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自創】自以為是的辜負

Raya單人。

-----------------------------------

  這是個很微妙的平衡,開冷氣太冷,只有電扇又覺得全身黏膩。

  ——總覺得連語句都像模仿他人曾經的句子,卻又想不起到底從哪裡抄來。


  Raya一肚子無從發洩的焦躁,更像是對自己的憤怒與挫敗感,遲遲無法入睡,腦子又無法停止運轉。
答案的去向不明,其實連問題都不曾釐清。(太過明顯而不敢疑問?)

  她迴避太清晰的思考和鮮明的記憶,雖然說靜下來就可以找出細節,她卻連回憶都不願意細數。(現在,現在還不願意。)
  太張揚的線索,太直接的差異,太過宣判似的昭然。

  ——是輸了。

  哪裡曾經有比試?

  不過是自己連開誠布公的勇氣也沒有,何曾來比試?



  形而上的思考是沒有出口的迴路,不得踏入過深卻無從屏棄。
  第五支Lucky Strike敲空煙盒,一面擔心嗓子暗啞,一面期待下次買菸和雜貨店老闆的交手。
  Raya急得停不下握筆的抖動,表面上卻不願表現無助。
  她總是如此,意像都不願明說,想法不願張揚,不願意用易於瞭解的文字表達,只是躲在看似複雜實而膽小的論述後面,其實都只是虛張聲勢的掩蓋,用華而不實的字句刺探。


  來瞭解,不要看透。

  孤獨其來有自,名為自由然是自恃傲骨。


  她不確定,在終要天明,燃燒菸尾的螢幕刺眼光芒之後,到底是想哭的情緒抑或落後的不安。
  咬著指甲,刻意隱藏主詞,無法抽離卻又無比低落。

  ——放棄該在過去,但眼前漫漫。










----------------------------

想是這些人裡只有Raya會這麼正直的想著。(苦笑)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