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自創】鋒利的寂寞。

Fran中心,單人。

---------------------------


  酒精的飽脹感仍在腦部奔馳,幾乎要疼痛的悸動衝擊每條血管,全身都聽得見心跳的聲音。

  衣物散撒一地,桌面全是衝動購物後的賬單,餐具零落碎在水槽,只有空氣隨著音響的重拍Bass線緩緩移動。
  Fran浮沈於模糊而短暫的睡眠,睜著雙眼,在現實的夜半裡審視可能發生的夢境;覺得身體的重量過於輕浮,抑或是飛行的錯覺讓人迷眩,周旋在現實的幻覺裡,迷茫得失去方向。


  ——她想,記得不久前的日記早已出現過這一幕。

  重複。


  日光活動時間已經沈寂,夜卻尚未深得足以入眠,她只得倚著閃著尖銳光芒的廚房流理台,幾乎無意識的削過一顆又一顆蘋果。
  只要瞇起眼,街燈都會閃爍。然後那些話語、那些揶揄、那些毫無目的也無從依靠得勾肩談笑,都可以輕易被疾駛而過的車前燈甩過。

  ——只要能這樣就好。


  Fran緊閉起眼,咬牙而使得下顎線條倏地僵直。

  關於其他人的幸福,關於人與人之間的界限,關於無法確切執行「自己」而渡過的時間,關於這些毫不確定的假惺惺。
  有些時候,整個世界就像走不完的中學時期,各個人交換不同語言不同時態不同表情,近乎幼稚的揚起嘴角,努力把自己塞入尺寸步合的模型裡。

  ——不是這樣的。
  她試圖向自己解釋。

  ——所有人都擺著幸福罷了。


  盯著自己的指尖,忘了到底何時何地指甲都已經逬裂;喉嚨莫名的癢,想開口卻找不到適合的聲線。

  窗外週末派對的人群高聲呼喊,Fran短暫想起觥籌交錯間互相的言語,高漲著情緒,毫不真誠。高聲尖笑、誇張手勢、挖苦的言語,都為了填滿可能沈默的空白,就怕不自在彰顯出落單的不安。

  迷茫地坐在餐桌前,眼神游移著,想找到安全的落腳處。過了好久,她才發現自己的目光已經停留在水果刀上。
  幾分鐘前還切著水果,把玩在手上的刀刃,在週五夜晚暖黃色的廚房燈下閃著冷銳的光。

  濃重的夜裡飄著蘋果的清香,幽然。
  掉不出眼眶的淚水在胸口洶湧,翻覆得幾乎要發抖了起來——她以為這或許可笑,卻久久無法移開目光。


  明明只要刀刃架上橈動脈,心跳就會不由自主地飆快。
  即使如此,無數夜裡仍盯著完美線條的鋒刃,寂寞的要死掉。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