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動畫[K]】週日早晨的日常

※ [K] 宗伏(禮猿)青組室長/猴哥,但是多半出雲&伏見對話XD
※ 出雲視角
※ 突發,所以篇名其實沒什麼意思orz
※ 即使這樣我還是很愛吐槽這部動畫XD

-------------------------------------------------------



  「……星期天早上九點。」

  只打開五公分的門縫裡露出伏見皺著眉,一臉還沒清醒的低氣壓「草薙哥這麼早在附近按門鈴又抽煙的,會被當成可疑人物帶走喔。」

  「咦~十九歲青少年的體力怎麼像個老人,」草薙叼著尚未點起的煙,一如往常的悠閒調侃「小伏見這麼懶散?」

  「…是不是大概二十五歲的人都這麼纏人啊?」

  「嗯怎麼?你很有心得嗎?」趕在伏見猛地要關上門前一刻,草薙伸腳擋在門檻「呀啊啊啊好痛好痛,小伏見這麼狠、我要去跟小八田告狀喔。」

  「美咲?」

  看對方反射性地停頓,草薙知趣地扒開大門「對啊對啊,你看你就這麼糾結小八田......喲,」不請自來地踏進玄關,草薙終於看見週日伏見剛起床的模樣,忍不住吹了聲口哨
  「這麼性感?看來我有很~多要告訴小八田的事情呢。」

  伏見轉頭「切」了聲,動作有些僵硬地聳肩,身上只穿著一件襯衫,又因動作撩高衣料尾稍露出裸大腿,而過於寬大的肩線和正好垂到大腿的布料長度凸顯出那並非自己的衣物。


  ——這就是通稱的男朋友襯衫吧?
  畢竟178公分以上、穿左扣襯衫的女性大概不是伏見的喜好。草薙看在眼裡兀自點點頭。


  「小八田大概會說『不知廉恥』之類的話喲。」

  「呀~這樣純情的美咲真是讓人按耐不住~」伏見看來很是愉快,似乎高興得眼睛都瞇起想像「會不會臉紅?會不會生氣?啊~小童真的反應真讓人期待。」

  「我會把你這樣子完整地告訴他的。」草薙搖搖頭,看似不經意地打量伏見的生活空間——比想像中乾淨,看垃圾桶裡的垃圾食物殘渣和鞋櫃上雜亂的小物倒說不上整齊,而繞過牆壁後的浴室傳來明顯第三者的淋浴聲實在太搶戲。

  「不過草薙哥應該不會為了小美咲來到我這裡吧?」
  像要打斷草薙的審視,伏見在恰好的時機插話,移動位置遮蔽對方視線。

  「的確,我是要來給你這個——」說著他遞上一直掛在手上的紙袋「上回你們Scepter 4的冰原女王在我這邊忘了把這些特訂的紅豆餡拿走,想說帶來讓你交給她,順便來參觀一下前部下現在的生活。」

  「淡島副室長的味覺真是令人難以認同......」

  「對吧。」盡量抹去對話的不自然,他笑道「明明你們青組的品味倒是不錯啊,還給你找了這麼像樣的公寓。」

  「政府力就是有錢有勢,很適合我,不是嗎。」伏見收紙袋,意思性地點點頭。原本正想送客的手都伸出要開門了,猶豫片刻又笑了起來「不過就是隔音有點糟。」

  「隔音?」

  「對啊,聽說住戶常會抱怨。」伏見壓在粗框眼鏡下的笑容裡參雜情色的想像「噪音啦叫聲啦,或是星期天早晨叫個不停的門鈴之類的。」

  浴室的水聲還未停歇,他當然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多少聽得出伏見想劃清勢力的語氣,不過他還不懂原因。
  面對伏見的意有所指,草薙微笑著想翻開打火機點煙,想著這小子怎麼就幾年長成這麼誘人的角色,拱起的鎖骨上正好有暗紅色的吻痕——草薙暗不作聲,眼角同時掃視玄關各項小物,忽然明白了什麼,猶豫片刻忍不住苦笑收起打火機。


  「……虧我還想,要是把東西直接送去小世理那兒也不好,結果拿到你這裡竟然也挺麻煩。」

  「嗯?」

  「在你這裡留下煙味恐怕會不好受。」草薙抬頭點點角落「看來你的最新興趣是拼圖?」

  伏見倏地抖了下,像被踩到尾巴的貓,跳起來看向身後的盒子,知道無處可躲之後搖頭嘆氣,幾秒後終於卸下草薙一進門就弓起的背膀,放棄似的斜靠牆雙手環胸,揚起眉有些勝利地微笑。


  ——喲喲,就是這種少年可愛又性感的轉變讓大叔受不了啊,小猴子。
  草薙揚起苦笑,想必浴室裡那人也有類似的感想。


  「草薙哥有意見嗎?」

  「沒、沒,哪來意見。這就是你說『大概這個年代的人』的原因?」草薙忍不住笑出聲,擺擺手想揮去伏見曖曖敵意「嗯~真讓人意外,我以為你中意的是小八田那類型的呢~」

  「美咲不同啊,那麼可愛的美咲怎麼能拿來跟大叔比較呢?」


  他正開始覺得這段抬杠有趣,還想回嘴的同時,水聲忽然停下。

  能聽見浴室裡打開隔間的聲音、從架上抽起毛巾的摩擦聲,或許水滴順著瀏海滴下——空間裡流動的氣流似乎不同,伏見瞬間站直身體,咬了咬下唇示意大門所在——送客了。

  草薙很享受地看這小子困窘的模樣,這次倒很有興致想點煙。


  「還有什麼事情嗎?」伏見這時眼明手快地上前壓住自己抽出打火機的手,對煙味相當有警覺。

  「——那~順便幫我傳個好像很重要、卻又不怎麼緊迫的消息吧?關於赤王的,」草薙聳聳肩收起煙盒,想自己倒也不是什麼喜歡紛爭的人,只是有些惡趣味。


  「就這麼說吧,還請青之王多多關照我們家的。」

  「嘖,周防哥嗎?」伏見看來是不自覺地咂嘴。

  「雖然我覺得說不說都一樣,畢竟宗像さん一向很關注尊的行動......」



  咿呀——

  「伏見君?」


  碰!



  房內的浴室門才開,草薙馬上被踢出大門送客,外加一記用力甩門。

  「哎呀呀,好無情,小伏見怎麼變這麼粗魯哪......」被送出門外的同時實在壓不下微笑,草薙終於能點根煙,煞有趣味地想像起門內小劇場。



  『伏見君,有訪客?』

  草薙瞭然地搖頭笑出聲,竪耳傾聽。
  週日早晨的公寓區還沈睡著,走廊間的盆栽翠綠得扎眼,偶爾傳來高空的鳥啾聲,溫和而沈澱安靜的早晨。陽光從天井灌注而下,白熾得像假的,連走路搖晃的影子都如此絕對。
  和伏見的對話簡直像夢境,過而無痕,被那扇門鎖住——或者說是他被那扇門鎖在不真切的世界?像踏在堅實而不現實的白色豆腐上,顏色都太過強烈。


  『……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那是什麼?』

  『有人送來淡島副室長的東西。』

  『喔呀,淡島竟然這麼不小心嗎?』


  他靠著欄杆抽起菸,想伏見必定若無其事地聳聳肩,一面躲避青之王咄咄逼人的眼神。


  『其他......有沒有什麼是要交給我的?......嗯?伏見君?嗯等等......』

  『沒有。才沒有給室長的東西。』


  草薙能想見精明的十九歲少年咂舌了聲,像書頁翻起毛邊般、尚未被承認的酸味情緒悄悄發酵。
  伏見會不悅的皺眉,然後想掩飾臉紅般,乾脆丟下淡島的紙袋而撲向二十四歲的大叔,在對方笑出聲之前用否定的答案阻擋住任何赤色印象,像要阻止什麼般擁上早晨少有的熱情的吻。



  ——啊啊,這樣的小伏見真是可愛多了~

  他忍不住哼起歌走下樓,足音回蕩。
  想伏見所言甚是,這棟大樓的隔音還頗糟糕。
















------------------------------

青組室長/伏見不足(敲地板)
看了EP07之後伏見小媳婦的印象越來越深XDDDD不過還是要趕在被打臉之前先隨筆撇一撇。要是我工作也這麼有熱誠就好了(淚)
即使如此我還是對[K]有不少怨言(笑),但就是因為有期望所以愛吐槽嘛XD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