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TLSP】Dance Tonight

英搖樂團,The Last Shadow Puppets 衍生。
Miles Kane/Alex Turner。
十個小短篇組成的一張專輯(笑)

------------------------------


<See Your Sunshine>

  法國的陽光對比英倫陰雨,但Miles覺得Alex的大眼睛無論在怎麼樣的情況下都有不同風情。
  ──風情?
  他想嘲笑自己太浪漫的想像,但是轉頭就能看到Alex正盯著自己笑的樣子,他怎麼也移不開眼神。

  在英國的雨裡,Alex的褐色大眼像是蓄積太多水分、路燈下映著城市光景的水漥。而在法國──
  「Miles!」

  他聽到Alex的叫喚而回頭。

  陽光順著對方鬆軟的頭髮洩下,撫過微翹的髮尾,落在眼睫上眨呀眨,像澄澈的湖水的味道,連夏日午後的樹葉的氣味都被吸收。噢Alex坐在樹蔭裡,歪頭看著他,瞳孔的顏色淡得像夕暮般橙暖。

  ──我病得不輕。

  他想,但無法思考太久,因為Alex正向他撲了過來。



<Ever Present Past>

  酒真是個不錯的東西,Alex認真的這麼覺得,尤其是在這紅酒的國度,用極便宜的價錢就能淺嚐美味,就讓人失去對時間的實感。

  他盯著Miles的手指,夾著菸、菸的形狀騰起,而Miles的笑容有點模糊(噢還是那是他漸漸搖擺的意識?),有時他甚至要以為Miles是在看他,然後露出那麼迷人的笑容。

  紅酒應該是要讓時間過得更快,讓人像飛躍一樣跳到明天不是嗎?
  但是到了明天,他一定又會抱怨時間過得太快,怎麼又這麼一個晚上過去,而他卻還沒記清楚那菸的形狀。

  但現在,或許是酒精、或許是尼古丁、或許是幻覺,或許只是……

  Miles帶繭的手扭開瓶蓋,疏於保養的指節或許還帶有Marlbolo的氣味,Alex不介意。這一切都如此真實。
  他看著一幕幕景象像靜止的幻燈片,那樣清楚,那樣刻度化,那樣把每個過去的時刻都變成現在、瞬息間的現在又已走向過去。

  Miles點煙。(廉價打火機亮起)
  Miles倒酒。(清脆的流出性感的紅色)
  Miles笑著說:Al,杵在那邊幹麻?(聲音隨著吐煙的波型穿越空間)

  ──噢你這個多愁善感的小痞子。
  他這麼嘲笑自己,卻口齒不清,只顧著對Miles傻笑。



<House of Wax>

  Miles看著清空的錄音室,忽然覺得莫名感傷。
  ──幹,你是哪來的憂鬱小子啊。

  塗鴉的歌詞本已經收在行李箱裡,紅酒瓶碎片都掃進垃圾袋,吉他都裝好了,什麼殘渣都不留下。
  他們已經把所有的東西包在幾張錄音完成的母帶裡,安靜的等待。

  但歌聲的殘影還在空氣裡迴盪。
  James說他們真有默契的聲音、Alex唱著SOS的慵懶氣息、爆炸般的笑語、互相觸碰擁抱摔角的影子,沉默地沉澱在磚頭和磁磚裡,從那些間隙窺知他和Alex耳語的細節。
  ──噢,還有那條驚人的紅色緊身牛仔褲。有誰能忘記Alex穿著它的誘人姿態。那可是千金難買的美好記憶。

  他們曾經在這個異國的錄音室裡度過美好的夏日,短短的夏日,怎麼也不夠的夏日。
  而這些都像蠟像般被留存,在這個空間裡,隱形地被保存下來。

  對他而言,時間被凝滯。
  Alex的每個狡黠的表情比塑像更為逼真,在這個時間好像停止的空間裡,充滿每個角落。

  ──Al,你和我的表情動作………

  英國人不就最喜歡他們的蠟像館?杜莎夫人每年收了多少時間的代價?
  Miles不想承認軟弱的傷感,但他覺得他支付了那代價,在這個錄音室裡靜靜看著他們的低調時光(噢那些香菸那些紅酒還有Alex說話的語調)。
  ──在這裡被定格。




(註:紅色緊身牛仔褲-訪談真有其事,Alex穿了那件褲子讓Miles讚不絕口。)

<You Tell Me>

  Matt現在很火。

  一如往常的坐在Sheffield一如往常的無聊酒吧裡,流行電子音樂跳動到耳膜,木桌狠狠咬著歷史悠久的啤酒漬。Matt盯著他的好友興奮的說著一些模糊的事情,臉上表情生動得恨不得現在就要飛上天。

  他想,我應該還沒醉,今天才剛喝兩杯而已;Alex也不可能醉了,因為他甚至只喝了一杯。
  ──很好,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那個,呃,Alex?」Matt試圖喚回好友的神智,可惜今天不止酒吧裡的擴音器非常賞臉地爆破之外,Alex明顯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好奇怪喔,你知道嗎?」Alex整個人都在發光,非常激動的說「我是說,嗯,你知道的,我和Miles很要好,不過他實在超棒的!和他一起錄音的這兩個禮拜有太多事情要講,太多太多了!好奇怪,我好像可以跟很多人不停地說這個話題,都不會累耶!」

  ──哈哈,你以為我不知道啊?!是誰坐在這裡聽你高談闊論了兩小時關於你和那位Miles啊?
  Matt無奈的乾笑兩聲。
  「你們兩個還滿投緣的嘛。」

  Alex看來是沒有聽到Matt微弱的求救訊號,只顧著接續說著在法國錄音的細節。

  什麼兩個人在鄉間上空騎腳踏車被蟲咬啦、裸體跑到對方房間去騷擾啦、復古的穿著超緊紅色牛仔褲不過Miles顯然非常稱許啦、笑話都被了解啦、對方完全了解他想說的下一句話………
  「和Miles一起上台時,我都要以為Beatles附身了!好像Abby Road自己跑上和弦!超棒!超神!還有……」

  「很好,到此為止,我沒有興趣聽那些細膩的觀察,真的謝謝你這麼熱心的提供這些細節。」

  Alex沉默了會兒,一反方才的高漲情緒,有些遲疑的說「……我忽然覺得我自己都被搞混了。」

  「那是我的台詞吧?!」
  Matt又氣又好笑地回話,一個不小心,太用力敲擊桌面濺出啤酒泡。
  ──不過Alex又再度陷入自己的思考世界,沒空理他,也只能自認倒楣。
  「呃,你也不用那麼那個,反正,這或許就是所謂的,呃,『戀愛』?」

  這句話顯然點起了什麼火花。

  Alex像被電擊般驚嚇地跳了起來,睜大本來就不小的眼睛,幾乎驚恐口吃。
  「啊?你說…這個……叫做……鏈、練、戀………」

  「你說咧。(You tell me.)」
  看到好友滿臉通紅驚慌失措的樣子,Matt忽然覺得世界也滿美好的。於是他悠閒的舉起疲酒杯,翹起小指故作姿態的優雅喝酒。





(註:Matt是Alex所屬猴子團裡的鼓手兼好友。)

<That Was Me>

  Alex低頭啜飲咖啡,假裝心不在焉的聽Miles興奮的說著The Rascals演唱會上他脫下的上衣被人撿走了的事件。

  「你不知道George心理多不平衡,一直說什麼一定有歌迷暗戀我之類的,你該看看他那扭曲的嘴臉,天哪那真是超爆笑。」

  「……對象又不是他,反正他穿過的T-shirt當週邊也不會賣得比較好。」

  「我就說吧我就說吧。」Miles笑得一臉燦爛,嘴角裂到天邊。

  Alex難得刻意避開Miles的視線。雖然這有違他們常盯著對方的習慣,但他怕一抬頭Miles就會發現他的秘密。

  他想著自己在家裡把那件哪裡都買的到的H&M紅色T-shirt拿在手上,東翻西看也多不出什麼線頭,但他就是愛不釋手。看著衣服想像前一個穿衣者的標準的身形、鎖骨在衣服下的樣子──還有自己像個花痴傻笑的樣子。

  噢你這智障。他對自己這麼說,但是怎麼也制止不了上升的體溫和臉紅。


  「哪,那即使有汗味也值得紀念吧。」Miles驕傲的說「好瘋的迷啊。」

  「噢,應該是。」

  ──你問對人了。他緊張地差點嗆到,暗自希望Miles不要發現他的手在發抖。
  ──就是我拿走了啦白痴。(That was me.)






<Only Mama Knows>

  Alex媽想,她還是準備個什麼小禮物給兒子那位叫做Miles的朋友比較妥當。

  前些時候Alex像第一次踢足球般那麼開心地跳著回家。已經快過了青少年時期的兒子竟然喋喋不休的誇獎自己的朋友,說得天花亂墜。

  ──到底是誰?
  她這麼想,默默的把名字記在記事本上:Miles Kane。

  然後她發現,兒子最近有點怪。


  兒子的話題三句不離他的朋友,總是說自己和對方有多喜歡60年代的音樂,說對方有多棒,說他們兩個有多要好;但同時情緒起伏非常大,有時候會對著衣服不語,接起電話又是滿臉笑容的說了兩三個小時(說的是英文嗎?她聽不懂,但顯然電話另一頭的人了解),而回家總是繞路。

  ──從倫敦先到利物浦,過了個一兩天才回到謝菲爾德?

  兒子說,那個Miles家用的是和她一樣的廚房用品──噢這可讓她放心多了。她不懂音樂產業,但她至少知道,會用同樣東西的人不會相差到哪裡去。
  相差到哪裡去?
  連她自己也不確定考慮的基準在哪裡了。

  過了兩三個禮拜,兒子又忽然說:媽,我要和Miles去法國大概兩個禮拜。

  「不用擔心啦,和Miles在一起無論怎樣都很罩。」Alex這麼說,滿滿的笑容裡不難看出期待。

  ──那個Miles到底是誰?
  她忍不住這麼想,但是Alex開心的樣子,她怎麼也不好潑冷水。

  她決定別失禮,買個禮物給那個較Miles的孩子。
  手上只有零碎的資訊,所以她最後買了相當安全的禮物:和對方樂團名字相同的紅酒。
  ──年輕孩子應該不會抗拒這玩意兒吧?

  沒想到Alex聽說這禮物時比什麼都要開心。

  「太棒了!媽你太棒了!」兒子興奮地跳了起來「不用擔心,Miles很棒,他一定會喜歡這個禮物的!我覺得他一定會很驚喜!」

  ──我怎麼覺得讓Miles開心這件事情,反而是你最興奮?

  忽然,她覺得自己懂了些什麼。

  她是個老師,她兒子是現在英國最火紅的樂團主唱,她不懂音樂市場,她不懂兒子面對的場面,她不懂兒子的工作細節。
  但她不會看不出來戀愛中的兒子的樣子
  ──我當然知道,她笑了出來。(Only mama knows.)

  噢是的,她的兒子戀愛了。像個十六七歲的年輕小夥子。


  不過她還不會說什麼。看著他興高采烈卻不自知的樣子,她也想做弄一下Alex。
  她想像著有一天Alex忽然發覺自己心情的樣子,或者Miles上門來的情景。
  而她還不認識Miles。那個擄走兒子的Miles。

  但她想,用一樣牛奶瓶養出來的小孩,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註:Alex媽真的送了有Rascal字樣的紅酒給Miles.
   Alex媽真的和Miles媽有一樣的廚房用品。
   Miles家在利物浦,而Alex家則在謝菲爾德。)

<Vintage Clothes>

  Alex在Liverpool,在自己家裡,再精確一點的說,在自己家的廁所裡換衣服。

  ──幹,Miles Kane清醒一點。
  Miles拍打自己雙頰,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胡亂在身邊找煙。
  ──幹,不過是Alex Turner你的相方淋了雨,借了你的衣服罷了,緊張什麼你這白癡。

  他看著自己的腳不住抖動,像是要打什麼曲子的節拍,其實連合著雨聲都稱不上,只是雀躍的抖著。
  但是他忍不住開始想像。
  --Alex比自己要瘦,所以他剛才拿了以前穿的Beatles古董T-shirt,上面的頭象是Lennon,大小應該最合適。

  他的古董衣(Vintage Clothes)。Alex穿著他的古董衣。Alex穿著他們兩人的偶像的古董衣、那件他在買的時候就想著,希望自己能找到像以往Paul和John那樣契合的搭檔,那件古董衣。

  ──幹Miles Kane你到底在胡思亂想什麼。


  「這是Lennon耶!」Alex開心的聲音從浴室傳來,Miles忽然覺得利物浦著名的雨天能留住人真是太好了,但隨即又為這種思春情懷暗罵了自己好幾聲。

  「你該不會還有Paul的吧?」

  「我想想……」──好像有耶?
  於是Miles認命地鑽進衣櫥,裡面塞滿各種不合時宜的神祕配件,最後在角落發現兩個月前才買的皺巴巴T-shirt,McCartney的臉看起來正在扭曲地對他笑,好像在看好戲似的。

  ──幹,笑屁啊。
  他想著想著發現自己正在套衣服。

  「嗚啊,我們這樣真的有夠像Beatles!」

  他盯著從浴室出來的Alex,身穿Lennon,而自己正穿著McCartney的笑容──他覺得自己現在打從心底笑的開懷的臉一定很可笑。
  但他可一點也不後悔。






<Why So Blue>

  「嘿,怎麼一臉憂鬱?(Why so blue?)」Alex問咬著下唇、好像要說些什麼的Alexa。

  「……你要和那個Miles Kane出去?」

  「不是,我要去利物浦找他。」

  「跑到利物浦?」

  「怎麼了?」Alex有點好笑又有點緊張的看著Alexa。

  「…我很擔心。」Alexa的臉色有點發白,摳著指甲的動作顯得焦躁不安,像要從對方臉上找出蛛絲馬跡,但又盡力保持名流的姿態。
  「你…和Miles走得很近,好像太近了。」

  「這是要擔心什麼?」Alex低下頭,躲避對方眼神。

  那是女人的直覺。Alexa瞪著Alex。
  「你明知故問。」




(註:雖然很不想說,不過Alexa是Alex的傳聞女友。)


<Gratitude>

  「噢Turner太太,謝謝妳的紅酒,那太棒了!」Miles遞出一袋小禮物「上面還有我的團名呢!真是費心。」

  「這是回禮嗎?謝謝你囉。」Alex的媽帶Miles進門「順道幫我向你母親問好,上次和她見面真是愉快,有機會還想問他這牌子的烤箱到底要怎麼用才好呢。」

  「我想她會很樂意和妳聯絡的。嗚啊,這張餐桌真的和我家的一模一樣!」

  「看來你和Alex還是用同樣的奶瓶養大的也說不定噢。」她看著兒子的新團友,挑起眉毛上下打量。

  「也可能在一樣的餐桌上挑食過……讓當媽的相當煩惱吧。」Miles說著忍不住笑了起來。

  「現在也還讓我很煩惱啊。尤其你們兩個都想著一樣的事情。」

  「嗯?」

  「用一瓶紅酒就收買你怎麼樣?我覺得是不錯的交易喔。」Alex媽很是得意「對他好一點。」

  Miles忍不住大笑出聲「我對他很好啊,我還覺得他常在欺負我呢。」

  「所以我要收買你啊。我希望那孩子和你在一起沒問題。」

  Miles愣了一下,看著Turner太太不再多說的眼睛裡閃著笑容。
  「……我是這麼覺得的。希望他也會這麼想。」

  Turner太太擺擺手「我老人家哪管得了這麼多。Alex在樓上。」

  Miles上樓前又回頭看了看廚房裡的Turner太太,再次確認他們家庭的所有廚具都在自己家似曾相識,而Turner太太已經不再看向他這邊。
  爬上樓梯就是Alex。他忽然緊張了起來。





<Nod Your Head>

  「Al,下次再遇到我們兩人互看的情景時,我們就乾脆的接吻吧。」Miles說「給那些記者如願!」

  「你想要搶走音樂獎得主的丰采嗎?」Alex爆笑。

  「也不全是這麼回事。」Miles聳聳肩「因為我喜歡你啊。」

  「噢朋友,我也超愛你的噢~」Alex的聲音有些顫抖,但他打了個冷颤,試圖驅走自己莫名的期待。

  趁採訪者去洗手間的空檔,他們趕快追加兩瓶啤酒,帳算在雜誌社上。
  Miles呼了好幾次長氣,向後背靠沙發椅,角度正好看著Alex的後腦杓和偏過的側臉。他再深呼吸一次。
  ──很好,記者還在廁所。

  「我喜歡你,Al。」

  Alex動作停擺。Miles的語氣太認真,他不知道該說什麼,覺得脖子僵直的好像蠟像館裡失措的塑像。現在的角度看不到Miles的臉,但他又不敢回頭。
  ──快點啊Alex,動一下脖子………

  「只要點頭。你知道那什麼意思。」Miles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於是他照做。

  然後Miles扶著他的肩膀,輕輕的吻上他的唇。














------------------------

去年十月十一月的作品了,一個晚上趕出來的orz
歌名來源是Paul McCartney的專輯<Memories Almost Full>,啊?為什麼是這張?
因為我剛好在聽這張XD而且又是Beatles大前輩嘛。
歌曲順不同,我從裡面選了十個主題這樣寫。
說真的,這兩個人在訪談上的互動就萌到不行,怎麼寫都有梗啊~
我愛Miles/Alex配對~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Re: 沒有輸入標題

> 阿曾san您好~

從PTT來的嗎?在那邊可以推廣到不同人真是太好了~
我還覺得我寫得太少女,這兩個人就怕別人看不出來,懶得搞曖昧的狀況真的讓人很開心wwwww
很謝謝你的喜歡!快加入Milex行列吧!

征良 | URL | 2012-09-09(Sun)14:46 [編輯]

我是從PTT連到這裡的XDDD
這對真的是超可愛♥
很喜歡這種淡淡的有點少女的(?)文風!

阿曾 | URL | 2012-08-24(Fri)14:25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