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自創】夜行於積雪的時光之上

Liam獨白。冬天的夜行巴士小語。

---------------------------------



  視線是黃橘色,而窗外一片白雪茫茫——啊,是路燈,Liam忽然這麼醒悟。

  長途巴士啓程第五個小時,他看見高速公路反向來車被大雪困住,只能暗自希望自己的方向依然安好。
  黑夜裡白雪特別醒目,連掛在十二月隆冬枝頭上的霜降都顯得脆弱而寂寥。這是多麼奇異的景色,兩旁是白雪覆蓋的小丘,整台巴士在沈默中切開盈著橘黃色路燈的黑夜,安靜地前行,而他在鍵盤上忙碌的手像是彈鋼琴似的美好。

  其實他在心裡已經暗罵過不知道多少次,車廂內包覆著接下來十幾個小時的各種氣味、兩人座上塞三個乘客的擁擠,無法伸直的手和強忍酸痛的背、一有人吃品客洋芋片馬上無所遁形。
  有人帶著酒味上車、有人尖叫笑鬧——是了,他怎麼都忘了,會在這種時候搶這種車票的都是搖搖晃晃的人們、或是窮到連屁股都找不到的學生啊。

  Liam想著又嘆了口氣,有些暴躁而徒勞地調整姿勢,一抬頭望見撲面而來的雪花碎片,在傘狀路燈照明下飛舞,衝撞車窗。


  他試圖把感官延伸出室外,想像著在冬夜公路上的雪天裡,世界的寂靜。

  從眼前跑過的小客車像流星,偶爾樹枝承受不住霜而崩斷的聲音指示著時間,回想的引擎聲彷彿不是機械,而是哪裡的低吼,隨著遠去又被覆蓋過得車輪軌跡漫漫消逝再看不到的路的盡頭。
  成排的路燈和奇詭的顏色簡直像外星般的景色,安靜地呼吸著,觀望。

  而那是白色的雪,穿雜在雜草間、樹枝上、停駛的卡車車等、卡住車窗的縫隙,飄落在肩上化成水雪。


  Liam想起,這是他今年遇到的初雪。
  在布魯塞爾瀰漫著尿臊味的車站外(他不是第一次這麼想,但怎麼好好一個歐盟首都的車站可以髒亂成這樣?當然這裡或許有政治意識作祟),被疼得割人的水氣刮傷臉,疼得以為是冰雹。


  初雪。

  ——他把臉埋進雙手,像祈禱般的姿勢,向不知名的寰宇附上一個人的重量。


  Liam漫無目的的望著窗外,眼神從漫無焦點的戶外白雪皚皚盪回自己的倒影,又再逸散。

  他看著自己。少了鏡前的扭捏,被孤立的氣氛裸露出自己,無法逃避也無法坦白。
  好多事情、好多年、好多時間從身體理穿過,而他的身體依然有如少年的自己,掙扎著在棱角分明和柔軟的身段間。

  ——十六歲的自己,二十歲的自己,現在的自己。
  他有些矯情的想,這就像和以往的自己對話,卻無法抑制忽然洶湧的酸楚。

  ——哪,Liam,你花了多少力氣把少年的軀殼和面容緊緊刻在現在的身體上,直到再也無法脫下呢?

  ——而這些弄假成真,是否真的值得?



  現實裡Liam嘆了口氣,試圖吹去瀰漫車內的嘔心氣味,閉上眼隨著車身晃動而緩緩前進。

  他們在無聲的時光中潛行,沒有前後、沒有順序,沒有分以往或是未來。想像中這條路有如切開了時空界面,歪斜地在超現實裡滑過。






















--------------------

標題只是想把所有意像塞進去(笑)。
寫於2011冬天。不知道記在這邊適不適合,當時正好遇到些事情(好像每年冬天和多雨的春天常如此),想著到底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呈現,也在思考著Liam的走向,就寫了。
是說,不知道日後回頭看,會有什麼感受、會記得當時自己在想什麼嗎?真是奇妙啊。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