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黑籃】銀河之下

※ 超能力黑籃:綠間/赤司
※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現實orz

-------------------------------


  謠言四起,聽說赤司把自己藏在京都某個角落的花園裡,偶爾上課偶爾考試,但多半獨自一人蹲坐在園裡看照不知給誰觀賞的花朵。

  不同於赤司給人的高壓的印象,他種植的並不是溫室藍玫瑰,而是在式庭園裡冬日的山茶,初春池邊的鈴蘭。想像裡赤司穿著和服外罩披肩,或許彎下腰對柔軟的鈴蘭微笑,或許白色山茶襯映一頭紅髮,或許紅色山茶的鮮艷都落入眼底,他纖長的手指輕托花萼,露水沾溼髮尾衣擺,霧色裡閃動光芒。

  聽說赤司戰敗誠凜之後隱居在那樣真實又意識性的花園裡,帶著淡淡的微笑悉心捧起纖弱或大度的各花種。



  綠間花了不少時間打聽花園所在,又花了不少力氣推開竹柵欄,霧裡幾次都要滑倒,緊抓成列樹叢裡扎刺的枝梗,手心滿是傷,肩上都是雨水拍打過的漬痕。

  當他終於踏上花園石階,時序已是鈴蘭含苞待放,紅白山茶鮮艷的花瓣地毯踩得柔軟,踏步厚實過於奢侈;而初春的濃霧漸散中赤司抿嘴歪過頭微笑,眼裡飽含流轉的閃爍。

  綠間有些困窘地撫平一路來起皺摺的外套,他沒想到赤司能笑得如此輕率,只覺纏著繃帶的指尖微微顫抖。


  這裡的色調比想像中柔和,舉手投足間都太不深刻,細水流長太過悠然,空氣中飄蕩著淡淡的悵然所失。
  他抬頭眼見紫橘暮色漸遠,在他們的沈默宇宙裡,繁星閃爍吃掉空虛;綠間分不清楚到底落在手上的是自己的汗水、赤司的眼淚、還是想像或現實裡剝落的星屑。

  眼前無垠夜空的深藍某處正有星雲爆炸、黑洞吞噬,燃燒聲、咀嚼聲、批哩啪啦——但無論聲音或這一刻,於他們所在的時空裡都靜止而不受干擾。
  赤司和綠間只是沈默著在星空下測量踏步的距離,寧靜地等待銀河水流,聽哪片花瓣落在池水的清脆輕吹漣漪。



  「…之間離了多遠?」綠間看向赤司,抬至半空的手不知是要伸出、還是猶豫該如何擱置尷尬。

  赤司先是向著對方測量似的眯起單眼,又抬眼看向夜空,微笑著輕聲道:
  「......一萬光年。」

  綠間深吸一口氣苦笑「這麼遠啊。」

  他伸開手指又緊握了幾下,像要確認手裡確實的指甲痕跡和空蕩的掌心,然後邁開步伐踏上石階;五步之後站在赤司的身邊回復沈默,順著對方目光遠眺太多顆星裡閃爍的誰。



  他們就這樣站著,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或許是好幾光年的旅程、或許度過一個季節、或許幾分鐘,或許只有幾秒),流星彗星都竄過身邊,在魔法故事裡化作斑斕的顏色爆炸。

  他們等著,直到綠間感覺到赤司的體溫靠近傳至手臂,透過空氣,然後透過直接的身體觸覺。


  或許這時太陽終於要從背後升起,腳邊融雪漸漸透出嫩綠,凍僵的臉頰呈現粉紅,想像裡蒲公英的金黃和白羽取代寒冷,鈴蘭花瓣尖端滴下晶瑩的露水。

  而赤司沈默,試探性的手指輕觸綠間手背。
  輕碰下又彈開,他幾乎要懷疑接觸的瞬息,直到下一刻赤司再度嘗試輕輕摩擦他的指節,不出幾秒冰冷游移的指尖又想逃開。

  就要因天亮而褪去深幕的星空漸淡,而綠間的視界模糊,淚水洶湧地在胸口重擊,直盯著遠方星影溶入天色而不敢回頭,得要咬緊下唇才能抑制自己出聲嗚咽。
  感覺得到兩人相鄰的肩膀被凝結的冷空氣濡濕,而赤司的呼吸吐出白霧,一次一次都更接近、一次次都更溫暖。

  綠間深吸一口氣。
  趁赤司的手仍然猶豫,一把緊緊抓過對方的手,十指相扣。














---------------------------

想嘗試的短打。對於花園的設定其實是到中段發現自己的構想現實又不現實,連帶和什麼的距離也變得模糊。
噯忽然發現我對綠間不錯耶XDD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