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DRRR!!】池袋閉門羹

DuRaRaRa!!衍生,靜臨向。

------------------------------
(設定是靜雄受傷後(天啊竟然受傷了)被送往新羅家治療)

  『回去。』

  「耶~塞爾堤你知道為什麼文字不足以傳達感覺嗎?」折原臨也對著黑色PDA說話(旁人看來還真是怪異的景象)「妳看,如果只是『回去』兩個字根本就不足以表現出你到底想要我怎麼辦啊~是生氣的『回去!(怒)』還是撒嬌的『回去啦~(羞)』實在不清不楚不是嗎~」



  夜晚十一點二十三分,正好是小孩子上床睡覺、都市傳說活躍的時間點,池袋的燈光正從五光十色的街道轉向不為人知的暗巷。

  但今晚卻不是什麼擄人勒贖的緊張場面,連折原臨也出現在池袋時總是做伴的自動販賣機戰爭也好像被下了藥,冷清得只有老狗在街燈下咳嗽──至少在新羅的公寓前是如此。
  折原臨也哼著歌,漫不經心似的姿勢走在鋼索上,自得其樂的在公寓前和無法用聲音反駁的塞爾堤唱雙簧。



  『回去!(怒)我家不歡迎你。』

  「咦?已經自稱是自己家了啊~」折原晃動手只好向指揮著自己獨特的書畫節奏「不要這樣嘛~今天這裡也有客人不是嗎?嘛~不過好像不是清醒的進來就是了。」

  「塞爾堤~不要和臨也說太久的話,不然我的忌妒會天崩地裂的噴發喔。」池袋密醫的聲音從室內傳來,還有心情用四字成語──看來他不是很擔心「也不要幫靜雄說太多好話~」

  「客人是小靜耶~」折原故作驚訝,咯咯笑了起來。

  『你早就知道是靜雄了不是嗎?』

  「可是我沒什麼機會遇到冷靜的小靜嘛~還不邀請我進去嗎?」

  『是你設計靜雄的嗎?』

  「什麼設計,這種說法真是太不精確了。」折原聳肩,嘴角噙著笑。

  『是你把靜雄放在那種險境裡受傷的嗎?』

  「小靜的行動總是超出我的預測,我哪可能知道他會出現在什麼地方呢?」

  『但是那整個行動是你策劃的吧。』塞爾堤明顯要失去耐性,敲打觸控鍵盤的動作也越發粗暴。

  「用肯定句呢~」

  「塞爾堤~我真的會忌妒喔~」

  「哪哪,對我太壞對靜雄太好都不適當嘛~讓我進去吧?」說著折原不請自走的前進一步,腳尖踏上門檻。

  『回去!(大怒)』塞爾堤眼明手快的甩門,然後再拉開裝上安全鎖鍊的縫隙,正好能塞進PDA螢幕大小。
  『不該是你陪在靜雄床邊!你差得遠了。』



  然後就是完全密封、毫無空隙、鎖上了的大門。




  「嗯~還是進不去啊~」故作無妨的樣子,折原自顧自的說著,像是唱著歌一般,依然蹦蹦跳跳的下樓,穿過異常無聲的街道、異常冷清的街燈、連老狗也隨之奔走──好久不見的池袋好像冷了許多,他這麼想。


  折原臨也的人生裡不常遇到無法掌控的狀況──也就是說被那麼直接的拒於門外也是可想見的結果。他安慰自己:雖然大家都應該要愛我,不過還是會有血清素不足的時候吧。

  但是沒有勝算並不代表沒有期望。
  要是小靜醒的時候自己正在他身邊、正好能第一個看到他複雜的交織著憤怒和驚訝的神情的話是不是很不錯呢,又如果他看到的是小靜睡著的樣子會不會讓他更喜歡小靜呢,小靜看到自己會不會也更喜………

  「不過我被趕出來了呢~」雖然語氣聽來沒有太遺憾「被塞爾堤冒著新羅忌妒的危險的友情,趕~出~來……了……呢………」




  笨蛋小靜。

  他忽然有點累了,腳步不由自主的慢了下來。

  喂,為什麼會出現在那麼危險的地方呢?
  (小靜可不在他設計的棋局裡。)

  為什麼會弄得那麼悽慘?
  (鐵打的身體被弄壞了啊。)

  為什麼又那麼剛好會被塞爾堤撿到會被新羅治療會被他看到受傷的情景又讓他連探病也不成呢?
  (喔他的墨鏡忘了帶,喔他的禮物給不出去......)


  笨蛋小靜!




  再走幾步路就到車站了。
  到了車站之後就該搭車回新宿了。


  折原回頭看看自己這一路走的、沒有人招惹沒有飛來的垃圾桶、安靜得不自然的小巷,還有自己一個人的影子。
  天氣有點冷。他拉了拉外套,啊──人情冷暖喲~

  旁邊的公園一個人也沒有,就連小孩子遊戲過的餘溫也消逝無蹤,之前被小靜扛起的大象溜滑梯又被安裝回去了。孤單的藍色大象。在城市街燈下影子淡泊,體重卻又重得要命的藍色大象。

  沒有月亮(池袋耶),沒有塞爾堤的車燈(池袋耶?!)。

  折原臨也靠著大象蹲下來,晃著手中的便當盒,賭氣地嘟起嘴。


  喂,我的二十四小時戰鬥呢?!
  喂,便利商店的垃圾桶呢?!
  喂,販賣機也好郵筒也好兒童遊樂設施也好,都到哪裡去了啊?!


  「笨蛋小靜。」折原低下頭,埋進自己黑色外套裡,聲音小到被吹過沙地的風聲掩蓋。
  「明明今天不是俄羅斯壽司店的半價日,我還特別去買了高級壽司來探病的說………」


















-------------------------------------

這、這個少女是誰(暈)
臨也在我的心裡的確是個少女心,可是沒想到寫出來竟然是這麼嬌?!

靜雄--是我啊---快和我結婚---!!!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