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自創】Happening

Noel單品。

----------------------------------



  很多事情都有必定的程序和配方,像是一個人必須先念小學再念中學再上高中,沒有人能先念高中再回頭到小學;或是說殺菌孤能最佳的酒精濃度是百分之七十,而要做出讓大家都喜歡的蕃茄醬,除了番茄之外還需要一定份量的鹽和橄欖油。

  Noel時常看著手中創意十足的廣告傳單(來我家出租小孩,一小時附贈六英鎊!),覺得異常可笑——其實這個世界被各種不同的作法所框架著。

  他並不討厭這樣。
  更甚的是,或許是不斷在尋求更輕鬆的生活方式也說不定,他覺得自己在這樣的鷹架下活得相當舒適。



  他曾經跟著Lance逃學被抓,之後的週末都必須到某些小學作義務性課後輔導。
  天曉得為什麼Lance總是能逃過一劫,而他就必須根那些一生氣就會把粉筆吃掉的小學生拼命。
  聽說古希臘人會毒死不適任的老師,他有那麼一瞬間羨慕蘇格拉底。


  有個臉上還黏著營養午餐的肉醬面殘渣的小孩問:
  「為什麼這裡一定要先用乘除法、不能先用加減法?」

  「這是數學公式。就像你去買菜也要先算好錢才能付。」他這麼回答。


  「為什麼你要先教Apple才教Banana?」

  (因為我用mac啊)
  忍住冷笑話的衝動,Noel只是拍拍另外的小女孩的頭,說「因為Apple比較容易買的到,Banana比較貴。」



  他對自己說,每個人都是一樣的。這不是什麼好不好的問題,而是單純機會成本的生存機會。
  遵從公式程序、達到一定效果,這樣的生存機率比其他條路要高得多。

  『好的事為甚麼不去作?』連自己都記得訓斥Liam的說詞。



  久而久之,他知道自己除了程序之外,已經不懂得如何做事了。
  如果不加鹽就不吃玉米棒、如果穿黑色鞋子就不敢穿白色襪子、如果拿英國國籍就不敢不撐格子花紋的傘。

  Thomas Hardy(哈代)曾經說過:『告訴我這世界尚有可遵循的道路。只要告訴我這個神諭似的指令真的存在,即便那是條苦難之路,我也將甘之如飴。』
  真可怕,他想,被他放棄已久的文學作品竟然還真的說了點真理。

  但是我不害怕、但是我不會不滿,Noel使勁拿雨傘敲了雨過的潮濕馬路幾下,提醒自己斑馬線所在、提醒自己絕對不要在紅燈的時候離開街緣石。(有誰相信過倫敦的駕駛會禮讓行人?)



  「我知道一切的配方。」他低聲對世界確認「我知道在吃熟食之前要先把冷盤全部解決,不然味覺會被混淆。」

  「我知道在上了兩門數學之後必須要加一點笑料,所以要穿插不多不少剛好二十分鐘的外國文化學習課。」

  「我知道寫歌時,在A段接B段旋律的C橋段和絃是整首割的亮點,D則可有可無。過程應該是先寫B,然後配上A,最後再來選C。」


  ——這些規則告訴我該怎麼生活。
    更正。告訴我該怎麼無聊而平安的過活。



  所以當Lance用色誘的方式得知教授弱點(幹嘛不好好交作業?)、當Sean用辯論的技巧逼退了詐騙公司的電話(幹嘛不掛掉就好?)、當Raya站到他面前,冷冷的說:
  「你不怎麼樣。如同字面上的一點也不怎麼樣。只是無聊而已。」

  Noel想到的第一個反應竟然是輕輕笑笑、還想伸手摸摸對方的頭。



  「你知道你的作文為什麼永遠拿不到高分嗎?」Liam大笑。

  「如果作文是接下來的人生裡無可或缺的一部份的話,我還真的很想知道。」Noel聳聳肩「這就像大部份人一輩子都不會再用到三角函數是一樣的道理。」

  「不一樣不一樣。」Liam煞有其事的搖搖食指「三角函數有公式,你永遠可以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但是作文不一樣。」

  「......那你說吧。如同先前的舉例,我實在不喜歡花時間......」

  「你最常用的形容詞是什麼?」

  「啊?」

  「任何需要用到的詞語、需要搪塞什麼也好、需要發表什麼意見也好,你最常用的字是?」

  「.........有趣?」

  Liam一臉了然「看吧。」

  「幹嘛?」

  他托著頭,歪著笑容看來意圖不軌。
  「就是這一點啊。」

  「哈?」



  Thomas Hardy在和上帝和解之前過得並不愉快。身陷在無法解脫的謎團似人生裡,讓他幾乎要崩潰,歷經世紀轉移、信仰崩潰,整個時代壓在心上,他像走在沒有出口的鳥籠裡,試圖再次聽到夜鶯的聲音,然而最終還是沒有等到那樣神諭性的指示。
  他要的甚至不是人生,只是個確認的訊息,告訴他一切苦難都是合理的。
  『幫我畫格子。告訴我可以留在格子裡。』
  夢裡他甚至會從詩中聽到Hardy絕望的低喃。


  有時候Noel會想,自己並沒有在等,而是將那樣的過程視為理所當然。

  其實他並沒有走動。
  他一直以來都沒有。以為自己走在格子裡面,其實不是這麼一回事。
  他只是沒有動而已。



  如果先喝咖啡再睡覺會怎麼樣?
  如果不要起承轉合、直接跳到承然後就合,會怎麼樣?
  如果可以把景物從所有的敘述裡刪除、如果重要的只有感覺、如果丟掉所有形容詞所有副詞、如果只要主詞和動詞、如果只要畫面不要劇情、
  如果放手搏鬥、

  會怎麼樣?




















--------------------------------
其實我非常喜歡幾首Hardy的詩。
說他說的話,則是從他的詩句裡引用出來的。
Hardy的詩都不難,但是用字相當相當漂亮精準,而且用韻很簡易上口。
說起來這好像是第一篇完全為Noel打造的舞台呢。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