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DRRR!!】技巧性誘導

DuRaRaRa!! 靜臨 (平和島靜雄/折原臨也)

-----------------------

  平和島找不到煙灰缸。

  他迷迷糊糊的在地上亂丟的襯衫口袋翻找平常的攜帶式菸灰缸,卻屢屢被過多的衣物攔得要跌倒,隔絕外界的落地窗只有一層紗質內簾透著城市迷迷糊糊的光線,連稀薄的影子都露出嘲笑般的笑容。

  「小靜看起來好拙。」折原的聲音帶著毋庸置疑的訕笑,悠悠的從凌亂的床上傳來。

  「…你家的煙灰缸在哪?」

  「沒有那種東西喲~我又不抽菸。」折原慵懶的翻了個身,恰到好處的露出裸側身的線條「當然也不會對你說教什麼抽菸會製造過多的垃圾啦之類的,我還巴不得你就這樣……」

  「那你怎麼招呼栗楠會那些菸槍幹部?」

  聞言折原揚起了意味深遠的微笑,鼻音若有似無的哼著不成調的音樂,右手指尖不安分的在對方拱起的脊骨上游走。

  「我會說:給你們個好情報,要聽的話就別在我房裡抽菸。」

  「房裡?」

  「事務所的房間。」

  聽見平和島抓錯重點的可愛疏忽,折原心情很是愉快,乾脆半坐起身趴在對方背上,惡劣的妨礙煙灰缸搜索行動。
  「不想知道嗎?我說的情報,和你可愛的小茜有關呢。」

  「……你又在動什麼歪腦筋?」

  平和島聽到關鍵字猛的轉身,疏於防備的被折原一把推回床上,只能躺著看對方佔據視野的得逞笑容。

  ──紅色的眼睛在缺乏光線的午夜裡閃動著不懷好意的慧黠光芒。
  他不想承認,但那像要從身體裡流出熱燙血液似的瞳色比東京的任何地痞流氓都更能激起他打心底燃起的征服慾、讓他幾乎想興奮的扼緊對方喉嚨。


  「我打算跟他們說:栗楠會大小姐的心上人,好像劈腿了耶。」


  折原等著看好戲似的看向平和島,從對方染金的髮絲底端發現黑色的痕跡,他才驚覺時間過的不慢,他們的打鬥從高中延伸到池到延伸到新宿他的房間裡,他被對方撕裂的的衣物總量堆起來幾乎可以把中型獨色幫悶死。
  他一邊進行沒有營養的腦內幻想,一面驚訝於自己的話語沒法收到想像中的功效──至少平和島沒有又跳又叫的說什麼:小茜?!小茜才不是……之類的窘迫模樣。


  「…你要說的就只有這樣?」平和島推開折原,異於常人的怪力毫不費力地讓對方以不雅姿勢跌坐回床緣。

  注意到對方幾乎抑制不住的怒意,折原更是愉快「我們的對話就應該由我說話然後你……」

  「現在的我很願意把一絲不掛的人扯到骨肉分離拿去餵狗。」

  「但是我現在手上沒有小刀,」折原攤手「這樣不公平耶。」



  在這個秘密的空間、這個現實之外的密閉空間裡,平和島放棄似的點起菸,燃燒的焰紅有如飆車的紅色車尾燈,朦朧得留下鮮豔的殘像,隨之而來的菸味嗆得折原瞇起眼。


  「所以你這次想策畫我被黑道追殺嗎?」

  「嗯~我想做什麼呢?」折原纖長的小腿在床單間若隱若現,語尾上揚賣關子。

  「……但你這裡,連個煙灰缸都沒有。」


  床單滑下赤裸的身體,折原軀身向前,削瘦的肩胛隆起,跪在平和島身邊微笑著,伸出的雙手曲成碗狀,向對方示意承接。
  燃燒的香煙順著手的形狀移動、作勢彈開煙灰,動作遲疑。



  「沒關係,」折原笑得開心,情事過後的身體散發曖昧的氣息,一舉一動都情色得引人蠢蠢欲動。
  「我是個M嘛。」

















---------------------------
靜臨實在是萌力破表orz
最近在挑戰一氣到底寫完短篇。
寫對話實在超~有趣,但是一邊寫就一邊想畫面,不會畫圖的我實在是很扼腕(槌地板)
其實一開始想寫:被追殺的話,在我這裡有(人體)煙灰缸等著你。的感覺(笑)不過好像有點太超過了。
有沒有人要出靜臨合同本啊?請讓我參一腳(淚)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