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黑籃】赤司視角

黑子超能力籃球,基本上赤司獨白,有微微黃->青(但是沒有故事orz)

突發想不到題目。想到的篇名都太近身了,實在有點羞orz

-----------------------------

  聽說那種情緒叫做「寂寞」,不過也就是聽說。赤司的視野像從小丘上往下俯視,天上都是星星,黑夜裡腳下的什麼都看不見。

  連自己的影子都像是白的。



  「噓!快看!那個就是傳聞的赤司君!」走廊轉角有哪個女生像是看著珍奇異獸般偷偷盯著。

  「那傢伙超強,什麼『勝利是身體的一部分』,靠能說這種話的真令人火大!」哪個學長一面咬牙咬緊吸管,不無讚嘆不無忌妒的說。

  「像怪物一樣。」誰都笑得真心,咧嘴的吐出的話語沒有表情。


  ——也曾經有過這樣的事情。


  「赤司君,我、我一直很喜歡你!」女孩的聲音顫抖得好像隨時都會哭出來「啊、請等一下,我不是想要和赤司君有什麼進一步發展。真的…赤司君太厲害了,我想我跟不上赤司君的腳步。只是想把自己的心意說出來而已、請、請不要為此感到困擾,我不會再打擾你的。」

  而他不記得女孩的臉,因為她說話時一直低著頭看不見表情,只剩不安穩、幾乎不能耳聞的聲音還留在腦海。
  明明自己就直視對方卻對不上眼神,好像誰都駭於見到異色雙瞳而移開眼。靜靜地隨時間,女孩變成當天校舍後的陰影,模糊的灰色天空,還有櫻花謝後滿地飄散、被泥巴碾碎的花瓣,


  ——也曾經有過這樣的事情。


  仗著師長對他的信任,赤司常留校到晚上,單獨在人群漸散去的校舍裡捧著棋譜漫無目的地游走各個走廊。

  當下空無一人的校舍裡只有他的腳步聲,踏破堆積的校園活動的影子卻從不參與——是的,他只是懶得承認,其中當然有對腳下庶民的輕蔑,他解釋那並非瞧不起,只是不屑為伍。赤司揚起嘲弄的嘴角而貼近,然後劃出深深的壕溝,盡全力不讓任何人看見。

  在獨自徘徊校舍間時,他看著影子漸斜、直到地上只映出白色街燈和窗稜倒影而能感到平靜;格狀窗稜和棋盤非常相似,赤司合起手上棋譜踏步,想著兩方都是世界。

  寂靜在降溫之後更加喧囂,想像裡社團活動或青春洋溢的笑語悠然穿過身體,校園喧鬧過後蒸餾成空氣中躁動的幻影,餘溫還在卻已沒有實體,而那些離自己遙遠的打鬧叫喚都圍繞,只是沒有受話方而徒然。

  那些還帶著溫度的氣流碰到自己就會漂移散去,赤司反而覺得自己才是隱形,觀察著氣流晃動、聽著聲音、破碎之後被現實中冷風敲打窗戶的咯咯聲吸收。他再怎麼樣都是隱形著,觀察。
  只能在右手握緊王將,用力得要把那形狀刻印進掌心。


  ——哪,如果把全世界都扼殺掉,那我的寂寞就變成理所當然,就再也不必使用這個指涉詞了。




  有時候赤司鎖校門前會看見黃瀨留在體育館邊,在死角曲起身體避免被發現,壓抑著啜泣聲,卻停不住抽動的肩膀。
  在那小角落裡所有微弱的光都爭先恐後地游向他,赤司有種錯覺以為黃瀨自體發光,卻只是靜靜看著,看他身上盈滿失望而近乎絕望的光芒。

  赤司想那應該與黃瀨手機的通話記錄脫不了關係,一連串三十通都與青峰相關、那欲蓋彌彰的小秘密。

  窩在角落的黃瀨真是非常可愛,他這麼承認,奮不顧身追著青峰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回頭硬撐著招牌笑容——那種太過用力的憧憬、無用的枉然——可笑得令人喜歡。

  而不願意承認的是,他幾乎痛切地明白那些光芒的意義,像極了他每一步踏在夜晚校舍裡的影子。



  「為什麼要選大輝呢?」他偶爾會問黃瀨,或多或少帶著嘲弄「選跑在你前面的人,難不成你想當隻貨真價實的獵犬、追著網球跑?」

  這個討論從來都沒有確切的答案,只有黃瀨抓著赤司站在身邊的衣角低頭啜泣。

  「為什麼啊……可是小赤司,」黃瀨提到青峰的聲音裡總是帶著令人心疼的苦笑「我的生活真的因為小青峰而有所不同喔。大概是,我知道我還不是一個人,還有人在前面——嘿嘿,雖然這麼說是很自大啦......」


  他有種衝動想告訴黃瀨,關於青蜂今天早早結束社團活動衝去街頭籃球比賽、把和黃瀨1 on 1的約定拋在腦後;他想戳破那個秘密,為了近乎自虐自嘲的惡趣味,想看看這個人到底能多堅強、想看看所謂不無聊的生活到底有什麼有趣。

  而黃瀨不明是以,甚至還有帶著些許感激般抬頭尋找赤司,無法掩蓋眼底的不適應而勉強笑著。


  「只是果然,有時候還是.........」

  但是那自作聰明的聲音不知為何卡在喉嚨,看著黃瀨只顧著向前跑的的身影,赤司無法言語(在還沒被發現的冰山裡他會承認那叫羨慕),只有夏日的蟬沒有影子的噪音充斥,消失的句子就像蟬透明的翅膀一樣枉然。



  「哪,涼太,我來幫你吧。」
  甚至在赤司自己瞭解這句話的意義之前,他的手指已輕輕勾起黃瀨,輕輕握著像某種許諾。

  ——因為我是這麼的寂寞。


  「嗯?」

  「我來幫你吧,幫你打醒那個109黑皮,助你的願望成真。」

  「咦?小赤司?」黃瀨明顯有些退縮,但是沒有收回手「......為什麼?」

  赤司思考了片刻,或許那在黃瀨的夏日午後只有五秒鐘,然赤司的眼裡已經瞬間跑過不同畫面,包括那些夜晚裡印在手心的將棋刻印、那些包圍著他卻不在其中的吵鬧、那些他的山丘視野上可以摘下的星星。


  ——因為我非常的喜歡你,所以我要讓你非常幸福。

  他想著該如何跟黃瀨說明,也或許就此不言,只是握著溫熱的手。
















---------------------------

一開始是想到最後要怎麼結束而寫,但是從頭開始寫漸漸會有點疲乏orz(所以中段有些不連貫了)。
赤司的最後一句很讓我傷腦筋,意思類似,但換個字就會完全不同。像是「因為我是這麼的喜歡你」,感覺就很不一樣,或者是「所以我要送你所有的幸福」之類的......
嗚啊好煩惱。

而且寫到後來我才發現,其實赤司滿有趣的(笑)但是這篇實在很突發,我沒有太多時間空間去發展這個角色orz
題目也真的是想不到orz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