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DRRR!!】Crush

DuRaRaRa!!
靜臨(平和島靜雄/折原臨也)
短語三篇-III

--------------------------------


【Crush】

下午三點,池袋密醫一如往常的接收渾身是傷、燥熱天氣裡還執著於黑外套的情報商。

「喔,又是非常華麗的傷呢。」岸谷既讚嘆、又習以為常的幫折原包紮「你們怎麼都不膩呢。」

「哎呀,」折原笑了起來,很是熟悉的接過塞爾堤遞來的紅茶「嗯...因為生命誠可貴,」

「靜雄價更高?」

「哎呀呀,是這樣嗎~」話是這麼說,他臉上倒是看不出任何一點不悅。

池袋密醫非常平和的作結「今天是真心話大放送呢。還真是執著。」

「嘿,這可是浪漫呢。受點傷流點血什麼的,我只是希望小靜多看我一下而已啊。」折原愉快的玩著手邊的繃帶,一臉狡黠的笑容 ,走向休息室,不顧血跡斑斑。
「為了想要的東西,我當然不惜耍些小手段。不過......其實是再怎麼樣都還不夠啊,小靜那邊。」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塞爾堤思考了會,如此打字。

「沒問題的沒問題的,該傷的都傷了,剩下的只有回應臨也的期待而已。」岸谷了然的點點頭。

『.........還真是著迷於靜雄啊。』

岸谷幾乎嘲弄的笑了起來「並不完全是這樣。」

「說起來應該是靜雄異常迷戀著臨也才是。」







下午五點十八分,岸谷新羅的住家兼診療室來了熟客。
平和島靜雄沈默地點點頭,熟門熟路的走進診療室。

一片白色充斥的房間裡,只有微風拂過紗窗簾在窗几上摩擦的聲響,微小得和折原的呼吸一樣,平和島屏息才聽得清楚般,緩而規律,連拉過鐵椅刮過地面的聲音都刺耳得難以忍受。

平和島垂下眼盯著熟睡的折原,動也不動,目光從受傷的頭部轉往頸子、手肘、繃帶纏滿的身體,眼神毫無動容。

他並不是為了道歉而來。

受傷的折原躺在他的面前,因為他而受的傷、因為他的痕跡而陷入的熟睡,於是他輕撫過繃帶。
每移動一次腳步,膠底鞋和瓷磚地板敲擊出的聲響在幾乎靜止的時間空間裡,都疼得讓人無法忽視。
他知道自己想要扼緊折原的喉嚨,想看到傷口,想看到因為他而動作的折原,因為他的行動而不得不的折原。

——他的溫柔只為了這一刻。

平和島並不了解、也沒有意願去瞭解折原的計畫,他只是忠實遵照自己腦內描繪的圖像行動。
於是他想要追打折原、想要打得對方渾身是血、要對方不得不來到這裡治療、要白色繃帶下都是他造成的血跡、要對方不得不在熟睡的時候讓他看個夠。

然後他會坐在折原床邊的鐵椅上,抓著對方殘破而沾上血跡的黑色外套呼吸、親吻。
在近乎無聲、白得幾乎純淨的空間裡,他只是靜靜坐著,近乎虔誠地。




















----------------------------

想寫S又害羞的小靜orz
偶爾也要讓他追著跳蚤跑跑看。(平常就在做了XDDD)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