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黑籃】夜間卡片題#9 房租/月亮/星期六

夜間卡片#9 房租/月亮/星期六

※ 題目來自:http://weibo.com/the5th (卡片題目)
※ 超能力黑籃:青峰/黃瀨/灰崎
※ 半架空,依然是學生設定,不過沒有帝光沒有桐皇等,單純是男生宿舍的一隅。
※ 片段故事。

--------------------------------------

  餓壞了。

  青峰趴在桌面上齜牙咧嘴,原本就不怎麼親切的表情因為堆積的飢餓感更加扭曲,一陣劇烈的胃痙攣讓他再次鎖緊眉間,把禮拜日到禮拜五的媽媽都罵了一遍。

  ——而今天是禮拜六,食堂阿姨放假,週末狂歡夜裡整個宿舍鬧空城,連恐嚇蹭飯都找不到受害者。

  打球打到忘記時間,回過神才發現補給匱乏。青峰不止一次想稱讚自己的天才,順便把星期六裡看似歡愉的氣氛用凌厲的投球殺個精光。
  他也想豪氣萬千的說「籃球才是我的好朋友、我有籃球就夠了」,但事實是沒有戰力能源他想也動不得。

  巨大落地窗的宿舍凸顯空蕩而沒有回應的宿舍,晴朗乾淨的星期六晚上裡,赤裸的孤單被月光磨得銳利,一地清白,影子俐落的線條不容別開眼的敷衍。


  『咕嚕咕嚕~』
  ——肚子響聲太過孤單。


  『啪、啪、啪、啪』
  天花板傳來時快時慢的穩定壓迫聲,除卻床架嘎吱,他還能勉強把固定節奏想成運球的聲音。

  『啪、啪、啪、啪』
  節拍器節拍器,來想想小麻衣偶像轉戰歌壇的新歌,啦啦啦怎麼對上節奏......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幹你媽的要就打節奏啊可惡,還改三拍?!是太享受還變換就是了?!要嘛也是肉體啪啪啪吧?!」
  男宿除了永遠空蕩的冰箱之外,爛隔音就是另一名物。
  青峰忍不住體力不濟嚕不出力氣而大喊,隨之而來的空腹感再度把192cm的巨漢打倒在地。



  『啪啪、啪、啪、啪』
  不知是否回應呼喊,壓床的咿呀漸緩平靜,餘音猶存地沈澱,間或搭配幾乎不能耳聞的輕聲喘息。
聲音相當軟甜,聽得出刻意壓抑、又因此更顯可愛的神情,或許是埋臉於枕頭裡,或許是咬著自己的手唇,忍著卻關不住呻吟。
  ——光想像就可以硬。

  青峰乾脆躺在地板上,回想出入樓上灰崎宿舍的各種人。豹紋爆乳女、被騙的清純學生妹、看來口袋帶小刀黑人頭等,最近的是個金髮高挑、膚色白皙的男…男模特。


  『啪—啪—』
  終盤了。

  至少也出個像樣的聲音吧,還是沒影有聲也是一種樂趣......
  翻過身想像漂亮的臉埋在枕頭的模樣,有些不滿足而忍不住嘆了口氣。他可能在五月隨手的雜誌,或是籃球場邊披著落葉的路人間看過那個模特兒,或許在雜誌櫥窗裡食指按唇性感地勾眼。

  或許是金髮,或許閃爍晶亮的笑容,或許清爽的側臉。


  動腦就感覺到肝糖也要被分解似的危機而醒來,青峰半意外半懊惱地發現夜還沒過,宿舍依然唱空城,只有原本無機氣味的走廊傳來淡淡速食的氣味。

  ——什麼炸油糖分膽固醇現在都不是問題啦。

  青峰循著氣味爬拖出門,意外地追到樓梯間,想撲向食物卻因為從赤亮的房間、忽然轉暗的視線不適而停拍。


  「哈囉,是同樣肚子餓盟友嗎?」眼睛還不能適應部份黑,他只聽到軟呢的聲音配上吸泡麵的招呼。
  對方笑了笑,一抹金色從夜裡突出。

  「只有這種的喔。」



  樓梯間是如雜音幕的灰。
  從月光亮白的房間經過黑色走廊,青峰過了好一陣子才能辨認出灰色階梯、小窗透進月光稀釋黑,和這個時刻不符的燦爛笑容。
  金髮,白色T恤,輕鬆沒扣上褲頭的休閒七分褲,渾身都太過耀眼,只是淡淡披著一層疲憊——又或者是聞得出情色的笑容,脖子上不是吻痕而是咬痕。

  ——那個灰崎的訪客。


  「泡麵。」青峰顧不得初見面就指著對方手上一碗「還有剩嗎?」

  金髮男想了半秒,讓出紙碗「喏,只剩一半。」

  「沒有其他的?」

  「沒,就說只來得及打包這一些。」

  青峰二話不說接過保力龍碗,懶得吐槽突兀場景和太過自然的對話。


  「小青峰真的名不虛傳耶。」對方撐著頭微笑。

  「…你知道我?」

  「祥吾君說過,住在他樓下搶人家東西的小青峰的傳聞。」

  「這說他自己還比較貼切。」青峰噴出冷笑「......你是灰崎的訪客?」

  金髮男噘起嘴曖昧的笑了笑「打算借住一陣子。之前的房子有點問題所以得投靠他。」

  「怎麼,被瘋狂迷妹塞爆信箱之類的?」

  「嗚啊,小青峰知道我的事情耶~好開心~」


  笑得半顆真心,金髮模特兒身邊圍繞著乾淨的氛圍,青峰穿過泡麵鹹味和熱氣的間翕觀察。月亮在灰色轉角透露的清爽,對方笑起來眉眼彎起而盈著溫和光芒,手指纖長輕拍臉頰。

  想像的或許裡,明明才用枕頭埋住情色的喘息、金髮散落床單凌亂蕩漾、纖細的身體弓起——現在卻一身透明般單獨坐在樓梯間,眼神飄忽地避開白亮和黑暗。

  像隻貓。他想那真奇妙,倒也不願戳破,
  青峰不無真心地揚眉牽起嘴角。


  「……灰崎很不中用,你也該知道的吧。」忍不住放輕手勁揉亂對方蓬鬆的金髮,手指停留對方眉角。

  他靠在彎起的膝蓋上微笑「不然要跟著你嗎,小青峰?」

  「......你叫什麼?」

  「黃瀨。黃瀨涼太。」

  說著黃瀨回應似的伸手輕碰青峰肩頸,等青峰一回頭馬上戳到臉頰,一臉「抓到了」的笑容。


  「哪,怎麼付房租?」
  他笑意滿溢地問,指甲修得漂亮的手指順著肩頸有意無意地摩挲按壓,隨著下顎線條挑逗地拂上耳垂。














-------------------------------
藤卷對灰崎太不公平了,創造出個角色卻沒有內涵沒有完整的作用(只有功能性的爆了黃賴的腳),太可惜了!
所以要給他一點甜頭?(笑)
想像中黃瀨是清爽飄忽(沒什麼重心原則?),有點狡詐又故作可愛的感覺。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