的倒在他撕毀多少車門的雙臂裡。

  ——如果會有這麼夢幻的一天。

  但直到第二天豔陽高照,平和島知道,他只會在公寓樓下的樓梯間發現蜷著身體等待他離開的折原。
  即使忍耐高熱或冰寒天氣,也誓死不踏進有平和島情慾氣味的房間的折原。


  他曾經想對折原說,不要害怕,即使你睡著我也不會趁人之危取你性命。
  我只會看著你的睡臉,我只會把你身上的每道傷痕仔細包紮,我只會把你的衣服疊好,給你蓋上棉被。
  我只會伏在你的耳邊輕聲說:——折原臨也死跳蚤,我......

  曾經。



  但是折原聽到他離開的聲音,大概只會抬起頭說:
  「啊啦,小靜,對金額不滿嗎?」

  平和島漠視對方眼底毫無感情的矯情笑容。

  「以往我可是付錢要那些酒店小姐和你睡耶?」折原歪頭「不滿足嗎?」



  平和島用了多少力氣弄垮折原的身體,就用同樣的力氣在自己的感情上劃下無法撫平的傷痕。
  他知道,其實他只是想把同樣重量的孤獨刻進折原的身體。

  ——臨也,我想要你哭著對我說......















------------------------------

寫完這兩篇之後(因為是一個晚上寫出來的,所以記憶猶新),我只覺得:
折原臨也你這個渣。

這篇折原的態度比起另一篇的平和島,實在要惡劣上很多倍(我個人的想法啦)。
前陣子壓力大、時間又忽然減少很多,一直到今天才有時間打稿......
這是衝動作品(土下座)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都可以啊,因為兩者都有人叫喔XDDDDD
那我可以直接叫妳阿(ㄚˇ)良嗎?(聽起來…好像有點台…)

嗚哇啊我發現了…原來我留下家裡地址(?)了…好…好害羞////
沒關係沒關係的~
不論是為生活中的什麼事而忙,都辛苦妳了(摸頭)

是的,雖然總會想著『坦率就好』之類
可是直線不彎曲的話就繞不出花紋,畢竟我們並不是當事者,所以…
好ㄅ就儘管繞圈圈下去吧你們看你們何時繞得出來/揉臉

我也想寫輕鬆愉快的東西…每次嘗試都會變成沒腦系列=D=
是啊是那個~久保那個《在盛開的櫻花樹下》真的蠻不搭的。
聲音很斯文主角的外表卻很粗獷…但是我覺得那部做得好驚悚!效果狠棒!

夏目漱石的原作《心》我有去找來看了,原作描寫得更深刻,動畫好像稍微誇大了~敘述的東西已經不太一樣XDDDDDD
老實說看動畫時我還蠻討厭小姐的,看原作才知道那是被動畫給戲劇化,原作的小姐很端莊的www

然後我一開始是被小畑桑的《人間失格》給抓走的…
雖然葉藏是個爛爛的傢伙可是他是我菜(掩面)

請問請問,妳有MSN嗎?
…啊應該先問習不習慣用的囧

流動 | URL | 2010-06-15(Tue)11:01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不用敬稱的話,就是阿流或阿動(?!整個很沒禮貌不好意思orz)

網誌是因為留言留下的足跡,所以就循線找過去了。
不過抱歉,這兩個禮拜我實在忙到翻,一直到現在才能回留言(鞠躬)

這真的是個很兩難的情形(幾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吧)
如果這兩個人坦率的話就不會有那種張力(而普通人,就我而言啦,應該都很難這麼坦率)
不過這是半幻想的世界,軟弱的人受的傷總是比較容易看得清楚找到出口,對旁人而言XD
其實我很開心大家能覺得折原很渣XD畢竟我一直在想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表現「這傢伙不是普通的討人厭、而且不只討厭、而是這個人的存在令人很痛苦」的感覺,
當初想說會不會殺傷力太小,看來是多慮了XD
如果真的能坦率就好了啊......在想這兩個人的事情的時候我總是會回到這個結論。

可惡,我想要寫輕鬆愉快的文啊(吶喊~)
啊啊,青色文學是堺san配音的那個系列對吧(笑)
實寫化出來真的很有魅力呢~不過我當初是被各個系列的不同人設吸引過去的orz所以看到像久保的人設的時候都會一不小心大笑(對不起,跪)

征良 | URL | 2010-06-14(Mon)07:39 [編輯]

哇喔從深海裡被釣上岸的我眼球要爆裂了~<<隱形眼鏡戴太久

可以的話請別用敬稱了、我我我會害羞////
突發就突發,OK的啦,這種寫法我覺得好棒、有點想嘗試的說!
根源是孤獨,終結也會是孤獨;有種人種是坦率就得剖開胸的。

真的真的超渣的,連我這個臨也教徒都覺得相當(口德自主推廣)…可是正式這樣做,同樣的被甲殼緊緊擁住的部分更加脆弱吧?我想。
哇哈哈這兩隻滾著輪子的黃金鼠~~(拖走)
其實我覺得,軟弱沒什麼不好,正因為皆有軟弱才會是人產生層次、進而縱橫交錯。

不不請別說謝謝這種話,我才要謝謝呢wwww
我喜歡看讓我喜歡的圖樣、文字、一切,能夠看到它們被造出來真是太好了www

沒有那麼好啦太誇獎了囧囧囧囧囧
裡面只是堆滿各種妄想物的怪地方啦為什麼為什麼征量桑會知道我的網誌呢囧囧囧

「心」我在誠品看完『老師與我』、『雙親與我』,改天會去補完最終章~看完再來討論吧XDDDDD
我覺得『青色文學』這個系列真是太酷了!

流動 | URL | 2010-05-31(Mon)00:29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釣到人了!!快拉餌!!!(笑)

謝謝流動san喜歡這篇文~我一直覺得會不會太突發了、沒有經過縝密的安排有點心虛(汗)
這兩篇的出發點其實是一樣的,我一開始沒有想太多,單純想把雙方這種無法完成的關係寫成一篇文(笑)但是越寫就越覺得:啊,這兩個不坦率的孤獨人。
第一篇的折原真的渣到我自己都有點火大(我不會承認其實我也很想試試看撒諭吉orz)
這兩個人其實都很尖銳,除了自己的世界觀之外無法接受其他模式的人(所以其實不能完全說是哪一方有罪,卻也不是完全無罪orz),也因為如此無法為自己找到出口吧,我想。
流動san的解釋真的是切實了,說穿了「軟弱」就是最大的那一關。這些角色會因為軟弱而逃避而痛苦,但我同時又被這樣的迂迴所吸引orz
(我寫過的人物、我自己都是這種人(汗)所以才會產生這樣的場景吧。)

謝謝你喜歡我的文字~有時候呆在螢幕前面不知道該如何按下下一個字詞的時候,這樣的鼓勵真的太令人感動了(拭淚)
等、等、等
等一下!!!
按下流動san的blog......完全是我應該下巴掉下來痛哭流涕的說:
「嗚啊這真是太美好了~」


夏目的「心」真的是一部好作品(感動)能被提到真是太抬舉我了(鞠躬)

征良 | URL | 2010-05-30(Sun)05:40 [編輯]

嗨,征良桑,晚安。
我是來搭訕的!還有告白!

咩咪我是從池袋的嘟啦人生(?)連過來的,被妳的文章給釣到了!

Lover Boy I看完我跟隊長MSN吶喊:喔~~折原臨也你這大●渣!
(一開始也是隊長把Lover Boy的連結丟給我的)
II看完就開始喊:搞什麼啊大雄(我對小靜的愛稱)你到底???
……對不起我是那種看八點檔會很入戲的大嬸,對不起oyz

雖然這是同個背景同個人物但不同時空背景的作品,因視角及敘述者的不同,我想起夏目漱石的《心》(啊~雖然我也只看過動畫)。
同樣的事件只要稍稍變化,加害與被害的立場變會全然不同呢。

如果把這兩篇歸咎成同個原因,我認為這是一鏈孤獨循環。
臨也與小靜持著各方的膽怯及顧慮,保全自己的軟弱貪求對方的出口而逃亡,因為不明白所以更保全自己的部分挖掘對方的部分,用一種尖銳的苛刻。

我非常喜歡妳文中的用字、節奏、編排及美感。
並不是相當激烈的句法,輕輕地刮過卻就造成脈動的疼痛。

創作有時不是目的而是某種衝動,我懂,然後超棒的!
感謝您在我精神饑荒的時刻貼了這麼棒的靜臨作品wwwww

流動 | URL | 2010-05-29(Sat)20:46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