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少女】悲壯的好機會

中村明日美子老師<轉角處的我們>中,最後一篇短篇的衍生。(不知道該上什麼標題orz)
在<受誘惑的我們>中有所交集(展開flag)的恩田文/神原沙耶。

----------------------------


  他想,到底還是應該約二月十三或二月十五日的好啊……不上不下又好像意義重大的二月十四,怎麼想都覺得太有挑戰性了。
  站在連身鏡前調整鬆垮的圍巾,恩田文重重嘆了口氣,有些後悔自己莽撞的決定。



  二月十四日。一如往常蓬鬆的黑髮。家庭餐廳。卡在喉嚨的猶豫不決。


  「搞什麼,又不是相親。」試了五條圍巾之後,他終於自暴自棄似的倒回床上,舉腕看時間(還有兩小時二十三分才到約定時間),又重重嘆了口氣。


  幹麻這麼拼命啊我,因為節日嗎因為氣氛嗎─這樣跟高中時期有什麼兩樣?

  說到高中時期,恩田模糊的想起高二那年學園祭的後夜、年輕的十六七歲、兩兩牽著手圍著火堆跳著舞步荒謬的土風舞、一面暗自希望古老的校園傳說能成真:當天成為情侶就能永遠在一起──當然,以上都沒有發生在他身上。
  高中的學園祭。他苦笑,想起自己鼓起莫名的勇氣,衝進人群裡對女孩大聲說:請和我跳舞!!!!
  ──然後華麗的被甩了。

  但是這些對於現在大學一年級的恩田文而言,都有些邈遠。

  當時令他印象最深刻的卻是另一位高傲而強勢的女同學,帥氣的翹長腿坐在他身邊,她和他落寞的左右手擱在長凳上,相距三點五公分,女同學的臉頰映著營火的溫暖橘紅色,長直髮有些寂寞的飄動。


  當天晚上他的手機上多了這個名字:神原沙耶。
  神原不只長腿漂亮,指甲的形狀也相當迷人──至少對恩田而言是如此,在妄想裡也豪不害臊的渴望碰觸。

  高二的學園祭後,恩田發現自己越來越常和神尾走在一起。大部分的原因還是因為,自己的好友搶走了原本自己的交往機會、和神尾的好友打得火熱。他不介意,真的,只要在出遊時能給他安排個看得見神尾坐姿的位子就成(啊,美好的翹腳換腳瞬間。)

  翹著腳,漫不經心的垂眼看著手機,劉海落在額前,那樣的姿勢從高中到大學都沒有變過──恩田幾乎是迷戀著她的坐姿、合攏的膝蓋和承載了些什麼的長睫。


  ──啊,看過來了。漂亮的眼睛漂亮的人漂亮的神尾。
    嘴型說了些什麼?

  『你看那個加油站的妹妹。』對方使使眼色『超~可愛的啦,快拍快拍!』

  ──啊,這個自然。對嘛,神尾喜歡可愛的女孩子。啊,笑了。



  神原喜歡的東西是美少女,最熱中的行程就是四處尋找漂亮可愛的女孩。喜歡上,再在無聲中後悔。
  恩田跟著去見上上禮拜的蛋糕店女孩、上禮拜的服飾店女孩、本週的冒失高中女籃球隊隊員──都是些相當有魅力的女孩,他這麼覺得,神原的眼光很好,他自己的眼光也很好。

  其實我走在一條被漠視的線上,刻意讓自己被漠視以求安穩的一條線。


  有時候他會遇到好友翠,和他身邊可愛的妹妹頭小亞。
  看到小亞時他總會想:啊果然還是好可愛,我的眼光真好,神原的眼光也真好。其實告白完兩個禮拜,他就不再為被小亞甩掉而難過;其實告白完兩個禮拜,他就偷偷喜歡上另一對漂亮的膝蓋。

  阿翠問他:純情阿文怎麼都沒找到喜歡的女孩?
  他回答:喜歡的被你搶走,另外喜歡上的被你的女朋友搶走,想來是你沖煞我啊。

  說這話時看往身邊神原的表情,但神原總是看著小亞微笑──啊,好可愛,恩田這麼想。


  "喂,讓女孩子等成何體統?"遠處的聲音喊道。
  說著這話的神原不耐煩似的踏了下地,短裙低跟露出的漂亮腿部線條動了動,甩甩頭髮,踢起幾片金黃色的秋天。落葉飄動,恩田覺得自己的心跳露了好幾拍,然後不自主的朝對方走去。


  那不是高漲的感情。
  只是在秋高氣爽的天氣裡,隨著流動的雲擺動的心緒。暖暖的,清爽的,風吹過的通透感。

  隨著小亞的笑臉延伸,隨著阿翠緊跟的腳步,隨著神原四十五度側臉無意流露的溫柔,隨著神原順手遞出的溫手咖啡,隨著神原和自己相距五公分的小指,隨著神原甩過的長髮掠過眼前的飄忽影子。


  ──我喜歡神原的腿。我喜歡神原看著手機時低下的長睫毛。我喜歡……
  恩田覺得心揪了起來。
  舒服的淡淡的疼痛。



  當眾被甩之後,他的高中時代到大學都充滿了美少女的記憶。

  聽來很威風,但其實那些都是神原的手機照片戰利品。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會不經意的經過神原的鞋櫃,順道說聲:一起去尋找美少女吧,之類的邀約。倔強的神原也就把他當成搭訕的擋箭牌,一方掩護之下一方猛按手機快門。

  神原總是在一起吃飯時提出美少女旅行團的邀約:麵包店女孩總是笑容滿面,便利商店女孩低下頭的瀏海總是礙事,書店女孩的手指上妝有漂亮的指甲,加油站女孩有些嬌羞彆扭的問候……那些女孩很可愛,偷偷看著她們的神原很可愛,偷偷看著看著她們的神原的自己或許也很可愛──有時他覺得自己實在有點苦悶。




  二月十三號神原要上課。二月十五號他要打工。
  恩田就在毫無意識到二月十四這個日子的情況下和神原提出了吃飯的邀約,神原一如往常漫不經心的答應了。


  「二月十四號有約了?要告白嗎?」阿翠很不識相地提問。
  「不是那種約。」
  「可惜了好日子~」
  「可惜個屁啊,告白不就只有天堂地獄兩條路。」
  「是沒錯啊。」阿翠一面回女朋友的簡訊一面回答「只是在情人節特別悲壯罷了。」


  二月十四日。圍巾還沒選好鞋子還髒得要命今天到底要說些什麼才好?
  ──悲壯的好日子。



  「……你的外套和圍巾搭得好怪。」一見面神原就毫不留情的吐槽。
  「因為我出門前著實恐慌了好一下子,結果就……」
  「藉口~」
  「…你手指的傷也很不搭調。這樣算不算反擊?」
  神原被激怒似的嗔道「是是是,反正我就是不適合做可愛的事情。」
  「像是?」
  「手工巧克力之類的。」
  「和麵包店女孩學的嗎?」恩田想起那家總是飄散著甜膩氣味的咖啡廳「咦、不過我前幾年收到的都是店裡賣的吧?」
  「義理巧克力也要求太多了吧。」神原氣定神閑的回答,漠視對方低下頭『原來如此』的喃喃,大口喝著啤酒。



  家庭餐廳的座位和噪音永遠不受其他因素影響似的,即使在這麼商業化這麼普遍化的節日裡仍然毫無改變,依然吵得要命、依然怎麼樣都有位子,簡直像無盡的雙數單數房間,所有人都焦躁不已。

  不停的刀叉切磋聲、掩蓋緊張感的喝水、若無其事的拿起手機檢查簡訊之類,無聊的小事交疊成恩田文悲慘的情人夜,他這麼想。



  「啊!妳手機換了?!」
  「嗯,前天換的。」神原秀出新手機「想說之前的用太久了,該是換個新氣象的時候了。」
  「…那些照片呢?」
  「不是洗掉就是上傳到電腦了。」
  「就知道你不會輕易放棄那些珍品。」恩田心情複雜的說「啊~有點寂寞啊~」
  「你要的話可以寄給你。要哪一個?」
  「……當管家當女僕都可愛、腿最漂亮的那一個。」
  「那是哪一個?」
  「啊、叉子掉了。」


  刀叉嘎茲嘎茲,咀嚼的聲音又黏又膩,無聊的流行樂充斥。
  恩田帶著有點落寞的神情彎腰到桌下撿餐具,無意間又看到神原合攏露出的膝蓋,一如往常好看的腿部線條──他想到高中時期神原的學園祭裝扮。
  明明班上是辦女僕咖啡店,卻忽然冒出了個管家,說著什麼自己不適合女僕那樣可愛的服裝。

  『…我覺得妳扮女僕裝也會很好看啊。』高中的真心話總是能毫無窒礙的說出口,恩田苦笑──啊啊,是說,這個視線這個角度好像似曾相識?




  「你要是敢在底下偷看什麼我會一腳踢到你臉上讓你叫不敢。」神原的聲音穿透桌子傳來,魄力十足。
  「啊,是的,我不會的。」女神大人,他在心裡偷偷這麼喊。



  恩田自以為沒有特殊癖好、沒有特殊妄想、是個純情又普通的少年。
  直到他發現自己會不由自主的盯著神原的膝蓋看、擅自想像她的女僕裝、在失戀的第二週就赫然發現自己又將墜入情網;但是當他蹲在地上修補鞋子、是線往上漂移到神原有些寂寞的側臉時,那些自以為的框架就忽然變透明了。

  告白?那是什麼詞?
  那可是要跨越多少美少女、哪支手機之後天堂口地獄門的終極BOSS耶。
  ──如果我再伸出手的話,如果我說:神原沙耶,我………



  送神原回家的路上,月亮清明得像破瓦數的街燈,神原走在恩田半步之前,兩人的影子線條精確,抬起手抬起腳的每個動作都清晰,沒有曖昧的空間。


  「啊。」神原拐了一下,皺眉拿起鞋子檢視「鞋跟斷了。」
  「……我身上沒有瞬間膠。」
  「真是不可靠的男人。」神原撇撇嘴「至少先讓我到那邊的公園坐一下,好像扭到腳了。」
  「我幫妳看看,用膠帶能不能補一下鞋跟啊?」

  神原坐在大象溜滑梯的鼻子上,微彎著腰伸出穿著短裙的小腿,不靈活的轉動腳踝。恩田半跪在大象鼻孔前(想想那是多麼可笑的景象),東戳西碰的問哪裡疼。
  他覺得這種浪漫的姿勢實在不適合這麼悲壯的氣氛,連心裡都響起氣勢磅礡的交響樂,而不是濃軟的香頌。
  ──啊,真的,膝蓋合攏的神原的腳好漂亮。


  「這個場景似曾相識啊。」恩田笑了出來「就是我鞋子開口笑那次。」
  「因為纏了太多膠帶、在電車上還被上班族笑對吧。」
  「明明就是妳給我的膠帶。」
  「我可是有提醒你喔,是你不知道在磨菇什麼,結果纏了那麼多圈。」

  一定是因為月光太溫柔、因為神原的體溫太舒服、因為神原垂眼看著他的睫毛閃動的角度、因為神原長髮飄動下揚起的語尾笑容……恩田覺得清朗的天空搖曳旋轉著似的──

  「其實妳的女僕裝一定不會輸給管家裝的。」他說「無論怎麼樣我一定都超喜歡。」
  「嗯?」


  然後他低頭吻了神原的膝蓋。
  半跪著低頭,吻了那個女孩的腿。手也冷腳也冷嘴唇也冷、在月光下緊張得顫抖親吻對方的腿。



  「啊?!」



  「嗚啊!?」恩田一回過神也下了一跳「等等,先不要打我,反正事情就是這樣,就是妳想的那樣,可是我真的不是有意就忽然這麼做了,因為、因為、因為很喜歡………」


  ──哪來這麼唐突這麼沒有計劃這麼隨便的告白啊?!
    對著迷於可愛美少女的美人告白,實在是難度太高了……
    啊啊,悲壯的情人節……鋪陳的所有浪漫情節(是說到家庭餐廳吃飯是浪漫到哪裡去了?)就在莽撞的告白裡爛成碎片了……
    算了,你打我吧神原!


  恩田挫敗的坐在地上,低著頭嘆氣,黑色頭髮更加凌亂無章而沒精神的捲曲。

  「………」神原深呼吸幾次,放下拳頭「…你等一下,把我背上公寓吧?」

  被意料之外的告白打敗的恩田洩氣的嘆氣「不了…不太好吧……」

  「應該沒關係吧。」神原扭過頭「要是你今天過來就要對我做什麼,我一定會宰了你──我辦得到。所以,應該,是可以的。」
  ──神原的話,的確是辦得到。

  「看吧,所以我說…還是算了吧。」恩田苦笑道。

  「不然你是有什麼打算。」
  恩田自暴自棄的說「我一有打算就會被殺吧。」
  「啊我不都已經邀請你了嗎?」
  「這個…太複雜了。」
  「啊?!話都說不清楚的男人很麻煩啊!」

  「啊─────!!」恩田生氣的抓亂頭髮,無人的公園裡迴盪著他狼人似的懊惱叫聲。
  「因為我喜歡的女孩子以前喜歡的女孩子曾經喜歡我啊。」


  ──啊啊,悲壯的二月十四。




  神原踢了踢地,拎著鞋子站起身,伸了個大懶腰,身體線條伸展成漂亮的曲線,半背對著恩田,背影似笑非笑。

  「所以我說,你要不要來我那邊看看?至少要把我背上樓梯才對吧。」恩田說話的聲音帶有笑容,有些緊張顫抖,有些微笑「……在上面告白的話,成功的機率應該會大得多。而且我今天有東西要給你。」
  「──今天的巧克力,不是義理巧克力。」


















----------------------------

我最近還真是少女心大爆發啊(茶)怎麼這麼青春(暈)
中村老師的這一本大部分都在打擦邊球,雖然知道他的用意,但是又力道不足有點搔不到癢處的感覺。
像這篇裡,到後面我整個就是喜歡上這一對,反而對神原本來的心意沒什麼感覺。
寡斷的恩田跪在神原腳邊修鞋(漫畫裡)那一幕,真的是讓我萌翻了啊~
連這都開始萌的我是不是沒救了orz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