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隨口】X-MEN:First Class 心得 II

以下兩大男主角部份,就演員和個人私心的心得。

Charles Xavier

James McAvoy的口音好重orz 即使是要作英國腔,總覺得還有蘇格蘭調調,不過一樣非常迷人。小小一隻的James(170cm)在其他角色群中可愛得顯眼(笑)。
養尊處優的Charles大少爺把妹一流,能力超群(心靈能力真的是太超過了),藍色水汪汪大眼睛=聖母光環四射。
這次讓觀眾有機會去設想,到底X教授是為甚麼會變成禿頭(重點錯)
有點可惜的是沒能在「Charles的親情」上多做文章。以至於這個角色實在太聖母,為什麼會如此高尚的緣由還是令人費解。
X教授的年輕時代不是一開場就來個鐵證設定,反而多了點趣味。
這個年輕的Charles風趣、可愛、把妹、喝酒、充滿朝氣的樣子和日後沈穩坐鎮的老教授反差很大,真的很討喜!
尤其他的台詞大概是整部片裡最有亮點的部份。原來老古板也有這樣的一面~這樣的心情新鮮得讓人喜歡!
這麼天真爛漫的教授要誰不喜歡?招募追著變種人的那種精靈fu,怎麼不可愛?James Mcavoy的小身材大眼睛怎麼不吸引人?


Erik Lehnsher

成年的Erik第一幕,穿著黑色浴袍坐在床上,一邊玩著硬幣一邊盯著復仇地圖.........
Michael Fassbender馬上讓我低聲叫:「so sexy!」
綠色眼睛、183cm站在Charles身邊的差距、真的是,何止帥炸了(仆倒)其實我整片看到Erik就開始傻笑了.........
挺過辛酸童年的Erik在這片很搶眼,情感起伏能有發揮,這一套成長背景也讓人更能瞭解Magneto無法向人類伸出友誼的原因。
獵殺納粹的行動同時和Charles的富足生活對比,因此培養出的冷酷不僅讓日後的眼淚更顯難得,也讓這頭鯊魚被馴服的時候更讓人感動。(相較之下Charles同時流淚,很萌,但是總覺得理所當然。)
我個人非常喜歡他控制不住的衝動。在海里操縱鐵錨的豪氣、衝進蘇聯軍官宅一連串攻堅,那種俐落搭配上演員的外型,只能說:GJ!!
不過,頭盔還是很醜。紅色披風還是很簡陋(是有多缺預算?!那件紅色披風簡直像是用色紙剪出來的!)



之後,
就電影所呈現所見,這兩個人的理念分離是必須的。
<以下論述我話很多orz>

—情節而言,不得不(笑)

—所謂情節必須性。

如果Charles和Erik站到同一邊的話,那人類社會就沒得玩了。
無論理念為何,這兩個人一起,有狠勁、有頭腦、有能力......嗯,沒戲了。
X-men和人類世界都不用再出來(笑)
這某部份也是劇情所需。也為了幫Erik日後的狠勁鋪梗,與Charles的分離是他在好不容易接受了(小部份)某些人之後,卻又必須面對的決裂,心情上需要更強的力量才挺得過去。


—這兩個人的目的並不相同。這兩人對「生存」的感知也不同。

目的來說,面對Shaw的野心,Charles單純想拯救世界,可是Erik卻是為了報仇而已。

概念上,現階段的Charles相信體制,因為他就是既得利益的其中一員。而Erik則因過去經驗不相信社會。
Charles一路走來並沒有受到壓迫,他並不覺得「自己」和「社會」有所不同。
反之Erik卻是無端受災,覺得世界是和他、他的能力作對,但矛盾的是他的能力卻是讓他生存至今的梗概。因此在拉扯之下他覺得世界是不可靠的、不可信任的。
他們的分歧點:在社會裡生存的焦慮。

海灘飛彈那一幕裡,Charles說到「you said it yourself, we're the better of men.」
只是Charles的評斷標準是道德,而Erik則是力量。


Charles並沒有生存焦慮。一開始的出發點太天真,想找同類罷了。
(之後什麼世界和平啦之類的遠大夢想,同時也說明了他的太過爛漫。)

其實即便沒有參與CIA活動,他依然會好好生存下去。
他不像Raven需要特別花費力氣偽裝,加上聰明才智,要隱瞞變種人身份活下去也毫無問題。
由於自己養尊處優,因此他非常天真的完全相信社會、不疑有其惡意——就說是聖母了啊orz
良好的出身讓他相信一切都是良善的。甚至在飛彈危機時還願意相信他們可以被接受......
做夢(嘆)
要不是有Erik和飛彈大戰打他兩巴掌,我真的覺得Charles全靠相信我之術+聖母光環=天真可愛+偽善。
他相信所有人類都是可以接納不同人的。這點非常可愛,但卻天真到可悲。
幾次CIA會面難道還不明白嗎?(淚)
他執意堅信於社會(某程度因為他是高度參與的一員),除了人性之外,他相信當下的社會狀況是好的,所以試圖以這樣鐵打的信念希望人類能接納、要求變種人融入。

這種天真某方面而言可視為傲慢。
他要Raven隱藏自己、他不懂Raven到底為何而苦。(但是又是誰可以做出這種「要求」?)
考慮了人類世界、社會的反應的同時,他並非設身處地的為變種人的心態進行自我審視。因為他本身的優勢、他沒有這樣的需求,也就忽視了其他可能的掙扎。




反之,Erik的出發點是為了復仇與生存。
為了殺母之仇,更或許是想代表猶太人像世界作某程度的反攻。

對生命裡充滿了逃亡的Erik而言,他的生存是時時受到威脅的。
納粹、Shaw、現在是這些害怕他的能力的人類(他要是不除掉這些威脅,悲劇就會重演,似的)。加上他的生存法則應該是Shaw所灌輸的:優越、分類概念,加上不顧一切的復仇心。

猶太人被追捕是因為身分(和變種人相似),他在集中營裡瞭解到了:人類對鏟除異己所能做到的可怕能事,不再信任世界,有了警惕,讓他再也無法相信其他人。
因此他認為「人類不可能接受他們,就像當初猶太人被驅逐一樣」。
最後他和Charles的對話應該是影射WWII戰後審判的一段。
納粹軍官表示:「我並沒有惡意,我是軍人,只是遵循軍令而已。」
猶太人則認為:「不,這種事情再也不能發生。(Never Again。為二戰紀念誓詞)」

有趣的是,他起而成為第二個Shaw這點:被害者轉身一遍變成加害者。(這點我還想不通)
優越論會直接跳入納粹論述(這個我沒有研究orz)。
童年的教育是很可怕的啊~(嘆)每天被灌輸:你是不同的。Shaw不僅是老師,在沒有同類的世界裡,也是Erik唯一能當作標竿的對象(同時交織著恨意)。加上他與族人所經歷的命運,更讓他對這點執著了起來吧。
滿妙的,他雖身為猶太人,但所受的教育觀念卻相當納粹。
(或許是因為,WWII時只有有能力者才活得下來,因此Erik把自己塑造成那種形象藉以生存?)
(為什麼沒有因為母親的關係進而厭惡自己的能力呢?......劇情安排orz)

其實本身分化這個動作、形成小組織本身也是一種區隔的議題。人們藉由分群來找到歸屬感,但同時分群又已經讓社會分成小塊......(我累了這就算了吧。)




—同時這兩個人對互相而言都是必須的。

情感上而言(友情也好First Love也好)
這兩個人是在能力負擔上唯一能匹敵的戰友。(這裡為Charles平反一下:他平時必須忍耐心靈干擾,相對的頗有壓力吧。)
比起身邊這些小鬼,這兩人涉世深多了,變成只能倚靠彼此。
Erik需要Charles,後者證明了他的正面存在價值;Charles反而,大概沒有Erik他還是會開開心心的過日子。但看他又跳海又追人,能找到和自己同等強大的Erik對他而言應該是情感上很重要的支柱吧。
兩人都因彼此而成長。Erik因為Charles才能發揮全力、Charles因為Erik才能看清楚這個世界不是全部照他自己的規則走。


—關於接納的理念。
拿Raven的選擇來看,她沒有特別著重「優越」的部份。日後這兩人的態度也會有大轉變,就先由「現階段」來想。

其實Charles和Erik的想法都極端理想,只是出發點不同(C-社會、E-變種人);最終都是追求完全接納。

圈外圈內的分法,或許都是一種排除性。電影訪談提到:這部片就像每個人都有局外的感覺,想著如何面對的態度。
到底要怎麼區分?應不應該區分?心態上須不需要調整......這些問題都很大orz 容我這裡僅就電影呈現討論。


Charles一開始的想法(因為背景),要Raven去符合規範(如上之天真傲慢),讓他忽視了其他人的需要與認同。
(有趣的是,Charles認可的方式並不是為了變種人自身,而是以人類、以方便性為出發點。)
他是社會的一員(這個時候的Charles與其說是變種人還更像一般人類),並認為:同流就以免除紛爭煩惱。
因此想把變種人「變成」社會可認同者;讓社會作為權力者(包括他自己)去要求變種人「符合」社會所需。
(日後的X教授看法更遠大,較從大局來看。但在FC裡都還尚未成型。)

社會是權力者,要求變種人依其喜好改變。(這並不打心底承認變種的個體特殊性。)
好處是這是很社會化、接納程度較高的方法,就像團體生活的某種束縛力。(社會化並不是不好,只是和Erik的悲慘對比之下就顯得有點矯作。)
站在人類觀點,Charles的想法才更能為大眾主流(一般人類)接受。
因此Charles會希望以折衷的方式、以最能被認可的方式去幫助其他變種人。

但是,社會接納是個難以定義的字。
什麼叫做接納?功能性的?(以能力換取認同)還是偽裝性的?(美女Raven)
要用社會去壓制異己、以求融入,這種以壓抑「自我」的出發點是因為Charles本身有其條件。也因此為自己就是社會的一員,才來以既得利益者的身分去要求。
就是說變種人必須先認定「自己是需要被改變的」,先否定自己才行。這點相當弔詭。


而且他忽視了相當大的問題:人類真的會接納他們嗎?
well,這點只能說Charles對人類的信心相當堅強(所以才被飛彈打了一巴掌)。Charles想追求的世界大同是理想,但實行上問題重重。

——最後Charles體認到不想再依靠CIA或許就是有所警覺的表現。



同時,要求變種人本身去轉換成社會喜歡的模式,則個人有不同接受程度。
Hank覺得:只要能融入社會就好,要犧牲自己、壓迫自己都沒關係。
Raven則是:我是美麗的。我為什麼需要改變自己以迎合別人?


如同Charles是要變種人去符合社會;Erik則是認為變種人才是社會主宰、而社會應該因其改變。兩者都是極端化。
後者如Erik則提倡「無論個體呈現如何,自我都先該擁抱自己。而外人也應該不顧偏見的喜歡。」
......這個也是過度理想。

這並不是「變種人自己怎麼想就好」的解決方式。
團體生活同時受到其他人的眼光束縛。因此要擁抱自己的同時、外人的眼光仍需考量(甚至是構成自我檢視的一股力量)。於是他要求外界(社會)的目光,希望能達到所有人都尊重的態度。
(如果像Erik的定位為主宰,那就不考慮所謂「團體」,只有勢力消長。打算用武力制服的方式更是不可能,以戰壓迫的方法會換來更大的反撲。)

「不歧視」方案提倡,大家都能尊重而不侵犯、不是漠不關心,而是把對方看成和自己一樣的世界的一部份。
說真的,如果世界上所有人都能作到如此包容(包容這個詞也有主從關係......)、去尊重理解其他團體的話,紛爭就會減少非常多。(若是希望能完全不要犧牲就加入社會這一點,就包容心而言也太理想。)人都有自己的code,要去接納不同的族群的難易程度,也並不是像Erik所想的那麼簡單明白。
(Raven所希望的是社會無條件、並且完全地接受她的樣貌,這就像社會要求Raven要是金髮美女才能被接受類似)

有所謂主流、所謂規範的時候,就變成是要考驗接受、尊重的程度(不處理好會落得極端、或是冷漠)。
但是又有誰能去規定其他人要怎麼想?(和Charles一樣打牆了。)
Erik所提倡的完全接受其實在人性上難度也相當高。


兩種接納法到底,每個人都能打心底接納其他人,而達到社會和諧,其實很類似。
(Erik版本比較注重變種人自身、而Charles則是以社會涉入程度為主。)
以接納程度而言,Erik想實行的接納心態在現代也是非常困難的。

特別引人注目的是,Charles最後即使知道Erik的偏激,但他並沒有阻止Raven加入對方。
那或許是因為Charles已經看到Erik的心態的不可行,又或許,是因為他開始考慮到「變種人心態」、考慮接納自己的「不同」(Charles先進步了?)。(對他而言,最後的區別變成是有沒有優越論。)
類似的議題在拍得囧囧的X-3裡曾經提過。不過那部電影就莫再提.........

另外,Erik的想法:變種人優越論,過度強化變種人(對,我知道以能力而言差很多,但是太強調這一點就便成抹煞了他人的生存權,這種做法和人類想消滅他們是一樣的)。
這種有權力、上下關係、強弱的分法很容易就會掉入歧視,變成跟一開始一樣的局面......會悖離初衷。


還有就是人類社會。
以上兩種說法都是變種人方面。目前的情況看來,一般人類還是社會的主導力量。
當不同於群體的威脅性個體出現時,如果群體力量夠大夠團結,想吸收對方、排斥對方、鏟除對方,也都是可期的表現。尤其當變種人的外表和一般人類相同、到底他們和人類算不算同一物種,都會引起焦躁。
威脅到生存時,誰不奮戰?(所以是不是也不能怪人類的飛彈攻擊?)
承認了變種人的自我主張的同時,是否也應該認可人類的反應?
(比較:末世動漫裡常出現的威脅性生物體,通常第一反應是幹掉他們。)




以First Class所呈現的幾種論調而言,無論Charles或是Erik都太理想主義,而觀眾的視角又大部份被侷限在這兩個極端擺盪。
不過看電影或許並不需要從裡面悟出大道理吧.........(苦笑)




第三篇想集中火力來說萌度orz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Re: 第亖篇呢?

> graceyang san您好
謝謝您的鼓勵~
(不過最近有點忙...而且第三篇現在好像已經偏掉了orz,笑)

征良 | URL | 2011-06-29(Wed)20:24 [編輯]

第亖篇呢?

寫得很好,期待你的第三篇喔!

graceyang | URL | 2011-06-28(Tue)19:20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