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銀他媽】Ether  以太

高杉/桂。(高桂)
----------------------------


  他堅持自己幫高杉換藥。一圈圈卸下繃帶,放上塗藥,一圈圈纏繞,規律的如同儀式。

  長髮在手繞過頸部的時候觸碰高杉的頰,次次復次,然後聽到高杉低低的笑聲,任憑髮梢被輕嚙。

  與所有權無關的磨牙,既慢又深切。



  桂拿著換下的繃帶,在燭光下發呆,愣愣盯著白上抹過的紅色血水痕跡──從傷口從身體。

  「繃帶那麼好看的?」高杉奪下帶子,繞過桂的脖子拉過人,平視視線「──假髮在想什麼呢,這麼不專心。」

  「不是假髮,是桂。」
  仰頸,讓高杉把繃帶繞上自己的脖子,很多圈,很多次,服貼在皮膚,隨著呼吸起伏。

  
  「哪,好了。」
  順著頸部線條摸索繃帶的痕跡,他沒有看過如此崩潰性的自己,用那樣近乎懇求的姿態,巍巍啟口。

  眼神裡承接的夜色滿溢。


  「喂,要是這樣被勒死怎麼辦?」可有可無的問句,只為了補齊哪裡的空缺。

  梳過鬆開髮圈後的黑色長髮,流瀉的樣子和黑夜的簾幕一樣溫柔。高杉滿意的微笑「那就是用我用過的繃帶自縊──或是殺了你縊斃了我?」


  ──你覺得這劇本怎麼樣?

  ──棒呆了。

  

  「你知道嗎,假髮。」
  高杉湊上前,摸索著動脈的位置啃咬。

  「有時候我意外的覺得你比我更適合繃帶哪。」

 

 

 

 

 

 

 

 

 

-----------------------------------
 
  我喜歡高桂換藥,有"這部漫畫裡可以粗略以S與M來分隔人物(高杉則具兩者特質於一身)"的感覺。

  當然是說笑半認真的。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