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自創】Shopping for Images

Raya單品

------------------------------------


  家庭餐廳外露粗糙而廉價的照明緊緊包覆,身體附著空氣那樣油膩的,安全而令人厭惡的,熟悉且毫不體貼。前一位顧客留下的香水味、食物的氣味、雨傘尖端滴下水珠。
  公事包上銀行的痕跡、鞋尖骯髒的地鐵線、沿著帳棚邊緣在手腕斷掌流下的雨滴;一直都只飄著細雨,天氣卻像洪水來襲般湧來潮溼的氣息,明明大與尚未滂沱。

  她很累。
  盯著在面前一串文字迷宮,過多的注解和欲蓋彌彰的無知嘶吼。
  但是她很累,淚到那些叫囂都漸成了溫和的呢喃,轉低音量的手緩慢而確實的,推著她到那安穩的無聲黑暗。
  極盡安心的。



  女子A:我哪知道你的真心,你根本就是吃定我喜歡你比你喜歡我來的多!!
  男子B:你要這樣講我是要怎麼反駁?
  女子B:今天真是超順利的!!Lucky!!
  女子C:等你重了樂透再來跟我說。
  女子D:你們知不知道那個部門的帥哥啊……他………
  女子A:我不負責幫你看東西喔,只是道德上望一眼而已。

  ──不要叫我負責不要給我壓力不要讓我不滿足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我要錢我要生命我要熱度我要豪宅我要名車我要我要我要我要



  文句──而非語言──在耳朵裡淺淺泅泳,連漣漪也稱不上,只是清爽的溫度沖刷;拂過表面的力道不是愛撫,說穿了不過是心不在焉的不在意。

  想像中近乎白色邊緣的淺色水藍裡,一叢意識連結,無意義的孳生。
  被動的袖手旁觀,無法反應不能反映不會反應不知所措不想回應不想動作。

  意思收盡,認識缺乏。


  那樣矯情的燈光,鵝黃澄橘,陰影如同計算好的擴散成疊影,抓不準的距離只留下若有似無的安慰。

  ──Twilight

  那抹清晰的界線裡她模糊的存在著。
  明明是輕快的淺淡澄橙,卻流下黑色的眼淚,染盡衣物,淹沒胸口。
  叫聲與吶喊被吸收,血流不止,一地暗紅順著黑色的河流緩慢移動,無可避免無可回頭無可阻止的,撕裂著肺部空氣的窒息痛苦──噢,她當然,知道自己是在呼吸的,無庸置疑。


  ──Twilight Zone
  暮色清晨的天光未明,影子在時間的痕跡上搖曳,卸下一片抽象的數色從指間溜過。
  流沙的時間。



  她睜開眼。

  趴伏在桌上睡著,重量壓迫肘部關節的痛感逐漸甦醒,視覺回歸,色彩艷麗的過於刺激而令人心痛。
  情侶已經離開,廚房閒置,掃除的工讀生站在門口抽菸,所有的氣味都被洗鍊,而媚俗的迪士尼頻道音樂依舊。



  "妳在哪裡?"

  只要一個問句。
  而那讓她淚如泉湧。

  這樣到底是醒著亦若睡眠?她不斷反芻無用的疑問,只知道仍在呼吸。
  既生亦死。











----------------------------------
還記得這篇是在改建之前的敦南誠品地下food court寫的。
當時大概也就是這樣的心情去了那裡,不過想必是沒有因此獲得紓解(苦笑淚)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