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M. slash】Left Message

Disclaim:完全性自high的隨機model斜線文。
通常都是我個人對此人的看法或形象,符合的故事線等等,所衍生出來的。

此篇出場:Hugo/Boris
----------------------

  拿著手機不說話,留言就從話筒李如海潮班陣陣襲來。收話人只能靜默,別無選擇地單方面接收。

  從某個遙遠的星球看來,鏡頭拉遠,這是多麼溫馨而寂寞的畫面。

  夜晚的重量不輕不重地拂過肩膀,溫柔地放下輕如鴻毛的壓力。

  Boris收起手機,有些不知所措的茫然。直到Hugo端出簡易義大利麵的映影倒在面對暗夜的大玻璃窗,香味的形狀化溢成菸的影像。

  湊合著生菜、蕃茄、Mozzarella Cheese和奶油義大利麵,半夜兩點的晚早餐。

  咖啡的溫度流轉成街角路燈的顏色,沉默地在雨過後的街道沉澱。

  沒有音樂。

 


  「女朋友?」Hugo語氣平板的問。

  「嗯。」

  「……怎麼了?」

  「她說,西雅圖的雨連續下了三天都沒有停非常沮喪,但是想必我在巴黎應該還在工作,顧不到這些吧……然後,」弧型玻璃的透明扭曲過現實的面相,無辜的礦泉水和溫暖的嵌燈,黑色木椅端莊。

  「她很嚮往巴黎,有點羨慕我,可以拿到時裝等等的。」

  「是暗示吧。」Hugo用於問句的結尾的肯定語氣。

  「或許是吧。」

  「還真是獅子大開口。」

  Hugo聳聳肩。毫不在意地填滿只剩三分之一的啤酒杯,泡沫綿密浮起避免爆破的事實。

  「不過那並不是難事不是嗎?」

  眉角上揚,狡黠帶著疑惑和試探性的攻擊,或是躲藏的窺視。

 
  「……你指哪一個?」Boris累得不想在對話上繞圈。




  對話戛然而止,秒針的聲音突兀,從夏天的巴黎夜晚躁動裡浮出。

  白日壓縮的乾熱累積,像事物龜裂的裂痕在牆上留下未曾文飾(連意圖也沒有)的痕跡,迸出的水滴順流而下。那像是,穿過暗示的地圖。

  沉默的影子和有意識的尷尬爬進,路口唯一深夜營業的中東雜貨店,招牌霓虹反射交叉口凸面鏡,在呼嘯的車身上留下殘影爪痕。

  意識浮沉。




  「然後,」

  「女朋友的電話?」

  「然後她說,晚安。」黃澄的燈光要把背影吃掉似的,從邊緣模糊。嚼動生菜的聲音嘎滋嘎滋嘎滋,狡猾的麵條溜過叉齒「還有我愛你。」
 

  雨水殘留,從夜裡踏過街巷水漥的鞋底,孤獨而明顯地填補不被說出口的聲音。

  淺色木桌上只有形狀沒有顏色的影子,推推空杯示意加水。

  從細頸玻璃瓶中,咕嚕咕嚕川湍而落下。

  水線升高。



  「那還,真是貼心。」Hugo低聲回應。


  刀叉交錯撞擊磁盤,叮叮咚咚和秒針的速度節合成拍數固定的節奏。

  腳趾尖在桌面下試圖碰觸對方,沿著皮膚的刮痕想起時間的前行;互相描繪著美好的形狀,脛骨以降收起的弧線,黑色長褲裡赤裸的腳踝,近乎蒼白的膚色。

  膝蓋交疊,收起尖銳的指甲。


  連啤酒裡上升氣泡的聲音也清晰可聞。

  他們帶著微笑,優雅運用手腕品食,眼神半垂著專注,用眼角盯著對方。


  「那,你怎麼回答?」


  Boris語調平緩「那是電話留言。」

 


  擦拭著被清洗過的餐具,右手和Hugo左手接觸,輕聲pardon,再度分開。

  燈光透過木色溫暖地座落,簡潔俐落的乳白色流理台嵌在淺褐色木紋櫥櫃,黑檀木把手沉默。濺出的水滴圓潤地靜躺,顯微鏡般縮小空間。

  水聲干擾。


  Hugo的腕骨突出,陰影適度在峭麟的角度,絕對的線條和不超分毫的守分。關節偏闊,各指節比例良好,修長的手指和橢圓形狀的指甲,血管從此拉長延伸,悠緩的淡淡青色地浮出。淡藍色襯衫捲至手肘,金棕色劉海落下些許,擱淺細紋。

  右手習慣性彎起的小指,Boris心想,不留痕跡地撫過他的身體。一邊從對方有恃無恐的優雅手中接下碗盤。




  「還有什麼沒收?」

  「水瓶和杯子。」



  他背對Boris取回孤單留在長方形餐桌上的餐具,抬頭就是反射屋內的窗映景:嵌燈和單獨一枝插在長頸玻璃花瓶的黃色菊花,房子裡簡單的擺設,顏色淡漠而堅決。

  他們兩人一起在不可推翻的空間裡渡過時間,Hugo忽然想到如此的相對論──就因此而延遲時刻。

  如果用語句填補,那未免也太過虛偽。


  於是他回到流理台面對Boris弧度圓滑的頸窩,在那裡是哪一牌的洗衣精、緊繃的神經、和如何接近生命的跳動,Boris的溫度。

  Hugo湊上,在Boris總是過於白皙的頸子吻著,不輕不重,足以讓對方發癢,還無法讓對方推開。

  在耳邊──


  「Boris, I──」







 

 

 

 

 

 

---------------------------
 
  我喜歡對話裡隱藏的各種情緒還有可能的炸彈訊息,在安靜的景況之下,有種微妙而危險的平衡的感覺。

  依照我所認為的這兩個人的個性,不斷在對話中用模棱兩可的句子去試探等等,我總覺得這很有趣。

  最後想讓Hugo說話也像留言,說話正好在耳邊就像是電話談話,幾乎是個人訴說的。因為若太露骨的說出"I Love You"又會失去這種挑釁似的樂趣。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