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DRRR!!】夜間卡片題#42 咖啡/浴缸/森林

夜間卡片#42 咖啡/浴缸/森林

※ 題目來自:http://weibo.com/the5th (每天一卡片)
※ DRRR!!:靜臨(平和島靜雄/折原臨也/4213)

-----------------------------

  「嚇!」

  冰水衝進鼻腔瞬間凍僵腦袋,折原立馬從模糊的意識裡驚醒,雙手緊攀陶瓷邊緣撐起,嚇得大口喘氣。

  身體浮浮沈沈,濕漉漉的觸感黏在額頭,全身被水包圍。好冷,衣服緊得不能呼吸——浴缸裡?!

  ——好,很好,無敵的萬事屋快想想這是怎麼回事。
  折原睜大眼睛深呼吸,快速迴轉腦袋檢視現下狀況:他穿著衣服、冰水浴缸裡、不知道為什麼好像睡了很久。


  這不是自己家。

  但自己應該沒有認識類似品味的人,再慘也不會用金水龍頭配白色陶瓷、金腳獨立浴缸、甚至黑白格瓷磚地板。
  折原暗自吐槽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場景,但現在記憶一片空白,看是冒出個帶錶的兔子也不奇怪。

  沒有頭緒。
  思考找不到出口而抬頭往前一看,假眠中的看守人是金髮的墨鏡男,穿著小領結還歪一邊的酒保西裝,搞什麼指節看來很粗糙,要是拖曳自己到這裡的話不會留下傷痕吧。咦等等——

  小靜。



  「嗚啊,天要亡我!」折原誇張而戲劇性的倒回冰水裡,直打哆嗦又跳起來,卻因為衣物纏身沒辦法踏出浴缸。
  「小靜把我賣掉了嗎?腎呢?內臟都還在嗎?冰塊夠嗎?求救電話呢?怎麼這浴室連鏡子都沒有啊?Char-lie-*!」

  「跳蚤你在幹什麼?!」平和島顯然被折原一系列大動作濺起的水花驚醒,衣服溼了一大片,面露不悅「你睡冷死算了。」

  「………我只是睡著了?」
  折原先確定水中沒有血跡,自己身上除了肩膀有點脫臼之外沒有外傷。

  「嗯,醉死睡著。」

  「小靜把我帶到這裡的?」

  「不然能怎麼辦?!」平和島焦躁地摸出煙盒,卻因為濕氣遲遲點不上火「你在賽門那裡拼命灌酒,鬧得整家店把你丟出來。」

  「為什麼是怪力小靜來帶我?」

  「…你以為你很輕啊?」

  「哼,小靜真不溫柔。」
  不正常人在不正常的狀況下表現的如其自然——折原如此寫照,甚至故意噘起嘴討不滿。

  稍微確認自己所處的狀況之後,仗著平和島還沒完全脫離嚇醒的起床氣,折原多少有些愉快的泡進水裡。
  躺臥的姿勢漂浮,冷意滲入骨頭反而相當舒暢,還沒完全溶解的冰塊靠在太陽穴,冰疼得頭都痛了起來。



  「手脫臼是小靜的傑作吧?撞到什麼了?」

  「……你自己撲上去抱住電線桿的時候撞到的。」

  看平和島頻頻避開自己的眼神,折原反而有些莫名生氣,忍不住向對方潑水,又是惹來一陣罵。

  「靠,超冷的!跳蚤幹什麼啊?!」

  「喔,小靜的感覺神經沒有和肌肉一樣壞掉嗎?」折原滿足的趴在浴缸邊緣,眼神一瞥冷笑「很過分耶,把我埋在冰水裡什麼的,又讓我脫臼又想要凍死我啊?!」

  「明明是你自己說肌肉痛!」

  「哈?」他意外的皺起眉「小靜竟然也會推卸責任?什麼肌肉痛啊?!」

  「你自己說的啊!」平和島忍不住脾氣,說著伸手探入冰水池裡一把抓出折原「你明明喝醉亂說些什麼,每天跳上跳下電線桿很累之類的鬼話。這不是肌肉痛是什麼?!」

  「………...所以就把我泡在冷水裡?」

  平和島惱怒地擲下2/3菸,微星火掉入浴缸前發出細小的燃燒聲響,然後像今天早晨難得的和平一樣化成刺鼻的煙。

  「幹嘛,不行啊?不都說冰水有效?」不耐煩得他忘記兩人太靠近的距離,額抵額地叫囂「我還去找冰塊耶?!」

  「把整人泡進冰水裡?!」
  折原忍不住爆笑,噴得平和島一臉口水也顧不得「噗哈哈哈哈哈哈,完蛋了小靜,你是天才耶、超天才啊!肌肉痛就把人整個泡進冰水裡、還加冰塊?!要是感冒我一定告死你。」

  「你搞什麼不知感恩啊?」

  平和島氣得大手一甩把折原又丟回水裡,大力氣相應的是豪華的水花,這次濺得連金髮都受波及,折原更是高聲大笑停不下。




  「算了,原本就覺得你不會感恩。」平和島隨意梳過頭髮,彎腰在座椅附近東摸西摸,還真找出一個杯狀物遞來。
  「喏,咖啡。不要說我把你凍死,不然我怎麼跟賽門交代。」


  微仰頭從氣窗小孔裡看見微亮的灰色天空,折原暗自判斷所在位置大概在池袋Sunshine City南側——栗楠會地盤?
  晃著頭的平和島終於又點上香煙,裊裊燃起的煙霧漸漸模糊視線,他乾脆閉起眼。
  聽到早班電車剛發車,除了自己渾身帶水這點鬧笑話之外,是可以回新宿的時候了。

  城市裡的日出多半是陰鬱的,今天當然也不會例外。然平和島轉身的角度卻反射出金色的耀眼,那讓折原忍不住想觸碰、那讓折原欺上的靠近,直到要碰著平和島的髮尾。



  「幹嘛?」

  平和島明明全身都披著溫暖的金黃,墨鏡卻半掛露出兇惡的眉毛,瞪著折原幾秒才放棄似的歎氣,甚至有些尷尬地搔搔頭。

  「想接吻?」

  動作比思考快了一步,折原下意識的點了頭。
  在確實反應過來之前,平和島已經伸出手,狠狠扣住他的後腦吻上——很溫暖。有淡淡等待和陽光的味道。


  吻很深,很滿足,除了折原覺得舌頭幾乎被凍得無法好好蜷曲運動,快喘不過氣時還想把咖啡潑到對方身上。

  等等,不對。手中杯子輕得不對勁。即使從浴缸裡劇烈地直起身仍然沒有任何液體流動。
  ——收回前言。



  「什麼嘛。」
  折原生氣地捏爆空紙杯,把早一滴不剩的咖啡杯砸向平和島。

  「嗯?被喝完了?」
  對方不痛不癢地接下杯子,回頭翻找椅子上的紙袋,回頭又丟來塑膠袋裝食物。
  「早餐總行吧?」

  「小靜好過份......這是什麼?」

  「奶油可頌。」

  「......奶油呢?」

  「找不到。」

  「嘖。」折原翻白眼,不悅地咂嘴「小靜超過份。」



  不問為什麼平和島留下來等他這個醉鬼,不想問對方為什麼如此聽話。於是折原只是靠在浴缸邊緣,小口囓食已經乾硬的麵包,看平和島一派自然地又坐回椅子,好像這個場景再平常不過。

  陽光開始鋪下影子,冰水也被氣溫和體溫漸漸融暖。


  「你買的早餐?」

  「不是。是跟著小茜的栗楠會小嘍囉買上來的。」

  「所以這邊的確是栗楠會的地盤。」

  平和島按耐不住「你正好醉在這附近,有什麼辦法?」

  「.........過份。」他擰起鼻子冷哼。

  「所以說你幹嘛?」

  ——怎麼搞得好像是沾了別人的光。
  折原只能繼續瞪視對方,沒辦法解釋自己莫名的忸怩,那太小家子氣、又太過暴露疼痛。



  平和島無所事事、不時用腳打拍子,沒有樂曲的節奏漸漸加快,趕不及、卻又像是急著要趕上。
  陽光掃過金屬水龍頭而露出不合時宜的銳利光芒,已經是明晃晃的白天,氣溫開始飆升,理所當然感到煩躁的時刻。


  「小靜。」
  「啊?」
  「小靜。」
  「啊?」
  「小......」
  「你到底要幹什麼啊?!」

  折原很是得意的打了幾下水,水花四濺而他一臉滿意。
  「我是要說『小黑桑波**』。」

  「啊?!哪來這麼不三不四的名字?日本人嗎?」

  「噗哈哈哈,」折原忍不住再一次爆笑「嗚啊這麼好笑,小靜你是打算殺了我嗎?!」

  「那樣最好啦!」平和島招架不住,憤怒的跺腳連續踩破好幾塊瓷磚,憤而拿起外套就要走。


  「小靜,等一下。」折原趴著向對方招招手,想是這種賣萌難以抵擋「你知道小黑桑波的故事嗎?小黑桑波用新衣服交換、然後各個老虎爭著誰最神氣的故事。」

  「......那怎樣?」


  固然平和島是不會懂的,但仍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回靠近。
  折原對此感到無比快慰——理所當然地在對方靠近的同時發動水波攻擊,噴得整間浴室鬧水災。

  而趕在對方生氣前,折原愉快地伸手環住對方彎下的肩膀,夢囈似的輕喃。
  揉亂一頭金髮,手指順勢摩挲額頭,折原擁上平和島,越過對方的肩膀看見萬丈光芒的太陽鋪散眼底,城市反射一片金黃,飽滿得讓他牽起微笑。


  「——整個森林的老虎都化成奶油了***。」他輕吻平和島的金髮低聲說著。












---------------------------------

*Charlie是隻獨角獸(笑)出自網路系列動畫,詳情:http://ppt.cc/Mvip
**小黑桑波是童書故事,內容是小黑桑波把新衣服都給了老虎,之後各個老虎互相爭執追逐、繞著樹幹跑而化成奶油......詳情請見:http://ppt.cc/YWyD
***稍微改動,原文是村上春樹<挪威森林>一書裡對「喜歡」的對話,詳情請見:http://ppt.cc/ZJyt

這篇沒有劇情orz
寫完之後想,或許讓折原不斷繞著平和島跑、化成奶油也不錯(笑)
雖然我一直說我不太喜歡折原,但是他那種(自以為是)的鬼靈精也是可以很可愛的嘛XD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