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陽炎/カゲロウプロジェクト】半場心得討論 I.

說半場是因為現在故事還在進行中,還有許多疑點,為了以後被打臉做點保險(笑)。
這篇共分三部分,有點長orz 我每次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長舌orz
還請多多指教(鞠躬)


OK(笑),這是為我自己打氣的開場白。

一直遲疑要不要做這種對作品的心得探討,因為很容易被原作打臉(笑)。
不過我一邊寫是一邊想要怎麼看待這個世界觀的,所以都是個人意見和釐清(笑)請勿戰。

這篇是我自己對カゲロウプロジェクト(以下簡稱<陽炎>)故事、架構和特色的一點心得。
無論是已經知道、或是還不知道<陽炎>的人,我都推這部!節奏輕快、內容/世界結構把握得很剛好、角色非常吸引人(各種屬性都有XD),很適合(也即將)被動畫化!
大家都快來跳坑!XD

<陽炎>是由在niconico網站上活動的作曲家/小說家自然敵P(じん=JIN)所創作的一系列作品,從Vocaloid歌曲開始大受歡迎,歌曲突破百萬點閱,以此為契機發展到小說、故事、漫畫、動畫各種形式。
故事內容環繞在主角伸太郎(家裡蹲)於平凡的某一天出門,和自己手機裡的人工智能ENE一同出門,意外遇上挾持事件,因此與神秘的「目隱團」相遇。該團團員各自擁有不可思議的背景以及力量,牽扯出關於「現實世界」、「虛幻世界」、「人工智能/人造人」等,互相扶持、相處、反擊等故事。

--大綱是這樣?(笑)


(心得下收)

niconico進攻到主流世界,雖然還不能因此證明主體大眾對次文化(尤其在壓抑的日本社會)的認可,但是能夠獲得極大支持、素人發展而成另一產業,niconico作為網路平台的積極性真的很讓人感動!
這次<陽炎>的多重發行是滿值得探討的一個部分。科技讓資訊傳播、喜好靠網路散佈,媒介起點不只是傳統紙筆而是網路、影像科技的多媒體,這個管道不僅制作產出、甚至成了通路自成一種「標誌」,非常有趣!

我是藉由歌い手排行榜上的幾首歌而被吸引進<陽炎>裡,點下故事內容和P站之後發現......
我喜歡セトキド(SETO/KIDO)啊啊啊啊!!你看那個有黑化潛力的セト(SETO 森林男)、可愛度破錶的キド(KIDO 團長),同為目隱團第一第二手,有沒有很有戲!!!!

OK(笑),這篇應該是要討論內容的,好我們重來一次。XD

詳細關於<陽炎>角色設定、故事設計等,請參閱:http://blog.xuite.net/pp55555/vocaloid2/62445256
這個網站有一系列詳盡的故事介紹,很推入門瞭解!

我推セトキド!!!(好了快點開始XD)


以下是關於故事的世界觀、角色群,和設定的一些特點的心得。

這只是個人想法,也只用到目前公開的資料,日後或許公式會有相當不同的詮釋也說不定。討論裡很多部分看似太明顯,也部分作者或許沒有想太多,而我對文化背景部分也那麼瞭解,其實一面寫也一面心虛orz......
不過比起刻意設計的橋段,作者沒有意識到他的佈局,更能看作「下意識的文化產物」,能夠揭出一點這個作品的時代性特質吧,我希望啦。
哎,不過連我都想說漫吐版常出現的臺詞:幹嘛這麼認真?大絕招orz


‧ 故事

角色群大致可分為2.5個族群:
1. 青少年:主角+目隱團
2. 大人:科學家組織
0.5 偽大人/小孩(時間流動與常人不同):梅杜沙、MARI(マリー)、電腦程式ENE(エネ)(?這個我還不確定)

基於這種分法是以時間觀為基礎,並且主角群設定對抗科學家族群的反抗,所以我大致上把這個故事看作成「成長故事」。

當然還有另一種可能性,就是其實故事的現實是另一個非現實,則世界架構有三層:
1. 實驗世界 (科學家創造)
2. 故事世界 (故事發生背景)
3. 現實世界 (可能是梅杜沙自身力量所創造、其實大家都在試圖擺脫2,最終目標是青少年族群聯合大人族群,想要突破到3. )



大致把走向看清之後(ex. 主題為成長的話)故事主軸變得比較清楚:

「請給我世界革命的力量—!(少革啊XD)」


(笑)跑錯棚。意義上是有點類似。都是想要「突破世界/體制」。

這種「突破性」和是成長故事的重要元素,尤其常在日本的動漫世界裡出現。
ex. 將EVA解釋為家裡蹲要走出房間到社會,也是類似的觀念。
壓抑的次文化和主流作對照(尤其在日本的較為壓抑的社會環境下更是如此),niconico本身的存在也有類似意涵。由次文化/動漫為基底,發展成被稱作「日本的獨特youtube」的網路大站,甚至由此發展出主流市場所接受的各事業(音樂、動畫、演唱會平台等等),是個非常值得探討的社會現象。


回到<陽炎>。



‧ 世界

主角群是要對抗什麼呢?

梅杜沙試圖創造一個「永遠的世界」。
因為想和喜歡的人類在一起,無奈自己不老不死,但對方必將凋零而無法長相伴;倍感寂寞的梅杜沙試圖把這種想望化為「永恆」,在不會終結的世界裡和自己的戀人永遠在一起(Everlasting/Eternity)。

科學家組織(大人)支持,加上科學家自身親人(文乃/AYANO)去世而想要喚回些過去(推論),所以開始發展相關科技。基於如此類似的希望(回到過去、永恆),而造出「實驗室界」。

兩者的希望都是扭曲時間,然(設定在類似讀者所處的時空中)對現實世界而言把時間空間鎖住有違自然,永恆是不可能的概念。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必須實現mortal(必須死)的歷程,而唯一可以超脫這個迴圈的只有更高層次的存在(目前看來是ENE、KONOHA(コノハ/人造人)和梅杜沙,都是「非人」。

同時,永恆的閉鎖性(時間空間),對照主角伸太郎(シンタロー)家裡蹲(物裡確實的)、ENE所在的電腦世界(隱喻式),好像也有類似的效果?

而冒險主軸主題是要藉由這些契機,對於囚禁自己的時間、空間(永恆)做出突破。
ex. 主角出門遇到事件、MARI離開森林、目隱團的元老3人逃離科學家實驗的測試者(以前應該是一直被拿去在實驗世界的永恆裡做試驗),覺得受迫害/受不了而出走。


換句話說,對於「永遠、重複、沒有開始沒有盡頭」的時空感到不滿而出走。可以詮釋為成長的背景、想打破權威者(大人)所建構的世界(永恆/無限迴圈)迷思的一種想法。


--這裡有個奇妙的文字遊戲:曾幾何時「永恆」變成了一種牢籠?
「永遠」這概念應該是無垠的,沒有終點或界限。但這個故事裡的永恆卻是閉鎖性的(實驗迴圈限制了空間-城市,還有時間-陽炎城市裡重複的8/15日;家裡蹲的房間;ENE的電腦界限),角色也因此所苦受限。

或許是因為它的「不可能性」而讓憧憬變成一種限制。





‧ 角色

先題外個我覺得有趣的矛盾。
故事裡對「不可能的永恆」帶有憧憬的是大人(科學家/梅杜沙),對照組想做出突破的卻是青少年(主角群像是要擺脫青春、要成長、要提醒「永遠」的不可能性。)。
在故事裡提供可解法的人是小孩,而大人卻一頭鑽進不可能裡。
角色/人真的是隨著時間就會成長嗎?假設成長是為了變得更好(進步),那麼隨時間將變成有著徒然希望的大人,真的有在進步嗎?
我個人對這樣設定有反應是因為本身(內建)以為「長大了是否就應該變得更好?」(王道式的進步觀想法),所以覺得這種倒錯認知很奇妙。。

另外,反抗的過程本身可視為「青春」。
用這個角度看來,<陽炎>內涵了許多溝通、自己定位、反抗的情節,就像成長中尋找、建立定位的過程吧。

——這沒有定論。我想這也凸顯出一種對時間不同的看待方法。



在「成長」的前提之下,角色的定位就很關鍵。

果不其然,主角群的年齡定位為青少年。
(同時,作者今年21歲,正好也近似於故事所述內容(所以方便性熟悉性也是一點吧XD)。



角色群的設定有幾個特質:

1. 對抗性
2. 溝通
3. 市場


1. 對抗性

這個很直白。成長程度沒有辦法作為平等比較的基準,「時間」的無情而不可違抗,就變成了權威(像是把學生分到不同年級,也因此產生不平等的學姐弟妹的階級關係。)
所以依照年紀可以解釋成青少年vs大人。

也可以解釋成對抗體制大環境,不願意接受成長為大人的心態和世界觀。
在想要「救出」其他實驗體的這種理想裡,先行把科學家團體定位成「打倒的對象」,並且滿足「英雄式」和「完成任務」的自我達成。
ex. 在陽炎城市裡HIBIYA最終願望是「拯救女孩」,這種自我的悲劇式英雄幻想。



2. 溝通

(一般論)青少年是探討自己和世界的關係的時期,也因此產生許多與人、與世界的摩擦。

目隱團團員的特徵看來是:因為自己的特點而不善與人溝通、「不想做現在的自己」。
基於溝通需要雙/多向進行,所以故事裡想找到自己的定位、同時探索與他者的相關性(向外也向內)。
ex. MOMO(モモ)苦於能力影響,直說想要變『普通』。

目隱團體現了青春期所害怕、所期待,對於外界不信任(對抗),卻又想融入(溝通),甚至不惜放棄自己特質(能力)的態度。

有一點一直讓我很在意。我沒想到會讓MOMO態度強硬到說「我不要當現在的我、我只要和一般人一樣。」
這句台詞非常強烈,講明了想要「屬於群體」的渴望。這點會不會日本民族性有關?就是群體大於一切(很強的社會群體控制性);比較起來這句話要是用在個人主義盛行的國家,想受注目都來不及了,在這個作品裡卻被設為缺點,甚至目標是要溶於社會裡。
(…EVA的LCL?無論解為正反,提醒了「融於社會」的個/群體焦慮感。)



3. 市場

動漫小說的主角多定位在青少年來觀察成長。一方面是因為上述2.,另一方面應該是客群關係。

niconico用戶從動漫出身,觀眾散佈10-40區間,高度集中於剛才/尚未脫離青少年期的20代。
市場的背後因素很有趣:為什麼在這個年齡代?因為閒嗎?因為共鳴需要嗎?還是因為主流社會似乎不承認「成長的大人」還帶有類似的迷惘?

而主流市場抗拒的其實是什麼?
村上春樹的<海邊的卡夫卡>、希臘悲劇的<伊底帕斯王>、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從某程度而言都是以「成長」為主軸的作品,但是主流市場並沒有排拒它們。
難道是文字作品和圖文創作有不同的接受度嗎?(但又,<未央歌>似乎就是某個時代限定!?)動漫為什麼總是被稱作「孩子的東西」(台語常用)?

——扯遠了。我對這些問號並沒有回答。
不過這裡扯出社會對文字、<陽炎>本身(代表niconico/年輕世代)和視覺文化的相關性。




非主角群的大人族群:沒有資料orz
目前可以討論的資料太少......

但有點端倪又不太清楚的是實驗目的。
目標是完成「不會完結的世界」,然而去測試青少年(各種實驗)的目的是「測試精神境界」(--上述網站的資料)。

這根本就是迫害啊orz 某程度就變成了1.的論點;少年(HIBIYA)的目的在於自我實現(完成目標:守護女孩),然而權威只是在壓迫......而陽炎城市的對抗結果則是青少年獲勝(逃走)。

這裡好像出現了什麼線索。

假定目隱團元老一樣是為了逃離這種精神壓迫,那麼成功逃離/打破迴圈的方法有二(也可能是層次):

1. (目隱團)自己意識到「要逃離」、「想改變」這一點。

2. (ヒビヤ/HIBIYA)去守護別人(ヒヨリ/HIYORI)。非常王道(老梗),日本電視劇愛用的原理「Love makes me strong」(日劇Buzzer Beat台詞)。
似乎也有東方文化裡的「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為了別人』是崇高的無私」的感覺。




⁃ 能力、溝通

反覆提及的閉鎖時空可以延伸至「如何看待世界」(能力)和溝通能力(管道)的小討論。
不過我累了XD 而且資料目前還不足,所以只能大略列出來。


I. 能力

能力的使用條件還不明朗,如何發動、相關規定等等都沒有清楚的設定。
「目隱」到底是「自己消失」還是「別人察覺不到」,結果雖然類似,但是經由的路線大大不同;「目盜」所截取的資訊到底是什麼(視界?資料?認知不等於視覺資訊喔)?有選擇性嗎?;「目欺」是改變「自己在對方眼中的形象」,然後呢?(有點不太明白)如果KANO把自己在別人眼裡的形象變成該人的朋友,但是開口說話還是KANO自己的聲音才對(只變了外貌/視覺效果),不就露餡了?——還是說,改變視覺形象就會改變其餘感官認知?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都和「目」相關,也就是都和「視覺」相關。

眼睛變成了決定性的力量。<陽炎>把「視覺」提升到和世界的接觸,打個比方,資訊和認知不是儲存在腦內、而是在眼睛裡(SETO的能力奪取);而個人對周遭的影響是藉由「映在對方眼裡」的形態,這個視覺資訊如何被傳達、如何被接收,而得以操弄(カノ/KANO的能力)。

「視覺」被強調成是角色認識世界、世界認可角色的主要媒介。
明明有很多不同的選擇的(腦內認知啦、觸覺感官啦等),但是這裡獨尊「視覺」。相當有趣的選擇。或許是因為現在的世代對於眼睛所見、視覺文化的依賴?



II. 溝通

音樂在這個作品裡有作為橋梁的意味。而這不僅僅是故事裡的元素,更是作者和現實觀眾交流的方式。

目隱團團長KIDO的代表元素之一是音樂(ipod)、SETO向MARI提出向外走出去的媒介也是ipod音樂(空想森林MV)、MOMO奪走對方目光(積極接觸溝通)的方法也是透過音樂。
音樂在這個作品裡代表了通路;但同時KIDO的音樂裝備提到戴著耳機聽音樂,這麼一來不就是另一種隔絕了嗎?

採用「音樂」這個處置,一方面是把聽覺提升到溝通橋梁,在聽覺經驗本身的意義上,代替口拙或是內向的人,與外界產生共鳴,。
一方面應該是為了配合在niconico上所po出音樂作品,為了讓聽眾和內容能夠有所溝通,而放入這種熟悉的元素,表示故事世界觀類似現實世界。




I. 和 II. 所提到使用的兩種感官(視聽覺)在作品裡的運用成了建構個人感知這個世界的媒介。

--為什麼不是觸覺?為什麼不是嗅覺?

感官經驗相當主觀,是個人的情感反應所製造出的世界形象。這種選擇多少體現了現代一般人對世界的認知,特別仰賴於視覺/畫面沖擊,和音樂/聽覺/旋律作為溝通手段。(我們看來可以覺得很王道,但柏拉圖大概就不這麼覺得了。)

自從攝影技術發達、流行音樂普及之後,我們所建立出的世界形象變得相當不同。
以往可能依賴文字敘述和教導才能知道世界的模樣,現在的我們以為照片、搭配聲音的新聞影像就能反應「現實」(但這真的是現實嗎?)。
一方面雖覺得「每個人感覺/詮釋都不一樣啊」,一方面又極度依賴其他有力勢力所創造出的視聽覺產出(照片、音樂等等)來表示自己。

我不是要討論所謂「現實性」,而是想提出,藉由<陽炎>的產出,可以觀察到現代尊崇視覺與聽覺建構世界認知,這種看法。而我們吸收/接受的快速程度,也能解釋成我們對這種知覺方式無異議。



--<陽炎>本身的表現方式也是同樣的運用,或者應該說,<陽炎>本身就應驗了視覺/聽覺為主的溝通。

一開始從音樂(聽覺)入手、搭配MV(視覺)、用網路(科技聯絡網)傳播,<陽炎>本身的存在就像把故事搬到現實(聽眾)所在的世界裡,有點像「雙層的陽炎城市」的感覺?(笑)
從此<陽炎>受歡迎、登上Oricon週間小說排名No. 1(本週)的現象看來,再次驗證現在大眾所認知的管道,的確是以這兩種感官入手。因此在<陽炎>裡這樣的背景力量(認知)直接影響故事設計也無可厚非啦。



--(臨時加上)剛才看到,作者自然敵P出身於北海道的小鄉下地區。

作者本身的背景應該也是影響作品形態的一大要素。作者JIN的出身地鄉下到小學全校只有12人(他還因此笑說要是組成一般4人制樂團,那就是全校1/3都是樂團人了耶XD)。
(以下是推論猜測)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夠接觸到更大世界的應該就是藉由多媒體,像是電視、網路、音樂。這三種媒體傳播都是經由聲音&影像(無法傳遞其它像觸覺嗅覺等等)。同時,相較於單向的電視&音樂,網路更成了溝通管道大宗。
把這個時空搬到<陽炎>,作者所處的現實環境某程度也在閉鎖裡,而能夠擴展認知的感官(視聽覺)就組成了新世界(網路)。

我想這樣有限制性的成長背景建立了作者的認知管道,因此加強視聽覺在作品裡的呈現,把自己的體驗方法看似理所當然地融入故事世界觀裡。






故事內容大概是如此。(分段)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