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灰人】Zebraic Siamese Cat  小說家

拉比中心單品。
------------------------------


  午後的陽光從窗戶打進房間,協和的米黃色系光線,在地上清楚的畫出陰影的界線,從床頭到書桌,筆直而不可侵犯。

  牆上軟木塞版釘滿待辦事項,書櫃未關,延伸出一落落書堆,紙張文件疊得滿地。木紋書桌上斜放好幾本因風開闔的書,有些書皮已經磨損的看不出標題,有些古老的紙張邊緣還有以前擁有者的水漬,有些新書頁面漂白過度,紙頁還留有印刷的溫度,熱熱的,剛出爐。

  他雙手抱頭,搖著椅子,漫不經心。斜度不多不少,剛好兩支椅腳能支撐的最後限度,再多就會向後翻倒,但是太少又會失去刺激感。

  黑色鋼筆前端凝著未乾的墨水,滴下就會變成美麗的圖片。



  湛藍的天空,梅雨盡消。

  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拉比就這樣看著年代走過。

 

  拿著筆的時候就覺得有很多人登門造訪,輕輕的腳步,沉重的踏步,皮革鞋底或絲綢褲腳的摩擦,聲音交雜像舞曲般旋動。



  有時候是千年伯爵從房門外探探頭,搖晃他那與容貌不符的可愛高帽。

  科穆伊室長拿著試管咖啡,不知又配了什麼新配方,後領被瑞巴班長拖著往回走。

  有時候亞連沃克頭頂那個像玩具的魔偶在房門外徘徊,靦腆的笑笑。

  緹奇彈彈手指,舉起高帽,紳士地敲了敲門。

  神田優握緊愛刀六幻,刀鞘在門上畫著美麗的異國文字,門外徘徊。

  莉娜利輕步跳躍,腳尖點地,壓在門檻上的關鍵位置很有爭議。



  人們來來去去。他微笑著接待每個人,然後他們說故事。

  關於自己的故事,關於自己知道的故事,關於自己身處的年代的故事;關於某個異鄉的故事,某個遠在天邊的奇幻,或者哪一天的夢。

  拉比點頭,適時說聲"真有道理",振筆疾書的手急速飛舞,字跡只有自己看得懂的凌亂,寫滿了好幾大本沒有書背名稱的記錄。



 

  「哪,我想跟你說些事。」

  蘿特坐在椅子上搖著雙腳,貌似天真的舔著螺旋狀的彩色棒棒糖。

  「好哇,我很歡迎。」

  「……不過你到底是在記些什麼啊?家庭作業的年紀早過了吧。」


  下午的陽光沒有清晨爽朗,悶熱的氣味像蒸籠,緩緩的料理著。那簡直就像某種必定的儀式,溫暖的重覆著dejavu,如未能完整的夢。

  橙橘色偷偷移動角度,顏色越深,影子伸長,沾染枕頭,棉被還留有睡眠的縐褶,凌亂滿舖。

 
  「嗯,這是個連續故事吧。」

  他想想,寫下第一行「只有入口的故事。」



  ──因為出口在血液裡哪。

 

 

 

 

 

 

 

 

 

-----------------------------------
 
  標題的典故出現於Norton文學導讀序章,顧名思義說著一個會說斑馬語的暹羅貓的故事。

  譯名是我自己的解讀,不代表任何立場。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