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M. slash】we talked, or did we ?

Disclaim:完全性自high的隨機model斜線文。
通常都是我個人對此人的看法或形象,符合的故事線等等,所衍生出來的。

此篇出場:Clement、Boris。
----------------------


  用貪心換來了難以計數的疼痛與毀壞。Clement不斷對自己說:認清楚。
  但是夢境不斷到來,但是如海潮般的躁鬱如同揮之不去的波上陰影,在亮麗的破碎浪花後聚集又散開。

  「他們說什麼事情都必須有代價,」他拖著眼淚,坐在空無一人的階梯上,對背後的腳步聲說「但是我一項都無法放下。」
  「哪,我還活在八零年代,每個人都貪心的說:Greed is good。」

  「但是力量卻只能支持你走這麼遠。」Boris讓午夜的陰影從暈黃光線的背後流去。

  「那像詛咒一樣。我連嘗試都沒嘗試過。」踏破腳下磁磚也沒能發出聲音。

  「那為什麼不試?」

  「因為勝算太小。」

  「你又怎麼知道?」

  「我的確不知道。」



  雨的氣味和自我的絕望在氣壓相對低的天氣裡逐漸滋長,密不可分的互相鼓勵,在陰暗的角落不費吹灰之力的吸引注意。
  黑暗吞食。


  「但是Niklas走了。」手指失去意識的攤落,Clement用盡一生的力氣抬頭「但是他走了,而這是多麼不可爭的事實。」


  做過多少次夢,站在同樣的鏡前。
  鏡像的一角有Niklas遺留的圍巾,安靜的顏色安靜的吐息;而Clement卻什麼也不能做,只是跪下試圖微笑。


  「你沒有錯。」Boris的聲音邈遠得如哪年青春的夏日裡,遠方戀人的結婚鐘聲。

  「但是我放棄了。」

  「但是你沒有錯。」那像是宣示一般的告白「沒有人能責備任何人當下的選擇。」

  「……那聽起來只是自我解說的脫逃。」

  夜晚的大雨還會再度滂沱。想像中潮滿的巴黎街頭湧起超現實的千萬路燈倒影,鐵青深靛,飄忽不定的幽闇亮光點燈,清冷的空氣覆蓋身體。

  「那是啊。」Boris幾乎也要掉淚的說「然而只有這麼說才能和現實有唯一的連結。如果不這樣的話………」

  如果不這樣的話,哪一年的時刻都有如漫漫長夜無法行進。而那看不清楚光的前路或許是好的,但卻永遠不會到來。


  如果不這樣的話………

  語尾被城市吞噬,被年輕吞噬,被一切不甘吞噬。

  大雨依舊,明日依舊。
  微笑的人依舊,哭泣的人依舊。

  如果不這樣的話………













-----------------------

想哭。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