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灰人】Indecent Channel (異色通道)

D-Gray Man. 緹奇/亞連。(緹亞)

-----------------------------------



  刷白油漆的牆壁無言的扭曲融化,一片亮白中反倒認不出詭譎的角度,只有眼球的感知神經隱隱作痛。
  諾亞的他把玩著左手高帽,心情愉悅的哼著歌,右手藏在西裝外套口袋裡細數耍老牽的撲克牌。

  緹奇伸手觸碰曲牆,黑色魔術般的符號爭先恐後的泅泳浮上;於是他的手指清轉撫劃,圖像則輕喘呻吟;於是他信手畫出魔法陣般的咒語,世界的畫面則憑空竄升。

  腳步被地毯吸收,光源來源不均勻的影子四散,諾亞走過意識搭建的隧道,漂浮於旋渦中心。棲息於長廊地毯的綠色草履蟲花樣蠢蠢欲動,不安份的扭動頭尾、交頭接耳——諾亞回頭對空無一人的走廊比出「安靜」的手勢,很是滿意的微笑著。


  緹奇走過扭曲的時間空間迴廊。


  老舊且形而上的老式轉盤電話座落諾亞所創造的迴廊盡頭,附有喇叭狀話筒的黑色立式話亭以優雅姿態輕啟話語的沈重大門。
  他理所當然的戳打電話孔、寫意的轉動話盤、把玩捲曲的線路,鞋尖踢著看不見的牆角,聽意識上的鈴聲大作。


  於是他對意識上的電話吐出:

  ——亞連.沃克。



  他並不在意對方是否會拾起另一方的話筒,只顧著唱誦。

  再說一次。



  ——亞連.沃克。
    我想你。
    我想要你。

    想要用多粗暴的聲音於高潮時扯壞你的嗓子、舔吻你的指尖、扯亂你受詛咒的刺眼白髮,想要輕咬你五芒星的眼(天知道那詛咒的痕跡總是讓我興奮不已。你的詛咒、毀滅世界的鑰匙、把你帶來我身邊的記號,對著它說感謝、揪緊你的胸口、對這種愧疚的歡愉懺悔——說你、說我、說愛你的詛咒記號、說你同樣無可自拔感謝的對歉疚世界卻獲得我的奉獻的記號。)。
    我想要操弄你,體能上折磨你承受歡愉的界限,要你顫抖求饒,要你為了慾望對我張開,想要在你因快感拱起的頸部啃咬痕跡、從下腹吻至大腿、含舔私處、要你痛快解放到尖叫,然後當你被官能感官沖昏頭而扣緊我後腦(啊我願讓你有力的指節扼緊),在你興奮的顫抖的耳際低吟:
    我要進去。我要進到你的體內。一次又一次。我、我、我。

    然後,
    你。


  ——亞連.沃克。









  亞連.沃克呻吟著從一場春夢中驚醒,溼黏的吻似乎還伴隨著粗糙指節的觸感,遍佈全身。

  他啐了聲,不知自己是為了驟降的溫度或得不到舒緩的激動而發癢,不由自主的打了個顫。情慾的痛處隱隱作痛,腦子裡有某根被燒壞的神經提醒著對方的樣貌。

  他忍不住自顧自的想像起對方若走進房間,是會紳士的行禮、先放下外套、先用帶著白色手套(啊那粗糙的觸感總是讓他又愛又恨)撫過他的臉、還是他自己會奮不顧身的衝上去勒住喉嚨?
  他知道那個人坐姿總是翹起左腳,倒茶時手腕的角度正好能讓人看清楚青色的血管(啊於是這時他會承認諾亞也是人類),惡趣味的在每杯茶的結尾只露出舌尖的舔過嘴唇。


  他想像那個人呼喊自己。




  房外傳來情報部氣急敗壞的叫喊,說有諾亞逼近本處、沒有攻擊意圖、但是力量強大的諾亞正朝這個方向前進。
  腳步聲凌亂而充滿恐懼。亞連默默以為對方可是愛極了如此的反應,而他卻對於來者不畏大雪前來感到興奮。


  ——可惡連身體都起反應了。
  亞連難為情的笑了起來,用那隻受詛咒的左手緊緊抓住單薄的襯衫,忍不住衝下床。

  赤腳踏在白色瓷磚上的寒冷毫無感情毫無憐憫而凍得指甲發白(他想那人踏過雪而來的腳步應該更為溫柔),大力推開窗戶灌進的冷風瞬間竄入髮根,讓他緊張得全身緊繃。
  而在黑夜與雪地交接、天地一分為二的黑與白之間,亞連.沃克盯著地平線的那棵枯樹。
  他想像那人的高帽會從哪根樹枝間突出、他想像那人踏雪而來的腳印連綿到他所不知道另一方陣營、他想像那人吊起眼在每扇窗裡尋找他的身影。

  光是想像就讓他忍俊不住地期待。



  「快來吻我啊,緹奇。」






















---------------------------------

根本就應該叫0204-call(掩面)。
因為因為,因為緹奇的大人色氣就是讓我想給亞連!@#$%^%^&*(笑)

話說回來,(土下座)我已經好久沒有看灰人連載了orz
自從「多變」的畫風和重點混亂的劇情讓我頭昏腦脹之後,我就只能仰賴這些角色了......誰好心快報一下灰人最近是在走哪條線?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