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灰人】Haar  濕冷海霧

拉比單品。
-----------------------------


  鞋跟磨損露出傷痕累累的皮革,長靴扣環半吊不掉,黯淡的金屬有些許銹蝕,接縫露出灰色塵末的堆積。

  半沒入銀杏樹下的破碎啤酒罐,玻璃邊緣閃過太陽溫度,確實的溜走,不確實的回流,從樹根散熱。



  「旅行的意義是什麼?」他們問。  

  「看。」他回答。  

  「旅行的真諦是什麼?」他們問。  

  「呼吸不同地方的空氣。」他回答。



  咬著船票,他想,從裡面咀嚼出海浪的聲音,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踢碎那些將來出現在船後的白色浪花。

  若是如此行過就只剩記憶。他微笑。像極了另一章的善良Peied Piper of Hameln。



  「知識的真諦是什麼?」他們問。

  「了解。」他回答。

   「知識的意義是什麼?」他們問。

  他吹了聲口哨,搖搖食指,帽緣的延伸線直指太陽,在藍天四散。

 

  「嘿,你問倒我了。」他回答,鞋尖踢起地面灰塵。

  「或多或少的義務吧,我想。」


 

  坐在簡陋的褐色木箱上吹著口琴,他用眼睛刻畫人類文明。


  "哪,我始終擁有半個浮士德的靈魂。"

  半個。

  只有半個。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