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Milex】樂觀的懷疑論者

※ 西洋樂壇好友檔創作(Miles/Alex)
※ CP意味不明顯,文尾弱爆orz
※ Alexa才是主角(?)XDDD

-------------------------------


  才剛走過吧台轉角,Alex就聽見他再熟悉不過的清亮笑聲,伴隨手鐲碰撞玻璃酒杯的脆響,不用多想就能勾勒出對方一頭深褐髮絲蓬鬆甩動,瞇眼仰頭笑起,修長手指翻弄項鍊的模樣——太過突然。
  突然得他按捺不住焦躁的腳步幾乎奔出,原本萎靡的姿勢也瞬間挺起背脊,急著伸手抓住那隻白皙細瘦的手腕。


  「Alexa!」

  紅色薄唇輕輕一抿,烤漆般色澤飽滿的指甲輕點細煙,Alexa貓似的勾靈大眼轉了轉微笑著。

  「嗨,」她的聲音依然低沈壓抑的喉音,沙啞地抓著粗糙的砂紙表面,似笑非笑的魅惑從不吝嗇。
  「好久不見了,Alex。」

  「你在這邊做什麼?!」他忍不住再上前一步、幾乎顯得太窘迫「今天是Miles的慶功宴,你在這......」

  「很痛、Alex,很痛。」對方指向不知不覺被勒得過緊的手腕,卻一臉不痛不癢。

  「………這點抱歉了。」

  Alexa故作輕鬆地聳聳肩甩甩手,笑容依舊。
  「我在這裡會讓你很困擾嗎?」

  「我問你為什麼在這裡,這明明是......」

  「是啊,這是Miles的慶功宴。」她接過另支煙悠閒地吸吐出灰茫的煙霧之後才回頭,Alex近距離才注意到對方有些酒酣暈起臉頰紅暈,拉開嘴角的大幅度笑容仍如記憶裡一般迷人可愛。
  「這是"MILES"的慶功宴,Suki來了、模特兒界的朋友來了、所以我也來了。」


  ——很合理。他在心裡暗歎了聲,想當初他也是這樣和Alexa認識的。

  「…Alexa我們分手了,所以這......」

  「嘿,我知道我們分手了,我也不是為了你來這裡,」Alexa看似輕鬆地轉身背像圍觀賓客「所以不要太緊張了好嗎?」

  Alex無法反駁,煩躁地咂了咂嘴,想想幾年前的自己可能只會窩在角落看Alexa四處招呼,然後啃著自己手上的Bacardi,咬咬檸檬一臉酸楚。


  ——那和現在有什麼不同?
  沒有。他對自己說,只要忽略正在香檳塔前歡鬧、一手高舉酒瓶另一手摟住金髮女孩兒的Miles——其實沒有不同。

  絢麗如啤酒氣泡的金黃燈光洒下,水晶燈太過華麗(或者說正適合Miles的品味)地閃爍著輝煌年代,到底是想度過什麼樣的光彩糜爛,眩目而讓人心慌。
  他們,他看見和Miles分享著對舊時代的迷戀,光裸的身體摩擦腳背,勾纏四肢還有過近的凝視語即將接吻前那麼榮耀、那麼純蠢、那麼相視微笑無聲的片段;而那個女孩、那些女孩在哪個飯店大廳、沐浴在驕傲而華貴的燈光下,今晚和Miles共度了什麼樣的榮光?


  「別用這麼可怕的眼光看啊。」Alexa漂亮的手指擱在吧檯,隨著震耳欲聾的音樂有一下沒一下地打起節奏「會讓人覺得被瞪了。」

  「說這種話……我們已經分手了。」

  「你不需要一直提醒我分手這件事,我也聽說了那位新的美國女孩很可愛。」她嘆了口氣,有些苦笑有些笑鬧般半靠上Alex肩膀。
  「即使這樣我還是喜歡猴團的音樂、我也喜歡Miles,這沒你插嘴的份。加上多少都和這個圈子有關聯,冤家撞頭是很常見的場景。」

  Alex沒有回應,他想自己必是有點太過疲憊了,只有按按眉間試圖舒緩太明顯的意圖。


  「話說回來,你最近跟Miles相處還好嗎?」Alexa看似不經意地問,食指中指尖銜著煙的角度太過優雅,太剛好又太危險,微笑的角度如果輕輕一撥就要讓燃紅煙灰落進溫醇的酒中。

  「你要問什麼?」

  「嗯?沒什麼特別的。想說你和Miles總是相親相愛,現在不知道還是不是維持著?畢竟友好的關係是音樂人的命脈。」

  「……...這我會自己處理。」

  「包括他褲子裡的需求?還是他的才能?」

  她笑得太過開心,Alex的腦海裡響起警鈴,想像中消防警示燈在對方身邊盈著過於警示的紅,但他太想知道答案而無法逃開。

  「你應該比我更清楚,Miles很有才華。不過他太拘泥於自己的格局了。」
  Alex知道他應該要捂起耳朵不聽,但懾於Alexa太明白的微笑而無法動彈。
  「還是像哪個樂評說過的『和他的衣著風格一樣,華而不實、譁眾取寵』?」她輕笑著再點起一支煙「我個人是很相當欣賞這種時裝風格就是了。」

  不遠處Miles注意到Alex的存在,誇張地擺動雙手招呼,在劇台般的場景設定下簡直像某種馬戲團的表演。

  「……你沒有資格批評他的音樂。」

  「這倒是,我的確不是做音樂的。」說著她湊近Alex的耳邊——他以為那像電影慢動作的場景,鮮紅色的嘴唇微啓——「只是我不知道你爬上他的床是為了安慰、還是為了說服誰?」

  他必須過去、他必須抬起腳步走向Miles,那個他愛而愛他、在一起比什麼都快樂、做音樂做愛彈吉他的空擋接吻比任何事情都開心不已的兩人世界,Alex心裡吶喊著必須走過去呼應他的Miles才是。
  但現實裡他的雙腿像被釘在地上、拖著千斤重的錨鉤在酒吧裡沈醉於震耳音樂和太過歡快的氣氛的海裡,眼中只有Alexa笑得一如雜誌拍攝般完美的角度。



  「Simon和Garfunkel,McCartney和Lennon,還是最近的Gary和Robbie?」

  Alexa搭上他的肩膀,呼吸拂過他的肩窩,太接近而跨越界限的聲音直擊耳底,非常溫和而柔軟的體溫正不懷好意地笑著。
  「忌妒只是時間的問題,而你們有太多可以借鏡的前輩。我非常有興趣,」

  他幾乎有些緊張害怕的半回頭瞥向Alexa傾斜的高腳酒杯,指甲碰撞玻璃的節奏奏起不規則的音樂,香檳在細管杯型裡激起漂亮的汽泡,爆破的聲音輕鬆清脆。


  「做為朋友?戀人?音樂夥伴?相愛相惜?反目成仇?」

  Alexa的眼影閃爍派對裡爆出的各種輕率笑語,眼底映出水晶燈的碎片——又或者那是他情緒激動而順手打碎的酒瓶——那笑容像絢爛的漩渦,他想自己不是被迷惑就是太口乾舌燥。

  「你們會是哪樣?——啊,我可要仔細看清楚。」


  "Al!"
  Miles好像在喊著自己,他以為自己眼角餘光看到Miles向他招手,但回過頭卻只有對方摟著Sukie的背影,而Alex甚至無法看向Alexa。現在的他眼前一片灼眼的金光閃閃,只聽得見香檳泂泂下喉的吞嚥聲。












-------------------------

我...都不知道Miles什麼時候和Sukie分手的啊orz 就還是沿用了Sukie(笑)
把文章停在酒吧是因為這樣的Alex好像有點太心酸。所以在他去潑Miles一身酒、然後把人家抓到飯店裡以洗澡之名行上床之實之前,就先把場景停在這裡囉XD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