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DRRR!!】夜間卡片題#49 寒冷/窗簾/腳步

夜間卡片#49 寒冷/窗簾/腳步

※ 題目來自:http://weibo.com/the5th (每天一卡片)
※ DRRR!!/靜臨
※ 來神時代速寫。

---------------------------------------------

  那兩個人被稱為24小時戰爭組,又或者該稱之為「24小時LoveLove戰爭夫妻」——岸谷覺得這稱呼實在貼切得可笑,無論是戰爭的部份、或是夫妻的假設,日後的池袋密醫想起自己的見證,忍不住笑得肩膀發抖。



  「那隻死跳蚤給我跑到哪去啦——?!」

  框噹!

  伴隨著吼聲而來的先是沈重的腳步聲,像大象發怒前蹭蹭地板,然後是東西被甩到牆上的各種聲響:水桶打到置物櫃、玻璃碎一地、或者還有人骨頭被擊中的哀號。
  岸谷等到哀聲平息片刻後才敢從平和島身後探出頭,看一整條走廊狼藉,興奮之餘再度感歎怪獸級、絕對的破壞力。

  倒成一片的是橘色,看來是隔壁的池袋高工。原本來神所處之地也不是什麼和平位置,今年又加上幹架目標靜雄、和惟恐天下不亂的臨也,不要說校內鬥毆,光是應付外侮就天天吃不消。


  「啊啊啊啊,死跳蚤你在哪裡——?!」

  今天又是『小心學童』。新羅從打架的空隙觀察,看平和島揮舞那根標誌像用長刀,動作俐落帥氣(當然這是不考慮武器重量的狀況下),拉長肌肉的線條幾乎太過美麗。他偷偷想接近,卻被平和島野性地察覺狠瞪,也只能一臉沒事地笑著跳開,手上拿著採取樣本的鑷子,轉而掀開昏迷的敵校對手衣服。


  「…我想今天可能不是臨也的問題喔。」

  「啊?!」看來靜雄正氣在頭上「無論什麼都是他搞出來的啦,這傢伙現在到底在哪裡?!」

  「我說嘛,你看。」岸谷抬頭指向樓上教室「連他都要被逼到窗口了,這次可能......」

  「啊啊啊啊啊啊好啊你這跳蚤!!!不准給我亂跑!!!!」


  「小靜你也看看場合,」折原拿著小刀一面想和闖進教室的兩個外校生對峙,一面沒好氣地回應「明明我也是受害者啊。」

  「一定是你又去到處放火、搞得別人跑來尋架吧,啊?!」

  「哎喔細節就不要在意了嘛,小靜你是這麼小心眼的傢伙嗎......」


  砰!


  這次是〈禁止通行〉變成標槍飛向三樓,不偏不倚地砸破折原所在教室的玻璃。
  岸谷一面吐槽這種國士無雙的怪力早該代表日本參加奧運,怎麼會被埋沒在這小不起眼的高中、和那三八的情報小商人攪和不清?!這鎗還丟得真準,剛好斬斷一大片玻璃,直接折損包夾折原的一個人,剩下......


  「不好!」岸谷有些著急地跑向平和島「靜雄,你把往教室後門的出口砸爛,臨也沒有路逃出來了啊。」

  「啊?!」

  「對啊小靜你怎麼就這麼笨我這樣要是傷了死了你怎麼賠哎喔我可是無敵無雙的情報商要是因為你的失誤而出了什麼問題你要怎麼負責任......」

  「吵死了!!!」平和島順手又拔起另一根〈速限20〉「你那也才二樓......」

  「數錯啦,他那裡『有』四層樓高啊!」看熱鬧的其他人似乎全都起鬨了起來。

  「嘖。」


  岸谷不太確定自己是否應該擔心,看著教室窗簾在折原背後飄起、像電影般搭配好的壯麗場景似的,要是這是吳宇森就會有兩隻白鴿飛過火圈——在夕陽斜射的現在豈不正好?!


  「喂跳蚤,你磨蹭什麼?!」平和島不顧旁人眼光地大喊。

  「我可不像小靜你那怪物力,要是出了什麼錯可就.........」

  「囉唆什麼啊?!」


  新羅有些意外地看著平和島向高處伸出手,一片熾紅燒在臉上,不顧折原突然愣住、白色窗簾好像戴在頭上飛舞似的,怎麼平常不要臉地就夠純情。
  實在是肉麻得打起一陣寒顫,他吐槽那到底還是夕陽,平和島直腸子怎麼想得到折原那無謂的小心思。


  「快點啊!」平和島再次大喊。


  岸谷也不急了,後退一步雙手抱胸忍不住苦笑,看折原回頭又射出兩支小刀,彆扭地看向不明所以的平和島,想著要辯解臉紅是因為打架氣溫、是因為夕陽,而白紗窗簾飛舞得像拖地頭紗。

  ——然後跳下。


  一腳踩倒平和島身上,趴著又立刻跳起。


  「靠你幹嘛?!」平和島吃痛地叫喊。

  「要從四樓高的地方跳下來當然要找個堅固墊背的啊小靜你整個人都是堅固墊子嘛我還沒有告你怎麼這麼僵硬一點都沒有避震緩衝效應我腳也很疼的啊~」

  ——喂喂,是怎樣,話都說都糊成一團啦


  「啊靜雄!那邊有人也要跳下來了!快點去把剩下的雜魚解決掉!」他識相地拉起折原,隨意指了個方向就拉著對方逃跑。

  「我可不是免費靠墊啊!?喂跳蚤,你有沒有在聽啊?!」


  體力不如人,最後變成是折原像要逃離似的拉著岸谷狂奔,跑過大半校園,繼續要衝出鐵絲網。岸谷在喘氣之餘看向折原,對方一臉窘迫卻又難掩興奮,他忍不住微笑。


  「——靜雄那無意識的溫柔很可怕的喔。」

  「吵死了。」

  「沒關係的,臨也和剛才的夕陽都很漂亮喔~」

  折原嘟起嘴故意別開眼神,倒是什麼話也回不了。

  「那…應該說新婚恭喜?」

  「沒有宴客啦!」


  橘紅得太過豔麗的夕陽緩緩下沈,從還沒有建起Sunrise City的工地遠處隱沒。在他們的城市裡、在他們的回憶裡、在他們牽手跑過的路段裡,不合時宜的青春戀愛小品(或城市戰爭大亂鬥)明目張膽地發酵。

  池袋戰爭夫婦今天依然正常運轉。












---------------------------------
這篇的畫面其實比較適合圖像(笑)你們快結婚orz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