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DRRR!!】迷走 ver.平和島幽

前作:DRRR!!迷走 小番外。

----------------------------


  平和島幽的場合

  他從一大早就開始心不在焉。雖然臉上沒有洩露任何一丁點線索,倒咖啡的手卻輕微顫抖著;深色的飲品落在純白瓷杯的想像,暗自刺激著節節高升的焦躁。

  白色杯子。
  深褐色的咖啡。

  ——光是想像就讓人焦慮。
  他不禁猜想,或許潛意識裡他是希望這個杯子破裂、咖啡乾脆的潑灑。

  “一定是因為今天早上的夢吧。”他一面確認搬家公司傳來哥哥喬遷完成的簡訊,一面自顧自的想著“那還真是個出乎意料的真實的夢啊,就連現在都好像還能聽到敲門聲。”

  栩栩如生的敲門聲,震動空氣的敲門聲,帶著風雨的豔麗聲音。


  咚、咚、咚。

  咚、咚、咚。

  平和島幽抬起頭。

  咚、咚、咚。
  咚、咚、咚。


  ——是真的有人在敲門。

  清脆俐落的敲門聲像鐘響,帶著玩鬧的語氣似的按某種惱人的節奏跳動——吵死人,卻無法就此忽視。


  ——從來就不是要招誰惹誰,而是麻煩自己找上門。
  他側頭想想,這句話說得還真有道理。

  但平和島幽以冷靜與耐心聞名,今天又正好沒有工作,他有足夠的時間空間和對手慢慢耗。於是他決定什麼都不做。
  背後的敲門聲不間斷,他悠閒的坐在沙發上啜飲咖啡,回想今早夢境。



  夢裡沒有確切的時間、溫度或背景,他聽見天外飛來的敲門聲,卻找不到任何人,只有一隻黑貓端坐門口。

  牠想幹什麼?平和島幽不解的等待,觀察這隻貓時而蹲距、時而慵懶的搔癢、時又齜牙咧嘴的弓起背、揮舞爪子威脅的樣子——看來是隻情緒難以捉摸的貓。

  雖然不會說貓語,但在夢境裡他就是能了解貓想做的事情:

  ——牠想偷偷溜進自己的房間。


  這隻貓用了不少噱頭,一會兒撒嬌求情、一會兒作勢要脅,用怒意十足的喵叫和貓爪攻擊。說起來還挺豐富的一齣戲。
  他不禁納悶的回頭,找尋房裡的珍奇異寶。


  金色。


  在夢中他甚至不確定有沒有視覺,只是感覺到那個存在。
  沒能看到有形的物體,就只是一抹金黃顏色、形而上的存在於房間裡。
  沒有形體難以辨識、甚至連存在與否都難以定奪、意識上漂浮著的,

  單純的顏色。

  只靠感覺。

  一抹金。



  他感覺到自己動了嘴唇,聲音卻不像從喉嚨發出來的,不、甚至到底有沒有發出聲音都讓人懷疑。彷彿是踩著柔軟的空氣、從遙遠的某處傳來,輕輕訴著:
  『 』

  那隻貓一定也感覺到了什麼。

  貓毛直豎、貓叫益發兇狠、緊張的連沒修剪好的指甲都露了出來;這時平和島幽才注意到,貓的眼睛是紅色的、惡狠狠瞪著的血紅色。

  牠感覺到了威脅。


  ——誰的威脅?
  他忽然覺得有趣了起來。

  在夢裡明明不會有太清晰的感官,但他確切知道自己在當下笑了,帶著些微飄忽的勝利感,嘴角揚起難以察覺的角度。

  『不會讓給你喲。』
  平和島幽在夢裡微笑著對那隻黑貓這麼說道。




  簡訊聲把他拉回了現實,敲門聲依然持續(他懷疑對手其實是台機器),一時之間平和島幽還未能從夢境般的霧氣裡脫離,尚不踏實的腳步還在美好的氣氛裡頭昏腦脹。

  經紀人傳來的簡訊說,上次拍的奇幻片大受歡迎,片商積極的要簽續集的和約。

  走向門口的途中他想,奇幻片真的很不錯,像夢一般,又能生出許多佳句名言。
  就像他現在要去跟清早撞門人說的台詞一樣。




  『早安,有什麼我能為您效勞的嗎?』

  『大明星起得真晚呢~』

  『找得到我表示您已經調查過我今天的行程,知道我正在放假吧?』他幽幽的說:
  『臨也先生。』

  『嗯,我也算盡忠職守的情報販子啊。』

  『那麼,找我有什麼事情呢?』

  折原理所當然似的向他伸手:『來喝茶聊天、順便告訴我搬家公司的地址吧?』


  早有潛意識的演練,平和島幽知道自己有備而來。
  他搖搖頭,雙手架在門框上說道:

  『休想再進一步。』(You cannot pass.)


















-------------------------------------
把『 』留白是因為覺得所有人都會填XD 不是C嬸的問題(我還沒看過那一部orz)
撞門人是台語XD 因為想整一下折原!
兄控萬歲!愛小靜的都萬歲!

最近被靜臨燒得有點嚴重,已經到真的中毒的地步了(汗)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