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hire Cat

【Inception】她在他們的空白間無助歎息

電影 Inception 衍生,Arthur/Ariadne。

電影情節相關衍生。

-----------------------------------------

  不做夢的意識裡,Ariadne能聽到自己心中微小的聲音說:

  「我忌妒Dom。我忌妒Mal。」


  ——我忌妒和Arthur待在某處簡陋的工作室裡,灰白虛弱的陽光裡,那些可能的曾經。




  那不是夢境,而是在半睡半醒的游離意念裡看到的真實。

  遠角的工作空間裡,Cobb躺在行軍床上測試鎮定劑,Arthur拿著從不離身的Moleskin筆記本坐在一旁,在她看不到的角度裡畫寫著不知名的圖案。

  時間像靜止的河流,那兩人交換著真空般的空氣距離,而她卻無法辯駁如此超現實的確切性。


  Cobb的呼吸急躁了起來,隨之皺起眉,扭動嘴角像要呼喊什麼——沒有人不知道出口的是哪個M開頭的名字。
  而Arthur會放下手中作業,屈身向前,弓起的背部線條像炎熱夏日裡的垂柳。但她看不到表情。
  Arthur的手安靜而合宜的放在Cobb肩上,靠近的臉龐好似能吞沒對方即將出口的呼喊,近得任何話語都只為了填補嘴唇的空白。

  那隻手,那隻只有這種時候會緊張地不自然得手,指節僵硬似乎不知如何使力,小心翼翼的處理每個可能冒犯多重意義的舉動,多一拍少一拍都可能洩露Arthur的祕密。

  而Cobb被惡夢的回憶折磨得咬起了牙。



  Ariadne在工作室的遠角觀察著,躲在陽光的陰影下,在她看不到Arthur的臉、而Arthur看不到她的柱子後,用每一吋皮膚感覺。不自覺咬著下唇。

  她看不到表情。
  Arthur壓低的聲音低得像運轉的冷氣聲,捕捉不到任何訊息。


  但是她知道他開口了,甚至能想見Arthur開口說話的語氣。

  那個恪盡職守地守護莽撞的意識神偷Cobb、站在他背後的搭檔,西裝總是熨平、喜歡直線大於曲線、總是記得在外套口袋塞條手帕的Arthur,他會用多輕、壓抑著情感的聲音,一手搭著Cobb的肩膀,眼神裡都是關心,只有在判斷自己是否採線的瞬間幾乎憤怨的擰起眉間。

  Arthur眼神充滿了仰慕、而又是戀慕、又是崇拜又是擔心,又是多少複雜的、深層的、對Cobb的。


  ——噢她如此想像。她如此感覺。


  他會說:『別擔心,Cobb,不用擔心。我在這裡。』

  Ariadne瞭解夢境視界的不可靠,於是轉而依賴全身感覺細胞的訊號。
  她感覺。
  用視覺之外的身體,即使在看不見Arthur人影的情況下,咬著下唇感覺對方的一舉一動。
  感覺到視覺忽略的無形情感。

  她如此感覺(想像),Arthur溫柔的聲音撫過Cobb緊皺的眉,睡眠者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隨之放鬆,肌肉鬆懈,顫慄的緊張感終於卸甲,或許身體終於會傾向一邊、傾向Arthur體溫的那一邊。

  同時Arthur重複低聲呢喃著,能撫平冬天凍裂的路面般的聲音,聲線低沈得舒服,距離好近。

  『我在這裡,我在這裡。』


  然後她確確實實看見Cobb醒來,眼神空洞,瞬間絕望的攫住身旁的手,緊繃的下顎掙扎著想說些什麼,卻沒有任何一個字能確實跳出喉嚨。
  她看得都覺得疼痛。


  『不要擔心。』

  Arthur冷靜的回應,另隻手覆上幾乎被抓疼的手臂。

  Ariadne無法抑制自己去想像那隻手的熱度,然而想像伴隨確切的疼痛從心臟部位傳來,疼得她不得不別開眼。

  「是Mal?」
  「是Mal。」

  她忽然終於能聽懂對話的片段,跳出的名字熟悉不已。然而她已決定轉頭逃離隱含了太過親密、隱藏得太完美的距離——Cobb的眼神透露疲憊,而Arthur毫不猶豫伸出的手則又太過真情流露。

  他們之間的空氣過於親近,背對兩人、假裝專心於手上的模型作業,Ariadne揪緊垂至胸前的領巾,一手握緊口袋裡的皇后。


  ——不在做夢。


  而不在做夢的時候她總能聽見心裡小小的聲音:
  ——我忌妒。我忌妒Dom Cobb。我忌妒被Arthur深愛的Cobb夫婦。








  「煎牛排合你的胃口嗎?」Ariadne用刀尖指指對方盤內切成立方小塊的肉排(不,不是準確或標準化的立方、每塊大小也不相同。她不無愉快的想,Arthur的一切並不是以某把看不見的尺所劃分。)

  「嫩度剛好,不會讓我的下顎癱瘓。」Arthur微笑道「這是普通餐廳,放心,我不會拿米其林的標準衡量。」

  「我可是很喜歡這家餐廳。你的說法真難取悅。」

  「這裡的酒倒是一等一。」

  她忍不住笑出聲「這是什麼補償性說法。」

  「......是讓牛排好吃的魔法?」

  「......我們現在不是在夢裡,沒有這種扭轉化學法則的能力......」

  「不用看我也知道骰子現在的點數。」Arthur體貼的在Ariadne的空酒杯裡注入剛好四分之一的酒量「所以放心的喝吧。」


  工作告一段落,他陪她走回住處,Ariadne手肘一拐,順勢把兩人送進餐廳晚餐。
  這不是家庭餐廳、也沒有米其林名廚,紅色格紋桌巾、一朵三天的粉紅色玫瑰裝飾桌面、玻璃門口映著街上來去的人影,色彩斑斕;開在離觀光大街五百公尺遠的地方,人聲鼎沸卻都當區法國人的喲喝  ——噢是的,法式禮儀就留給那些掛著水晶燈飾的高級餐館吧。

  她點了烤魚、他點了煎牛排,英文夾雜在各式法文喧譁中,試圖抗拒搭訕和若有似無的調情。
  Arthur在有男人接近他們的桌子時,在桌下碰她的腳踝,或者磨蹭、或者輕踩腳尖。他難得會在這種小動作的空擋露出貓一般的微笑,而她會佯做賭氣的噘起嘴。

  ——他們說這不是夢,但這樣舒服的空氣蕩漾在紅酒杯映照的餐廳倒影裡,像剛出爐的甜點流連舌尖、微燙微甜。
  ——若非是醉了,不然一定有人說謊。


  「你不會要在筆記本上記下這一筆吧?」Ariadne有些擔心的說。

  「報帳?才不會。」Arthur笑道「讓Saito老爸出約會的錢就太遜了。」
  語氣當然在『約會』上加了重音。
  「不過我的確有打算記下這家餐廳。」

  ——不會是什麼紀念日的浪漫元素。
  Ariadne心知肚明,動作俐落的把魚片切成入口大小,刀工越發急躁。

  「是家好餐廳,記下來以後當參考,或許還能問有沒有外賣。」

  「外賣?」

  聳聳肩「我們是有工作就沒有胃的人,忘了吃飯是家常便飯。」

  「我可沒看到誰營養不良啊?」作勢比比Cobb微腫的下巴。

  Arthur笑出聲「以前Nash會幫我們訂中國速食,再之前......再之前,我們會吃的比較正常。」

  「正常?是說有五穀蔬菜還是豪華鵝肝?」

  Ariadne盯著Arthur凝滯的笑容。對方搖晃紅酒杯,滿足而快慰的從回憶裡截取細節。
  那是溫馨的回憶,Ariadne在對話的沈默裡品嘗著些微苦澀的空白,溫馨的、使人發笑的、值得一再回憶而從不失味的回憶。

  過往在這一刻的吵雜餐廳裡安靜的降臨,不帶任何重量,猶如看不見的風溫柔的拂過手臂——啊是的,這是對Arthur而言,如此和煦可人的回憶,座落在這個油漬和訂單咆哮充斥的空間裡。
  而回憶以高姿態、更有價值的形態,君臨。連開口的語調都如此高尚。

  她想別過頭逃避,卻怎麼也無法把視線從晃動的紅酒水平線上抽離。


  「看情況。」Arthur緩道「看Mal想吃什麼、或是煮了些什麼。她心情好的時候有大餐,心情不好就只有三明治,不過無論什麼對當時工作到破表的我們而言都是美食。」

  「......她的廚藝好嗎?」

  「Mal是法國人。」Arthur再次給自己斟酒「法國人的基因裡大概都被刻上了『廚師』的標記,她的手藝當然也是一流的。」

  「一邊喝酒?」

  「喝酒會擾亂大腦的運作,Cobb從來不准在工作測試日喝酒。」正面回應Ariadne幾乎顫抖的眼光「不過Mal的酒量一流,法式鹹派是一絕,Cobb則是熱愛他妻子所作的任何下酒菜。其中或許是醃橄欖加起司最受青睞,吃喝到微醺的時候,他甚至還會脫口而出ABBA的歌。」

  「ABBA?」

  「Summer in Paris,老掉牙的流行歌。」他哼唱幾句「我們當時也是在巴黎、也是來找Miles,結果在賽納河岸喝到醉昏。幸好工作已經完成。」

  Ariadne勉強的牽動嘴角,囁嚅什麼「要約會就要買單」,長髮掩蓋了表情。

  Summer in Paris,她當然不知道那首歌、當然不知道那段歷史。
  那天到底是什麼樣的陽光?到底Mal用什麼心情什麼香料醃製了那些橄欖?到底Arthur看到了怎麼樣的Cobb(那個從不在她面前鬆開眉頭的Cobb)?到底Arthur最喜歡吃Mal的什麼料理?

  想像中他們三人在賽納河畔的階梯旁,拿著紅酒慶祝實驗成功。Mal窩在Cobb懷裡,Cobb唱歌,Arthur一邊帶笑看著旁觀的Mal。

  巴黎的夏日時光,挾帶淡綠色耀眼的陽光在水面閃閃發光,像時間的痕跡、寶貴的痕跡,無法確實的留下任何印記便隨波流走,連同不會皺眉的Cobb,如同大笑的Arthur,如同手藝靈巧的Mal。
  他們曾經在巴黎的陽光下、在Arthur的記憶裡,耀眼奪目得幾乎無法直視,如此珍貴。
  他們的曾經裡,Ariadne只剩下現在(那是多久之後的未來)坐在某家餐廳裡,配著餐巾緣露出的線頭和太甜的咖啡,靜靜的順著紅酒流入Arthur的喉嚨。

  Arthur喜歡吃的法式鹹派是什麼口味的?是否對Mal露出比夏日的巴黎更溫煦的微笑、一絲不苟的切派、對她說:「這真是太棒了。」?是否對Mal留在他唇邊的感謝的吻悸動?
  Cobb會幫Arthur斟酒,輕輕碰杯,他會盯著建築師在紅酒面倒映的笑容而不自覺的愉快嗎?酒面映著Cobb夫婦,Arthur傾斜大肚杯,連陽光都幾乎帶有酒香。




  「Ariadne。」
  而最後只有Arthur的叫喚才能抓回徜徉在現實裡的幻想的她。

  他送她到公寓樓下,掙扎著閃光的路燈明明滅滅,她總是看不清Arthur的表情。
  夜色透涼著清藍色,腳步聲清晰可聞。她在大雨過後的路旁水窪裡看見扶搖的倒影,一再對自己說這是現實。
  而Arthur站得好近、也只是近。


  「晚安。」他在她唇上印下晚安吻,左手拂過她的長髮,微笑。
  轉身沈入夜晚的巴黎中。

  ——噢我忌妒,我忌妒那段共有的時光,我忌妒Arthur看著你們兩人、又你們兩人回望的表情。
    Summer in Paris。








  ——她夢見Arthur半跪執起Mal的手,輕輕在手背一吻。
    有如騎士般虔誠。







  喀、喀、喀、喀、喀
  鋼刀敲擊木板。

  嘶————
  水蒸氣從平底盤上騰起。

  砰、砰、砰
  用力敲打的聲音,力道重得要穿牆。


  ——是廚房。

  Ariadne環顧四周,聞到油煙的氣味才相信自己處在飯店套房裡的簡易廚具設施間,顯然有人正在烹調,烤箱正在預熱。

  火腿、大蔥、麵團、乳狀起司、乾起司、圓形模板......
  她繞過餐桌上的材料,一一確認,想著到底會有何種料理出爐。

  這是她的夢,她很清楚,這是她為了讓Arthur熟悉擺設而乾脆在自己夢裡建築起的飯店,要Arthur自己探索、熟悉環境。她很確定飯店套房裡當然有廚房,但她不確定的是他帶了些什麼進來。

  Ariadne根本懶得找自己的圖騰,只暗自希望現實裡正沈睡的自己能緊緊握住金色的皇后。


  「啊,Ariadne。」

  那聲音讓她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為什麼在這裡?

  「我想這不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了,至少Arthur的回憶是這麼寫的。」

  她回頭。
  Mal的捲髮依舊,湛藍的大眼裡什麼也沒能映照,只有笑容耀眼得眩目。

  「餓了嗎?要不要吃點心?」

  Ariadne驚愕地看著Mal使用廚房,熟練的將麵皮桿平、鋪進模型。
  她優雅的移動,俐落處理料理的每個細節,長睫眨動空氣分子的影子,閒適而自然。

  「——這不是真的。」

  聞言對方忍不住笑了起來,揚起的嘴角溫和毫無威脅(而這可不是Ariadne幻想過的橋段)。

  「噢親愛的,這當然不是真的,」Mal持鍋鏟側身向她微笑「你知道我是誰,也知道這是哪裡。」

  「...Mal,這是我的夢。」

  Mal點點頭,將所有材料倒入模型「而我是Arthur帶來的。」
  嗶的一聲,Mal端起烤盤走向預熱完成的烤箱「我是Arthur的投射人物。」

  Ariadne倏地覺得有些頭暈,無法站穩腳步,只能緊急扶住椅背。
  ——Arthur,Arthur在哪?喔對了,他現在應該正在飯店的某樓層,測試地板強度、測試走廊走向、檢視每個樓梯的細節。
  ——Arthur。

  「Non, rien de rien...non, je ne regrette rien......」
  Mal愉悅的唱著歌,無伴奏的清唱迴盪在Ariadne發疼的腦裡,從廚房傳來。
  「噢親愛的,你還好嗎?坐下來休息一下,喝杯茶吧。」

  Ariadne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握緊桌上水杯,咬緊下唇。

  美麗的Mal沒有當初踩過玻璃的壓迫感,只有不知何處而來的陽光盈滿她的四周,隨著任何行動發出柔和的光芒;Mal在這個空間的存在有如從樹葉緣流下的夏日一般閃耀。
  撥弄頭髮的手腕、高顴骨的淡淡陰影、拿起番茄的細長手指、交叉雙腿,Mal性感的身體線條倚著流理台,饒是趣味的盯著Ariadne。
  一傾頭就會有醇酒留下的錯覺。

  ——這個完美的情人、這個愛人、這個成為了Cobb的另一半的美麗女人。
  ——出現在Arthur的潛意識裡的Cobb的美麗的情人。


  「Ni le bien, qu'on m'a fait, ni le mal, tout ca m'est bien egal......」

  「我聽過這首歌。」Ariadne按著太陽穴,打斷對方悅耳的歌聲「這首歌、這首叫醒kick的歌......」

  「Non, je ne regrette rien?」

  「Oui.」

  Mal笑了起來「Arthur拿它當作鬧鐘?」

  她點點頭。

  「我感到與有榮焉呢。」Mal-Arthur潛意識版本的笑聲像銀鈴般響了起來,Ariadne不自覺得以為她向後仰的頸子也美得驚人「我是介紹他聽Piaf的人、當年也是我第一次唱了這首歌給他聽。真好。」

  烤箱裡傳出美味的食物氣味,起司的香味難以拒絕。
  Ariadne機會渺茫的用不清楚的思緒想,是否盈在Mal身上的光芒是從哪一年的巴黎午後保留到現在的回憶餘光?
  在潛意識、在夢的世界裡永遠不會褪色的回憶的光芒。

  「.........你知道Cobb愛妳。」

  「我們是拼湊完美的一對拼圖。」

  「......你知道Arthur他......為什麼?」Ariadne不解的望著Mal,對方像貓一般的勾人眼神裡滿滿都是笑意。

  「噢親愛的Ariadne......」Mal坐到餐桌前,撐著下顎若有所指的笑道「Ariadne,聰慧的Ariadne、可愛的Ariadne、想像力豐富的Ariadne、清新可人的Ariadne,Arthur在想的所有事情、關於你的事情,想聽更多我都能告訴妳,我是Arthur的潛意識。」

  Ariadne試圖抗拒Mal有魔力般的聲音,咬牙搖了幾次頭,緊閉上眼才想起自己身邊沒有圖騰。

  不同於Cobb的記憶,但是同樣的強度,Mal的語言帶著力量,從四面八方滲透。Mal的存在從意識的每一角滲透進Ariadne身體裡關於Arthur的部份,微溫得有如夏日石階上留下的餘溫。

  「......是法式鹹派。」她低聲道「烤箱裡的。」

  「Quiche。」Mal的笑容不退「傳統洛林作法,Arthur最喜歡的口味。」

  打心底湧上一股不屬於自己的酸楚,Ariadne幾乎是哭喪著臉,懇求似的看著Mal。
  「不要這樣......」

  「Ariadne,Arthur喜歡你,這妳比任何人都了解。而或許,如果妳願意,也會以同樣的感情回報。」
  Mal輕描淡寫的回答,轉身取出烤箱裡熱騰騰的作品。

  ——同樣此時的Arthur或許正在探勘迴廊、或許正在飯店門口數著階梯、或許在默記華貴的大理石柱數目。
  ——同樣此時的天氣隨著Ariadne幾乎要哭出來的聲音搖晃,水氣分子顫動,溼度突然拔高。


  潛意識人物停了下來。
  他們側耳傾聽。
  他們在感應。



  「Ariadne,Arthur喜歡你。」Mal再次重申,刀法俐落的切開冒出熱氣香氣的鹹派,切面完美得像櫥窗擺飾。

  「你在他的心裡是這麼完美、他是這麼全心全意、盡心的向著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他?」      
  Ariadne終是絕望的掩面。

  「噢,Ariadne,噢親愛的女孩,」語氣裡不無頹然的高姿態安慰,Mal戴著勝利般的笑容,輕撫對方頭髮「『我們』這麼對他的。」
  「『我們』,我和Cobb。你不會沒注意到的,聰明的Ariadne,誰都可能看漏,但不是妳。」

  Ariadne徒然的搖頭。

  但對方不給她任何機會,Mal輕摟Ariadne,不顧濃厚的雲層蓋住天氣、陰天忽然降臨,其他潛意識人物已在各層樓探聽外來者的氣味,帶著獵人的飢渴。

  「Arthur愛我、而他也愛Dom。我在這裡、而Dom在那裡。」Mal在她耳邊輕聲吐氣「Arthur愛著我們兩個,以前、現在。」

  「.........為什麼,為什麼這麼殘酷?」

  「親愛的可愛的Ariadne,Arthur在他的意識裡多麼稱讚妳哪,他所喜歡的Ariadne。」

  「為什麼要這樣利用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而我們也愛他,我和Dom,用與他不同定義的愛。」

  Ariadne挫敗的看著優雅性感的Mal呈起一塊切得大小剛好、切線工整的鹹派放到她面前。

  「他是Point Man,他是守護騎士。」

  「............放了他,拜託妳,放過他。」

  Mal搖搖頭「Dom需要他、而Arthur同時需要他、也需要我。」

  「不要這樣,拜託.........」

  「Ariadne,我是假的。」Mal在她頭上輕輕一吻「我在你的夢裡、我是Arthur的潛意識。」


  『Non, rien de rien...non, je ne regrette rien......』
  Piaf的聲音傳來,四面八方,君臨整個空間。

  房間的門被外面幾乎暴動的潛意識人物敲響,一聲比一聲急促焦躁,狂暴的要拆毀整座門的力道排山倒海而來。

  ——她知道她快醒來了,但是離開這裡就見不到Arthur的Mal,若不離開她就會被淹沒。


  「而他喜歡你,Ariadne。」

  「他愛著你們。」

  Mal站在惱人的巨大噪音中,烤得酥脆完美的焦黃鹹派靜靜躺在桌上,她扶著桌緣的手指纖長漂亮,在一片狼藉的暴動前兆裡,她站得有如無所畏懼的女神。

  『Ni le bien, qu'on m'a fait, ni le mal, tout ca m'est bien egal......』
  Piaf的歌聲越來越嘹亮。

  終於有誰沖破門、怒吼著、打破花瓶打破寧靜、數十雙鞋踏過熨得完美漂亮的地毯留下髒污痕跡。
  而Mal站在漣漪中央,笑得無動於衷。

  「我們也愛他。」Mal用嘴型沈默地說。




  Ariadne沒能聽到整句話就被機器強制拉醒,在被暴民淹沒之前,回到陽光曝光過度的工作室。
  行軍床硬得全身不舒服,簡陋的空間冷寂,沒有一絲聲音、沒有任何人細語、沒有任何人拍打門窗。

  Arthur在她身邊醒來,幾乎惱怒的問「妳怎麼了?怎麼忽然引起這麼大的騷動?我以為我們說好妳哪都別動,別引起事件讓我好好探勘?」

  她困難的搖搖頭,不住喘氣。
  口很乾、乾得像挫敗的寂寞無處可燒。


  「我在夢裡和你的潛意識喝下午茶。」

  Arthur挑眉。

  Ariadne苦澀得想哭,卻只能牽起若有似無的笑容。
  「沒能吃到Quiche。」






















-------------------------------
文中出現的歌應該是「Our Last Summer」,不過裡面有提到在巴黎的夏天,我記錯了orz
不過我沒有改,想說這樣比較合。
又,有些字句在英文裡頗順(因為是電影的關係?),像Guardian/Knight,用來解釋角色;但是「守護騎士」聽起來很遊戲/言情(笑)

Arthur/Cobb/Mal、Arthur/Ariadne是我最喜歡的組合(笑)
Quiche完全是我的個人私心。

回到此頁首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Re: 沒有輸入標題

回覆又遲了orz

ygh san所說的真是太棒了,INCEPTION都從眼睛掉出來了(擦淚)
找到跟我一樣的想法真的讓我好感動!!!
Mal無法做出什麼的那一點真的很讓人心癢,到底Mal心裡在想什麼(因為觀眾看到的都是Cobb所見的Mal)這點真的好吸引我......(要怎麼下筆才是大問題啊,抱頭)

謝謝ygh san喜歡我的文~
有機會請務必讓我到您家坐坐!!

征良 | URL | 2010-10-13(Wed)03:13 [編輯]

看完電影,腦內就出現了「Arthur默默仰慕/戀慕著Cobb但是Cobb傻傻愛著Mal完全沒察覺Mal看在眼裡但也無法做出什麼行動而與Arthur又是親近的朋友Ariadne在三人/兩人間徘徊然後AA是青澀又實驗性的觸動」這一大串XDDD

喜歡征良樣的文章,非常滿足=w=

ygh | URL | 2010-10-09(Sat)02:00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草廈san
真不好意思這麼久才來回覆(土下座)
因為之前和網路隔絕了半個多月,現在才看到......

能找到這裡、能找到AA的同好真是讓人開心!!!
即使Inception已經過了幾個月,AA還是讓我心癢癢啊~希望能找到更多AA相關!

征良 | URL | 2010-10-04(Mon)04:08 [編輯]

啊……我是用非常普通的搜尋法,一頁一頁找下去才找到征良樣的文章。
或許現在試會更多?XD

AA好棒,我繼續去找好了…(爬行XD

草廈 | URL | 2010-09-17(Fri)00:36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Passerby san
謝謝你喜歡我的文~(感動)
我怎麼也不想把這一對的走向寫定(汗)而且加上電影提供的一些設定其實頗片面,所以我到現在還在做腦內設定orz
但這一對真的很可愛很美好啊~要是能有清新的淡淡的甜感就好了(電影的把妹橋段讓整部電影都可愛了起來,所以這一對就是這種感覺擔當啦~)
我也正在和靈感大人請示要怎麼生產XDDDD

征良 | URL | 2010-08-31(Tue)03:54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草廈san
大家都來加入戰隊!!我好想推廣這對可愛到不行的AA啊~
找到同好真是太令人開心了(拭淚)請多來玩、也請多支持AA!!
(是說我也好想知道在哪裡還能找到AA的中文同人啊......)

征良 | URL | 2010-08-31(Tue)03:51 [編輯]

好喜歡征良小姐筆下那種有點幽微酸澀的感覺(不過還是有感覺到甜味)。
AA真的超美好ˇ

請繼續生產(被打)

passerby | URL | 2010-08-30(Mon)14:59 [編輯]

妳好,無意中在網路上搜尋到征良的AA文,瞬間心花朵朵開呢i-265
也請讓我加入AA超萌戰隊吧i-259

草廈 | URL | 2010-08-30(Mon)00:09 [編輯]

我要加入AA超萌戰隊 !! XD
最近AA一直在我腦子裡盤繞!
我中毒很深呀>w<
可是文卻只找到好幾篇T^T

Vicky | URL | 2010-08-21(Sat)13:32 [編輯]

>>Vicky
能有人一起喜歡AA太好了~請加入AA超萌戰隊(笑)
原來搜尋搜得到耶(驚)
謝謝你的支持囉~

>>鶴姐
謝謝鶴姐~
這個組合(Dom/Mal/Arthur/Ariadne,哇好混亂XD)最近盤據我的腦海不去啊......

征良 | URL | 2010-08-21(Sat)03:46 [編輯]

太喜歡了無法言語!於是按爪(?)

鶴 | URL | 2010-08-20(Fri)15:27 [編輯]

HELLO

你好=]
在yahoo 搜尋Arthur & Ariadne
找到了你的文XD
很喜歡你寫的文,也很喜歡Arthur & Ariadne.. 繼續寫下去,我會支持你的!

Vicky | URL | 2010-08-18(Wed)18:23 [編輯]