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自創】愣

Fran中心單品。

-----------------------------

  習慣性咬著指甲,實在的用犬齒在白色半月形狀上留下痕跡,有時會不小心連指腹一起欺負,無論哪一隻指尖都泛白,天氣亦然。
  那樣的刺激讓Fran感覺自己的神經還有動作,所以毫不猶豫的用力,甚至出血。

  ──妳不行。
  對自己無聲無力沒有用處的警告。



  Noel雙臂出現的時機幾乎是完全符合預期。力道,範圍,手指掐住,甚至他灰色印著菱形花紋羊毛毛衣的觸感,高度差距的鼻息衝擊髮絲,到達時已為溫和。

  於是她的視線理所當然地閉合,頸子向後仰靠,順勢嵌合。


  曾經有那麼段時候Fran一反常態的迷信過星座,當然還不至於到每天早晨開著廣播等待今日運勢,但對應生日時辰等等,興趣似的看看分析,看著占星圖莫名地出了神。

  那些星星。
  希臘人用無比的想像切割天空,自由的把亮點連接,分散,自私地胡亂畫著圖,毫無理由,為每個星座創造故事。為人們創造故事,過去與未來。

  Sean皺眉丟下一句"這世界可能出了點岔子";Raya帶著驚嚇的表情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眼角餘光不太放心地掃過另旁閱讀星盤的人;Noel什麼也沒說的微笑著;Liam用混合了難以置信和欣賞的眼光坐下一併研讀;Lance最直接地大笑出聲,說著什麼真不錯以後就有免費諮詢了。

  "不,你錯了。"Fran輕聲低喃"你不知道每顆星的距離都是難以描繪的遠嗎?希臘人說穿了只不過愛作夢罷了。"

  而生活卻與這些毫無相關。
  人是透明的,走過的腳步溢出飽滿的顏色,過於飽和的混雜而令人愉快卻不安。



  細碎而溫柔的吻從耳際順著骨感的線條,感官在閉著眼時浮沉在黑暗的夜裡,每個接觸都閃著螢光色的痕跡,像犯案現場的指紋般獨特難以毀滅,灑上粉末而無所遁形。

  沒有回頭的機會時怎麼辦?她想,從鼻腔裡感覺到眼淚的鹹味。
  但是從來沒有給過其他選擇,所以自己一直走,沒有退路地撞成重傷。

  「妳該休息一下。」Noel的聲音被衣物布料蒙蓋,模糊缺乏確定性。

  「……我知道。」咬著下唇逞強「這種簡單的事我當然知道。」


  人們來了又走,走了又來。從記憶裡走出,無法淡滅;從現實裡走出,毫無蹤跡。
  總是在秋天的近清晨想起那樣的意象,熟悉的prep-school長廊,沒有上色的燈光硬生生截去吞噬的存在,留下慘澹的淡泊淺綠;過淺的景深把空間封閉,光線打在牆上浮出晃動的水紋。
  那樣狠毒的不確定性缺乏精準。
  
  貓跳下圍牆的輕巧出現,雙腳劃著圓滑的曲線曲步淡出,留下雨過後從傘柄溜下的水的痕跡。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